正文 第336章 高贵低贱(求订阅呼!笔芯九天!)

    虽说轩辕羽要来东厥的时间,与沈乙合被押解来东厥的时间,基本是前后脚的事情,实在太过巧合。

    不过斯韵公主还是决定不往心里去,女孩子有时候就喜欢自欺欺人。

    可那不是她赫鲁斯韵,她是有足够的自信,轩辕羽为了什么而来,根本就不重要呀。

    重要的是他此番前来,名义上是要下聘迎娶她呀!

    只要能够保障最终的结果就好,过程什么的无关紧要。

    轩辕羽比沈乙合先一天到东厥,聘礼什么的全都是礼部提前备好的,自然是恰到好处,合乎规矩的。

    再说也没人在乎这个,反正也就是走个过场罢了。

    他更在意的是沈乙合什么时候到达东厥,自从听说她要被押解回东厥,这颗心就一直没停止过担忧。

    父皇遇刺以后,他的处境很不好,接连几个月都在努力稳定局面。

    他不相信是沈乙合刺杀的父皇,他又岂会不知这一切与东厥脱离不了干系?

    他那些兄弟们根本就靠不住,脑子里惦记的都是怎么跟他争抢皇位。

    还好前些日子病重颓废的九叔,忽然身体好转,振作了起来,帮了他不少忙,他才能脱身出来。

    九叔轩辕殇告诉了他,是沈乙合的圣泉水救了自己的命,然后也算是间接帮了他。

    轩辕羽也有派人一直留意沈乙合的动向,知道她在东厥发生的事情,也知道斯韵公主威逼西渊交出她的事儿。

    原本他以为机智如她,一定是不会乖乖就范的。

    没想到她为了孟府,为了西渊国,竟是真的被押解回东厥了。

    正在他苦思良策,打算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救她的时候,恰好东厥来人,再次提及他与斯韵的婚事。

    他决定将计就计,亲自来下聘迎娶,见过东厥王赫鲁邑以后,经过钦天监的推算,将大婚之期定在尚武论道大会之后进行。

    因为论道大会迫在眉睫,基本也已经准备就绪,各国的请帖都已经发出,有的路途遥远的都已经启程出发而来。

    所以待论道大会结束后,趁着余温,顺便参加婚礼,真的是再好不过。

    沈乙合原本的计划是要中途逃走的,就凭那么一颗药丸自然是困不住她的。

    如果她中途溜了,被打脸的一定是东厥,她都能想象出斯韵公主气急败坏的脸色。

    东厥很快就会变成个大笑话,并且只能吃哑巴亏,短时间内也没有理由再找西渊的麻烦。

    其实并非是斯韵公主小瞧她,实在是那颗丹药非同一般!

    哪怕是仙人服下,只怕也要修为尽失,无力回天。

    斯韵公主自以为很了解她,知道她的性格比较护短,而且有一线机会都会去争取的。

    所以刚开始她根本就没抱太大希望,并不认为沈乙合会主动认输。

    斯韵公主都已经做好了开战的准备,是真的说服了父王,要调兵谴将,直逼边境的!

    所以她当时告诉郑景的原话是说,如果沈乙合主动现身牺牲,就让她服下这枚丹药!

    她很笃定的是要么沈乙合绝对不会认输,要是认输了就一定是走投无路,那么她就一定会服下丹药。

    只要她服下了丹药,那么就一定会成为废人一个,试想一个废物又怎么跟她再斗下去?

    而沈乙合在汪虹那儿得到的最新消息,迫使她不得不改变原本的计划,所以她中途并没有逃走,也并不希望有人来救她出去。

    中途那些人的营救也算是无心插柳,让她把苦逼悲催的戏,演的更加逼真些了。

    已经有心理准备做阶下囚的沈乙合,还以为自己个一出现在斯韵公主面前,就会被好一顿折磨,然后再丢进大牢里去!

    斯韵公主现在没了公主府,暂时住在东厥王宫里,她召见沈乙合的时候,说不出的轻松快意。

    尤其看到沈乙合面色苍白,神情落寞,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就越发的神清气爽。

    “沈乙合,你也有今天呀?当初你毁我公主府的时候,可有想到后果?”斯韵公主使了个眼色,身边就有人上前,仔细探测了一番沈乙合的修为。

    那人只觉得沈乙合丹田空荡荡,完全聚不起一丝灵力,像是修为真的全废了。

    便对着斯韵公主微微点头,然后很恭顺的站到一旁去了。

    即便如此,斯韵公主尚且有些不放心,又对着身后的丹薇说道,“你再去试试!”

    丹薇轻轻点头,随手给了沈乙合一掌,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暗藏杀机。

    丹薇是挺恨沈乙合的,总觉得她是个祸害,早晚会坏了公主的大事。

    若非斯韵公主要暂时留她一命,丹薇一定是第一个想要除去她的!

    这一掌若是沈乙合不躲的话,肯定是要吃大亏的。

    但若是躲开的话,就会露馅,苦肉计就不管用了。

    她最讨厌苦肉计什么的了,不能反抗就会吃亏。

    可这个亏她还必须得吃,想想就憋屈,沈乙合暗自咬牙,打算忍了。

    她做出很想躲开,但是偏偏又躲不开的弱鸡样子,被一掌击飞出去!

    真的好久没这么被动挨打过了,浑身都疼,觉得自己快要散架了似的。

    一阵气血翻涌,口中喷洒出一大口热血,她紧皱眉头,捂着心口,想给自己顺顺气,结果又给哇哇吐了两滩血水,心疼死了。

    丹薇冷冷一笑,见斯韵公主并未喊停,紧跟着又是一掌袭来!

    斯韵公主用帕子擦了擦嘴角,淡淡说道“行了!以她现在这副蠢样,只怕再挡不得你一掌,本公主可不想看见一具尸体!”

    “我要她活着参加我的婚礼,我要她亲眼看着我嫁给轩辕羽!我还要她看着我怎么登上后位!”

    “我还要她知道她永远不配与我争,我是天上月,她是地底泥,我永远比她高贵,她永远需要仰视着我!”

    丹薇还想要再劝说两句,她有预感,此人不祥,更应该杀了她,以免夜长梦多!

    岂料,斯韵公主话锋一转,嗤笑说道,“所以她只需要活着,看得见东西就好!”

    丹薇阴测测的咧嘴一笑,瞬间心领神会的说道,“丹薇明白!丹薇有的是办法让她生不如死!”
其他书友在看:焚天传记异空间当铺我叔叔是佣兵之王网游异界之万物领主为你停留的字迹春物的恋爱物语开局一个碗儿我来自缪星到漫威当佣兵万古天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