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1章 强者大隐隐于市,莫名其妙多了个传人

    你,你有女朋友了?”丁依有些失落,说道。

    “嗯,有女朋友了。小姨,你这些年过的怎么样?”丁洁问道。

    “我,我还好。只是很忙,没有时间去见你。”丁依组织了一些语言,说道“小洁,你有女朋友,和我见你,没有什么关系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一面好么?”

    “小姨,你不是很忙么?你忙你的吧,我们见面就不必要了,倒是我妈妈蛮想你的,你有空回去看看吧。”说罢,丁洁便要挂了电话。

    然而就在此时,丁依像是有些生气了,恼怒的道“小洁,你真的不想再见到我了么?我,我真的很想见你,这周末,我去秦城找你,希望到时候,你不要不认我。你把你的女朋友带上,让小姨看看,你女朋友长什么样。”

    “好吧。”丁洁轻轻一叹,没再说什么。

    没办法,总不能一直不见面吧。

    还是见一面的好,到时候说清楚,省的以后再出现纷扰。

    不得不承认,这次丁依的出现,确实是让丁洁的心绪有些难以平静。

    即便到了现在,他都还没忘记这个小姨。

    嗯,即便见面了,也不能破坏心境,必须要平心静气的去见面。

    他们是过去式了。

    不是么?

    十几年没见面,再好的关系,也会随着长时间的不见面,变得淡薄。

    只有越亲近,才会越‘近’。

    人都是这样,群居动物。

    “小洁,我不打扰你了,你先忙吧。”丁依心下难以平静的道。

    “嗯,小姨再见。”

    说罢,各自挂了电话。

    没有激动的开场,更没有什么诉说衷肠的话语,有的只是平淡的对话,以及漠然的声音。

    他们之间,就好像是两个熟悉的陌生人,许久不见面,让彼此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淡薄。

    嗯,就是熟悉的陌生人。

    “小姨,怎么没问我是不是八路?”

    丁洁心下微微错愕,但很快就想通了,淡淡的道“她应该是在医院,被监视了,所以这才没有问这些。”

    “嗯,小姨的脑子反应的还蛮快,估计她应该是经历过了催眠。”

    “这下完蛋了,身份距离暴露,又走进了一步。”

    “实在不行,我到时候只能删除小姨的部分记忆了,但愿不要走到那一步。”

    他虽然和小姨之间的关系变得淡薄了,但他还是不愿意删除小姨的记忆的。

    无论怎么说,他们之间都是亲人,不是么?

    更是曾经相依为命的亲人。

    “下周末。”

    “我尽快从金刚寺赶回来就好了,十几年没见面了,见一面也是应该的。”

    “但愿我们之间的关系,还能回到从前。”

    当然,情侣是不可能了。

    试问,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么?

    不能!

    嗯,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

    他和小姨之间的关系,就好似情侣装一样。

    虽然还是‘亲人’,但曾经的‘情感’却在已经不存在了。

    “好了,继续检验强化的功法。”

    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绪,丁洁便继续开始检验属性面板。

    姓名丁洁

    年龄22

    智力39

    力量104

    速度70

    功德值1

    武学三九神功(1212)(可进化)金刚不灭护体功(212)凝神功(49)武当雷电闪(49)太阳刀阵(19)阴影传送(26)影分身(49)易身经(312)混元神功(218)化龙五玄变(212)

    属性的增幅不是很大,速度和力量各自增加两点,但好在全都是在上升中。

    嗯,只要坚持下去,增幅肯定会越来越大。

    功德只剩下一点,丁洁不打算继续强化了。

    一点倒是能强化一本技能类别的功法,但作用不到,对于实力的增幅不是很大,所以还是等着功德多了再说,一点功德留着。

    “原本上次是打算在网上买几本功法的,比如龟派气功波之类的功法,但因为在觉醒者盛会中,得到了不少真功法,所以去网上买假功法的计划就搁浅了。”

    “我还是得继续买几本假功法才行,最少得购买龟派气功波。”

    “这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必须要实现。”

    属性强化完毕,丁洁便继续开始规划路线。

    龟派气功波,无论如何,都必须要买回来试试。

    他小时候曾看过七龙珠,当时真的很想学会龟派气功波,然后直接将月亮打下来。

    他依稀记得,中二少年时的他,还无数次的模仿龟派气功波的姿势,然后去打击月亮。

    嗯,很中二,但这些都是丁洁童年的记忆。

    那时候,小姨真的没少嘲讽他。

    “我必须要学会龟派气功波,让小姨看看,我学会了。看她以后,还怎么嘲讽我。”

    说真的,他小时候的记忆,有一半都是有关于小姨的。

    规划好路线以后,丁洁便起身出门而去。

    出关。

    上街去买食物吃。

    真的好饿。

    ```

    ```

    街面上。

    虽然到了晚上凌晨两点,但还是有不少行人,在街面上走过,有的是在逛商场,有的则是在买食物,好不热闹。

    这便是一线城市的夜景。

    嗯,只有一线城市,才有夜生活。

    像三四线城市,一到了晚上,就基本没什么人了。

    “太山这边的小吃倒是不少,这次又能一饱口福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像是大学生,走在街面上,时不时的发出赞叹声。

    此人赫然正是丁洁。

    他是经过一路打听,才找到太山市的著名小吃街。

    恒生小吃街,这条小吃街据说存在了将近四十年,从某个时期,一直延续到现在。

    许是因为名气大,到了晚上,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他们全都是冲着这条小吃街上的食物前来。

    嗯,丁洁也是其中一员。

    烤全羊,铁锅鸡,蒜蓉小龙虾,大杂烩,烤肉串,各式各类的小吃,应有尽有。

    等走进小吃街,丁洁的眼睛已经反应不过来了,一直在各类小吃上面看个不停。

    下一秒。

    他的身形便消失在了小吃街的门口,兴冲冲的跑了进去。

    就是一个字,买。

    他没什么挑食的,每一个摊位的,每一样小吃,全部一样十份。

    就是一阵买。

    没有什么悬念,买就对了。

    等到十分钟以后,丁洁便按个对着每一个摊位,都说了一遍,‘所有种类的小吃,都给我打包十份。’

    一开始的时候,这些商家都不怎么相信。

    但当丁洁将钱给付完了以后,全都呆住了。

    太有钱了。

    不!

    是太能吃了。

    每一各种类的小吃,一样十份,然后每一个摊位都说了一遍。

    短短的十分钟时间,丁洁俨然成为了整个小吃街的‘红人’。

    谁都知道了,这么一个狠人的存在。

    不得不承认,先付钱,再去收东西的效率真的很快。

    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就把整个小吃街的食物,都买了一遍。

    到了此时,丁洁的身上,挂满了食物袋,全都是美味的食物,以及各类小吃。

    就好似一座移动的食物袋山峰一般。

    “哎,要是有空间戒指就好了,这样一来,会省去不少的麻烦。”

    虽然他拿着这么多的食物袋并不累,但食物袋的数量真的是太多了,拿起来有些麻烦。

    食物购买完毕,丁洁就打算离开小吃街,前往辉煌酒店了。

    明天一早,他还准备出发大雪山,去拆金刚寺,所以不能太耽误时间。

    嗯,等着回去,吃完食物,就好好休息一番。

    确实,闭关完毕,是有点累了。

    不是身体上的累,是精神上的累。

    一直紧绷的神经,是时候放松一下了。

    其实到了丁洁这个境界,连续几天不睡觉,都是没事的。

    但他还是觉得,睡一觉比较好。

    休息一晚,明天一早的精神会更充足。

    然而就在丁洁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在小吃街的门口,有一个人,堵住了去路。

    堵住去路的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身上的气势颇为强大,是一个觉醒者。

    嗯,还是一个枷锁境的强者。

    对此,丁洁倒是没感觉出来有什么。

    枷锁境强者虽然少见,但是因为灵气爆发的越来越频繁以后,觉醒者的整体实力都上去了,所以枷锁境强者,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少见了,反而多了很多。

    当然,这只是相对的来说。

    还有一点,前些天太山刚经历过一场巅峰一战,到现在应该还有不少的强者逗留在太山,因此在街面上,见到枷锁强者,不足为奇。

    “诸位。我今天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找能人异士。”

    “传闻在这条小吃街中,隐藏着不少强者,我不相信。”

    “所以,今天我就来这里见识见识,这个小吃街上,到底有没有强者。”

    “如果有,我立刻道歉走人。”

    “当然,要是没有,这个小吃街,我看就此作废吧。从今往后,不用再开张了。”

    轰!

    那名青年走上前一步,然后猛的将小吃街附近的一个石狮子给举了起来。

    再猛的一扔,将这个石狮子扔到了小吃街门口的正中央,挡住了所有人的去路。

    “有没有强者敢上前来,搬动这个石狮子?”

    青年的气势很强大,走上前一步,冲着整个小吃街上的店家,说道。

    他就好似一个即将战斗的雄狮,拥有无尽的爆发力。

    很嚣张。

    整个小吃街都静了下来,无论是店家,还是行人,全都诧异的看着这个青年。

    简直恐怖。

    那个石狮子最少有上万斤了吧。

    三四米高,两三米长,全部都是由石头做成。

    绝对是拥有上万斤。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石狮子,却被这个青年轻而易举的举了起来。

    恐怖不恐怖?

    简直吓死个人。

    无数人为之倒吸一口冷气。

    原本想要从小吃街门口路过的行人,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纷纷的退开,不敢再靠近分毫。

    试问,如果他们在路过的时候,那个石狮子突然落下,会是什么场面?

    绝对是能把人给砸成碎肉,因此谁都不敢过去。

    很是害怕自己被砸死。

    就连丁洁都是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青年。

    不得不承认,这个青年很嚣张,很有趣。

    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街面上显露实力,他就不害怕被官方逮捕么?

    要知道,官方是明令禁止,在普通热的面前爆发‘超能力’的。

    当然,这个明令禁止,还是有点约束力的。

    然而这个青年却是根本不顾官方的明令禁止,一意孤行。

    莫非他还有什么依仗?

    等一下,这些全都不是重点。

    刚才那个青年好像是说,挑战整个小吃街上的强者。

    难不成,这个小吃街上隐藏着不少强者?

    他刚才怎么没感觉到?

    不可能吧。

    以他的修为,只要是强者,就基本都能感知到的。

    即便是云雾宗师,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除非这个小吃街上,有什么能够掩盖气息的法宝。

    不然,他肯定能感知出来。

    对了,肯定有隐藏气息的法宝。

    刚才在买东西的时候,他就感觉不对劲,‘神识’好像在这里很受影响。

    像是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神识的扫描一般。

    想到此处,丁洁便感觉,这个小吃一条街应该不简单。

    大隐隐于市,还真是这样。

    “怎么,你们是看不起我么?快点,出来一个人,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突然,这个青年走上前一步,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从小吃街的门口,又举起来一个巨大的缸。

    嗯,就是农村的那种大缸,很大很大,全部密封死了。

    只见这个青年,猛的一砸,将这个大缸扔到了地面上。

    碰的一声。

    大缸破碎,破碎的陶瓷崩的四处都是。

    然而重点却是,在大缸里面砸出来了一个,全身都是伤痕的人。

    刚才这个人,就是在那个大缸里,他是随着大缸的破碎,这才被砸出来的。

    这个人,全身都是伤痕,没有一处好地方。

    最恐怖的是,这个人的四肢,全部破碎,没有一点人样了。

    简直就是一个残废的肉球。

    恐怖!

    太血腥了。

    在这个残废的人出现的那一刹那,整个小吃街都沸腾了。

    “这个青年到底是要做什么?他就不害怕被逮捕么?将一个人隐藏在大缸里,然后公然的砸开,他真的是不怕死。”

    “我感觉大缸里的那个残废人是活不成了,四肢都没了,还怎么活下去?”

    “太狠了,那个青年就是一个魔鬼,他为什么将一个好好的人,折磨成这个样子?”

    “我有点看不下去了,怎么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快点报警,让警察过来,把这个罪犯抓起来。”

    “对。我们赶紧报警。”

    “只怕这个青年不简单,你们没看到么?他刚才轻而易举的就将一个上万斤中的石狮子给举了起来,然后又公然的暴露了罪行。你们说,他要是没有一点依仗,可能这么嚣张么?”

    “他到底有什么依仗?”

    “我就不信了,这个人还能飞上天不成。”

    “报警没商量。”

    众人议论纷纷,在看向那个戾气很重的青年时,全都是一种极为不善的目光。

    在众人的认知里,那个青年就是魔鬼,是恶魔。

    必须报警,让警察去惩罚这个恶魔。

    说实在的,众人真的是被吓得不轻。

    谁能想到,在买小吃的时候,居然能碰上这样的事情。

    简直是一生的梦魇。

    然而此时的丁洁,一样是不平静。

    因为他看出来了,那个被弄残废的人,不是普通人,是一名觉醒者。

    虽然受伤了,但还是能感知到能量波动的。

    被弄残废的那个人,最少是一名灵藏八重的存在,实力竟然不低。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就在此时,一个买猪肉熟食摊位的老板,好似有些看不下去了,晃动着肥胖的身体,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小吃街的门口,愤怒地道“我们小吃一条街上的人,没有得罪阁下吧?你又是为什么非要和我们过去不?”

    “砸场子就算了,你居然还打伤我儿子,你意欲何为?”

    儿子?

    那个被弄残废的人,是这个卖猪肉熟食人的儿子?

    丁洁有些被震撼的不轻。

    然而就在这个肥胖的猪肉老板,走出小吃街门口的一刹那,丁洁的目光不由得微微一缩。

    这个卖猪肉的,居然是一个枷锁一重的存在。

    嗯,不算太高,但也不算太低。

    重点是,在街面上,居然隐藏着这么一位高手,确实是让人难以置信。

    还有一点,刚才在小吃一条街里面,丁洁绝对是没有感知到,这个卖猪肉熟食的,身上有能量波动。

    然而在他走出来以后,却有了。

    这就证明,在小吃一条街上,有某种法宝,能掩盖气息。

    “这么来说,整个小吃一条街上的店家,都是强者?”

    “一共十八位店家。对应着十八位强者?”

    “莫非这个小吃一条街,就是类似于秦城的老城区?”

    丁洁心下微微错愕,但是并没有什么动作,像是在等待什么似的。

    他想看看,这个青年到底是怎么收场的。

    “你就是他的父亲?”青年指了指地面上的那个残废人,淡淡的道。

    “我是。阁下,我儿子没有得罪你吧。你把我儿子弄成这样,到底是想干什么?”卖猪肉的老板沉着脸,却没有爆发。

    他心下清楚,眼前的那个青年不简单,如若不然,早就爆发力。

    “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青年轻轻一叹,“举起这块石狮子吧,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实力。”

    “作死。”卖猪肉老板的脾气虽然很好,但绝对不是泥人,见这个青年这么嚣张,再顾不上别的,走上前一步,直接一脚踹出去。

    轰的一声。

    这一脚,登时踹到了石狮子上面。

    只见整个石狮子横飞出去,方向赫然正是嚣张青年。

    很明显,猪肉老板是想用这个石狮子,攻击嚣张青年。

    谁都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猪肉老板,居然这么恐怖。

    你确定这个是卖猪肉熟食的?

    一脚踹飞一座石狮子。

    这还不止,只见横飞出去的石狮子上面,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赫然正是被刚才那一脚踹出来的。

    简直恐怖。

    “我去,我前几天就在这个猪肉老板家买过熟食。他的脾气蛮好的,怎么这么恐怖?一脚踹飞一座石狮子?你确定这是真的?”

    “这个小吃街上的商家,不会都是武者吧?”

    “什么武者,我看就是觉醒者。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觉醒者?那绝对是超人类的存在。”

    “没错,前几天太山之巅好像是发生了神仙大战,据说那场大战,就是有神仙在战斗。”

    “我们现在报警真的管用么?”

    众人议论纷纷,都是被吓得不轻。

    谁能想得到,一个卖猪肉的,居然会有真么恐怖的实力。

    一脚踹飞上万斤的石狮子。

    这简直就是巨无霸。

    轰!

    然而就在此时,只见那名青年轻轻一拍,便稳稳的将横飞过来的石狮子接了下来。

    然后,又轻轻的将石狮子放在地上。

    整个过程很是云淡风轻,像是‘打篮球’一样简单。

    很秀。

    “你的儿子没学好,你有很大责任。”

    “今天,我就教训教训你,希望你从今往后,能够长记性。”

    下一秒,那个青年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猛的一冲,以每秒上百米的速度,冲到了猪肉老板的跟前。

    在猪肉老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的一脚踹出去。

    碰的一声。

    枷锁一重修为的猪肉老板,直接被踹飞出去。

    就好似一座移动的肉上一样,足足飞出去几十米远,才停下来。

    然而此时的猪肉老板,却是全身重伤,心口有一个巨大的脚印,不知道被踹碎了多少根肋骨。

    众人见此,全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真的是太可怕了。

    吓死个人。

    一脚秒杀么?

    “是枷锁四重的强者?”小吃一条街中有人在惊叹。

    即便是身为强者的诸位商家,都是被这一脚吓得不轻。

    他们虽然是隐藏的强者,但普遍都是枷锁三重一下。

    倒不是说没有枷锁三重以上的强者,只是数量很少。

    嗯,千万不要拿凌云石窟一行的整体实力作比较。

    其实现在即便是灵气爆发的频繁,枷锁境强者比以前多了不少,但枷锁四重以上的强者,还是很稀少的。

    “阁下。你做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我们小吃一条街,之所以能在这里开张几十年,全都是依仗于特殊调查局。”就在此时,一个较为年迈的老者一步一步的从小吃一条街中走了出来。

    “我们小吃一条街,说成是特殊调查局的一个下属部门,也没错。你这么公然的挑战我恒生小吃一条街。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等到这个老者走出小吃一条街的门口时,却见其身上的气势,就好像是滚滚长江一般,彻底爆发出来。

    居然是一名枷锁五重的存在。

    实力还真不低。

    想来这个老头,应该就是小吃一条街的最强者。

    嗯,这个实力的话,换做是当今的觉醒者势力排行,绝对能排进二流实力。

    距离一流实力,只有一线之差。

    如果这个老者是枷锁六重的修为,那么就绝对是一流势力了。

    不得不承认,这个恒生小吃一条街,还真是让人惊讶。

    自古以来,觉醒者势力全都是隐藏在深山大泽中,因为深山中的灵气浓郁程度,绝对比都市要高上不少。

    然而这个恒生小吃一条街,却偏偏位于热闹的都市。

    重点是这些枷锁强者,居然是小吃摊贩。

    真的很难让人相信。

    “你就是这里最强的强者么?”青年面对枷锁四重的强者,没有一点害怕,反而是跃跃欲试。

    “我是。”年迈老者轻轻一笑,“阁下。凡事都有因果,你今天如果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说出来,并且合理的话,我今天就不做计较,但你要是说不出来一个因果,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到时候,我肯定会把你关进监狱。”

    嗯,他口中的监狱,自然是觉醒者的监狱。

    其实官方一直以来,对于觉醒者都是比较宽容的。

    很少将觉醒者关进监狱,但如果有一些觉醒者胆敢挑战官方的话,那么官方肯定轻则关进监狱,重则斩杀。

    “你倒是还算明事理。”青年笑了笑,淡然道“你先和我过招吧。你要是能打得过我,那么我就告诉你前因后果,如若不然,这个小吃一条街,就没有开下去的必要了。”

    说罢,他的身形便化作了一道残影,冲着年迈老者冲了上去。

    轰!

    只见年迈老者一样不甘示弱,全身爆发恐怖的真气,像是一条长龙一般,和青年快速交战在一起。

    这一幕,吓坏了不少人。

    “是神仙么?”

    “好恐怖,我根本看不清他们在做什么,速度好快。”

    “他们应该是觉醒者,而且还是实力很强的觉醒者。”

    “我怎么一直都不知情,在小吃一条街里,居然隐藏着神仙。”

    众人全部震撼。

    因为这一场战斗,真的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只见,在天空中有两个光团,正在不断的交战在一块,时不时的发出碰撞的声音。

    然而除去这些以外,众人根本什么都看不清。

    没错,他们能看见的,只要光团,和碰撞的身影。

    这是因为交战的两个人速度太快了,众人的肉眼根本无法看清。

    “功夫倒是不错,但相对来说,还是太弱了。”

    “不出五招,那个青年就会落败。”

    普通人看不见战斗的具体情况,但是丁洁却是全都能看见。

    这点速度,对于丁洁来说,真是不算什么。

    他不只是能看清两个人交战的招式,同时还能判断出来,青年什么时候落败。

    枷锁四重和枷锁五重的差距,还是大了一点。

    嗯,不是谁都像他,能够越级战斗。

    果不其然,在丁洁说出这句话没几秒,只见天空中传来一阵暴响。

    很快,那名枷锁四重的青年就被年迈的老者一脚踹中,身体倒飞了出去。

    紧接着,身体重重的砸到地面上。

    砰地一声。

    地面被砸出来一个半米深的的巨坑。

    众人见此情形,就是震撼不已。

    “我去。被打成这样都还没死?”

    “果然,那个老者不简单,我看以后,我还是少来这边买东西吧。”

    “我现在真的好想拜师。”

    “你们说,这些商家会不会收徒弟?”

    “我想成为觉醒者。”

    “快看,那个青年站起来了,这个生命力,还真是顽强。”

    众人议论的同时,只见那个被踹飞,倒在深坑里的青年,不紧不慢的站起起来。

    虽然身上有一些伤痕,但不是很严。

    嗯,只是有一些狼狈罢了。

    总的来说,他只是受累一些皮外伤,并没有受重伤。

    不得不承认,这个青年却是很抗揍。

    “果然,还是我太大意了。”

    “这次是我孟浪了。”

    实力为尊,这是更古不变的道理。

    到了此时,青年的态度变好了许多,用眼光看了一眼云淡风轻的老者,以及众多小吃街强者,这才开口道“我这次前来,其实就是想给你们恒生小吃一个教训。”

    “我弄残废的这个青年,名叫祝三多。”

    “他去年三月份,在江北,杀害一名普通女性,并女干之。”

    “去年八月份,在京城,再次作案,杀害一名普通男性,只因为一些琐事争吵。”

    “今年五月份,他在南江,女干杀三名普通女性。”

    “今年七月份,他在魔都,女干宿命普通女性。”

    “我从去年,一直追踪到今天,这才找到他。”

    “他作案的记录,在特殊调查局应该都有记录,你们如果想知道,只需要查查,就能找到。”

    “我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们,最好严格约束门下的弟子。不然下次,就不是弄残废这么简单,而是立刻斩杀。”

    说罢,狼狈的青年将地面上的那个肉球残废猛的一踢。

    登时,那个残废肉球横飞了出去。

    好在,年迈老者及时出手,接下来肉球残废。

    说起来,这个残废的肉球虽然没死,但却没有了四肢,这一生,估计都会是这样模样,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残废肉球。

    嗯,连行动都是困难。

    没有脚,没有手,怎么行动?

    “阁下,你说的都是真的?”年迈老者再没有先前咄咄逼人的气势,反倒是和平和,问道。

    “自然是真。”青年淡淡的道。

    “受教了。”年迈老者并不认为青年在说谎,重重的抱了一拳,捡起地面上的肉求,便重新回到了小吃一条街中。

    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然而此时,小吃一条街上的商家,却是再没有先前的剑拔弩张了,反而是用一种极为怪异的表情,去看青年。

    “我刚才没有听错吧?这个青年是在惩恶扬善?”

    “好像是。他说,那个残废的肉球,女干杀了不少女性。”

    “我去,他说的肯定是真的,不然刚才那个老神仙,绝对不会就此作罢。”

    “剧情还可以这么反转么?我真是想不到。”

    “英雄,这个男的绝对是大英雄。”

    “我好崇拜这个人。”

    众人议论纷纷,谁都没想到,剧情居然会有这样的反转。

    一个看似恶人的人,却是一个惩恶扬善的大英雄。

    反倒是先前看着像是受害者的那个人,却是一个真正的魔鬼。

    “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吧。”

    青年说罢,便云淡风轻的离开了。

    他的速度不慢,一阵阵的残影浮现,没几秒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众人虽然新奇,想要追上去问个究竟。

    但人早就不见了踪影,就算想问,也是不可能的了。

    对此,丁洁倒是没什么感觉。

    就好像是一个小插曲一般。

    过去,就过去了。

    嗯,就是这样平淡。

    最多,他只是错愕,这个世界上,居然还真的有像他这样的人。

    八陆,不是么?

    “等一下,这小子不会是我的狂热崇拜着吧!”

    “是在模仿我么?”

    念及至此,丁洁便悄悄的跟了上去。

    ```

    ```

    在丁洁离开不久以后,就有大批的黑制服来到了小吃一条街的门口。

    嗯,他们在来到以后,在第一时间,就将小吃一条街上的所有人,全都扣押了。

    说是要进行统一的‘心理治疗’。

    黑制服还说,心理治疗的时间很短,不需要去医院,只需要在当场进行治疗就好。

    换而言之,有‘心理医生’来到了小吃一条街这里。

    当然,他们还说心理治疗的时间很快,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好了。

    于是,众人只好被动的去接受所谓的‘心理治疗’。

    至于在心理治疗以后,他们还会不会记得先前发生的一切,那就说不准了。

    ```

    ```

    然而此时,丁洁正在暗中一点点的跟踪那个枷锁四重的青年。

    跟踪上来,他只是想看看,这个青年是不是他的崇拜者。

    说起来,这个青年的实力,在丁洁这里,还真不算什么。

    要知道,丁洁可是能斩杀云雾宗师的存在。

    一路跟踪,这个枷锁四重的青年最终来到了一处四合院的门前。

    嗯,是一处位于城中村的四合院。

    “八陆能斩杀云雾宗师,我也可以的,虽然我现在实力不强,但我可以惩恶天下。”

    “去杀进天下的恶人。”

    “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我能够追上八陆。”

    等到那名青年走进房间以后,发出了这样一声感叹。

    果然,还真是八陆的狂热粉丝。

    然而此时,正在四合院外面探知情况的丁洁,却好似想到了什么,思考道“我是不是可以学习一下这个青年的做法?惩恶扬善,到时候获得功德?”

    要知道,属性面板不光是斩杀鬼物才会获得功德。

    做好事,也是会获得功德的。

    但是先前丁洁很少做好人好事,所以只是单纯的依靠斩杀鬼物来获得功德。

    “嗯,我可以尝试一下,当然,绝不能光做好人好事,我最主要的功德来源,还是斩杀鬼物。”

    做好人好事,很麻烦。

    还是斩杀鬼物快一些。

    因此,还是把重心放在斩杀鬼物身上比较好。

    ```

    ```

    “我还是走吧。”

    在暗处观察了一阵,他没有察觉到这个青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便带着众多的食物袋离开了四合院。

    瞬移,加上武当雷电闪。

    丁洁没多久就回到了辉煌酒店。

    刚回来就直奔小骷髅和火麒麟的房间。

    嗯,这两个小家伙正在熟睡。

    试问,美食重要,还是睡觉重要?

    当然是美食重要了,所以丁洁想都没想,直接觉醒了两个小家伙。

    果不其然,这两个小家伙在感知到美食的香味以后,就立刻振奋了起来,在没有一点睡觉的心思了。

    化作两个超级的吃货,疯狂的扑向了食物山。

    好在,这次买食物的时候,丁洁也是特意的给小骷髅买了不少的骨质食物。

    只见,两个小家伙吃东西的速度飞快,像是两个辗压机一般,狂吃。

    尤其是火麒麟,好似八辈子没吃过东西了,一边吃,一边掉眼泪,真的是把丁洁吓得不轻。

    有这么好吃么?

    吃哭了?

    当然,丁洁也是不甘示弱,很快就加入了战斗。

    ```

    ```

    狂吃过后,自然是要美美的睡上一觉。

    将所有的食物都报销了以后,丁洁等人倒在床上,就开始呼呼大睡。

    次日中午,他们才悠悠醒来。

    “中午了么?”丁洁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时间,说道“该出发了,去大雪山。”

    然而就在此时,手机上发出来了一条本地新闻的推送。

    标题是,‘惩恶扬善青年,自称八陆传人,斩杀天下恶人。’

    八陆传人?

    嗯,怎么这么嚣张?

    丁洁表示,他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有了个传人。

    没多想,他就点开了新闻。

    只见,上面有几张照片。

    “今天凌晨三点,在恒生小吃街门口,出现了两个武者大战的局面。”

    “其中武者,自称是八陆传人,要替天行道,教训恒生小吃街里的恶人。”

    “我就是当时的见证者之一,那场战斗,真的是惊心动魄。”

    “据传,恒生小吃街里面出现了一个败类,至于细节,我不是很清楚,但这次导致武者战斗,就是因为那个败类。”

    “这场武者的战斗,是以平手收尾。”

    “诸位网友,如果你们想知道详情,请持续关注本新闻,我将会持续报道。”

    那几张照片,虽然经过了马赛克的处理,但还是认出来,是今天凌晨恒生小吃街发生的那件事情。

    搜狗阅读网址
其他书友在看:V字仇杀队次元幻想群末日制造商下班后的异世界NPC生涯楚汉争雄棋天大圣江湖暮雪地狱归来轮回之眼古书奇缘周睿完美隐婚水采子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