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三十四章 为何

    易永卿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上,当他落到地面之时,却发现了一种违和感,但四周围空无一物,这里,只是一处空旷的岩地罢了。

    更让他疑惑的事情,便是他来到这里他完全没有感知到神格碎片的迹象。

    但原本的探知是不会错误的,他是跟着神格碎片的气息,撕开空间来到这里的。

    唯一的可能性,便是神格碎片发现了他,所以故意将自己隐藏了起来而已。

    易永卿既然懂得了这个道理,自然的,便只要找出这里发生的奇特之事便可。

    来到了人类的村庄便是寻找线索的关键。

    这个世界里,人类的文明并没有特别大的进步,所有的人,依然保持在打猎生存的时期。

    而易永卿这个陌生人,自然是非常吸引人的注意力。

    而热情好客的村民,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戒心,因为这里民风淳朴,除了猎物之外,并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或者说,值钱的东西便是过冬的粮食了。

    村长直接招呼着易永卿进到村庄里,众人非常热情地开始办起了酒席,为易永卿的到来而庆祝。

    易永卿在一番推脱之后,无奈,只能加入了这场欢乐的活动,就连询问事情,也只能暂时往后稍微地推迟了。

    一夜未眠,易永卿喝了许多的酒,但他却没有任何的醉意,说到底,醉意这种东西,只有生物才会,他现在属于半神半人之躯,已经超脱于世俗之外了。

    夜晚的星星发着亮光,格外的璀璨,易永卿抬着头张望,在他身后的房屋似乎有了少许的扭曲,但是他却一点都没有发现。

    他思绪逐渐地飘远,突然闭上了眼睛。

    此时的他,回到了神明时代,身为心灵之神洛兰尔德的时候。

    他给予人类智慧和情感,让人们得以制造一切自己所需,也为一切感叹和怜悯,但身为神明的他,却没有情感,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他每天都是观察着凡间,看着人类因为贪欲而毁灭了国家,因为所谓的爱情而肝肠寸断。也因为所谓的悲伤一夜白头,这都是他赐予的一切,他们因而痛苦。

    或许该将他们的情感给剥夺,是否会变得更加平衡呢

    这个念头他曾经有过,也确切地将这个念想付之行动,但,平衡更加地坍塌,因为缺少了情感,仅仅只有智慧的生物,或者已经不能称之为生物了。

    除了吃喝拉撒维持生命的行动,他们不再做多余的事情,如同会动弹的植物一般,繁殖,只要达到年龄,无论跟谁都无所谓,只要让生命得以延续,其他的,都无所谓。

    生命,更加无所谓,当这片土地缺少了食物,他们还会选择同类相残,而且被分食的那个,还是自愿的,或者说,无所谓的心理,并没有因此产生任何的怨恨心理。

    这个世界,即使能够运转许久,但却不是他想要的,他让他重新回到了原本的模样。

    为何自己缺失感情,身为心灵之神的他,不明白这个原因,所以他产生了让自己有感情的行动,便是与凡人一起生活。

    他来到了凡间,伪装成了普通人,开始了解凡人的一切,但凡人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想要装成不懂的模样,也无济于事,这是印刻与脑海之中的,他无法抹去。

    那么,能够做到的,便是抹掉一切记忆,重新开始

    为此,他在下一次的神明会议之上,提出了这个要求,让另一位神明帮助了他,让他化为凡人之躯投胎转生,神明的记忆会在他死去的时候,重新恢复,而身为凡人的记忆,则会一起继承下来。

    他要让自己去明白情感的一切,所以开始了轮回之旅。

    第一世,他是一名贫穷的苦生,一生为读圣贤书,却榜落无名,一生空读圣贤书,最终劳疾而终,他开始有了失落的情感,因为难以得到的愿望,到头一场空。

    第二世,他成为了一名廉政的官员,为百姓请命,任劳任怨,深得民众的心,但,朝廷的腐败,让一切都变得可怕,征税,加重赋税,让普通的老百姓,生活艰苦,他十次进京求情,都被拒之门外,众人皆说傻,好好的官员不懂得大局之观。

    最终,因为怒火攻心,而吐血身亡于皇城之外。

    这次,他明白了怨恨的情感,这种情感太过强烈,以致他在死后,还利用神力将当时所有腐败的官员都一一杀掉以除心头之恨。

    他缓了很久,才继续踏入轮回,这一世,他是逍遥的剑豪,饮酒作乐,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活的潇潇洒洒好不痛快。

    而这一世,他便邂逅了爱情,在救下了山贼抢劫的一名经商者,认识了她的女儿,她女儿端庄和蔼,而且长相美丽,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目光。

    为此,他用于追求,愿意放下江湖的快洒恩怨,为她当上一名普通人。

    而他也如常所愿,抱得美人归,但出来混,却是迟早要还的。

    在办喜宴当天,他的仇家混入其中,在所有的酒水之中下毒,他与爱人双双中毒身亡,被仇家碎尸万段。

    记忆到了这里,便中断了,后面的记忆,都存在于其他的神格碎片之中,所以他不知道之后的事情了。

    易永卿睁开了眼睛,在他背后扭曲的画面还有着少许凹凸出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奇怪的举动。

    易永卿多疑地转过身来,但身后的墙壁却早已恢复了原貌,他对于那种奇怪的感觉,依然一无所获,而且,无论在哪里,这种感觉都没有消失,让他不得不警惕着。

    第二天,他陪同着其他的村民去打猎,直接动用起魔法,快速地斩杀了许多的猎物,让村民一阵兴奋还有好奇,而他,也只是笑笑不说话而已。

    第三天,也是如此,但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但因为村民的招呼,让他没有去细想,但心中的异常感是越来越强烈了,这种一种危险的感知。
其他书友在看:神羽手札这个杀手不要太冷酒爷的面位之旅亓子传掠夺三千逆世愤怒的蚂蚁高达之我的星空植灵隶属废弃世界群扬阳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