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六十一章 耍什么威风?

    话音方落,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叟,霍然在虞璨、赵正豪眼前冒出。

    老叟一身银sè边角烫金的长袍,一甩衣袖,便有细密电光溅射开来。

    他倏一现身,便在虞璨和赵正豪中央区域,大大咧咧地站住,瞪了虞璨一眼,便道“你就是虞家的现任家主”

    “老哥,别动怒。”又有另外一个y柔温和声,在下一秒响起。

    然后,就见一个身穿白衣,气息温和,举止非凡的中年人,化作一道冰光,在那老叟身旁站定。

    “我叫柳渭,出自寒y宗,想要拜见你的是我。”他面带淡淡笑容,指了指旁边的老叟,说道“这位是我的一个老哥,从雷宗而来。”

    “老朽雷枭”

    银衣老叟冷哼一声,说道“小小一个暗月城虞家,哪里来的底气,连我们天源大陆的上宗拜访,都敢拒之门外了”

    雷枭行走于乾玄大陆,在各大帝国,众多的家族和皇室,都被隆重对待。

    在他眼中,柳渭说出寒y宗的身份以后,虞璨之类的小世家之主,就该第一时间出来迎接。

    虞璨的一声“不见”,瞬间就激怒了他,让他直接冲了进去。

    进来后,雷枭盯着虞璨,还有赵正豪看了一眼,入微境的灵识铺展开来,立即就判断出虞璨和赵正豪两人,都只是破玄境的修为。

    一家之主,不过破玄境。

    而他,和他并肩而立的柳渭,皆是入微境后期。

    放在天源大陆的雷宗和寒y宗,他和柳渭或许不够出众,可这里乃他们眼中的“下界”,在乾玄大陆如果都要受气,他自然忍不了。

    “雷宗”

    身为赵家家主的赵正豪,微微变sè,轻声惊呼。

    天源大陆的七大下宗,分别为灵虚宗,星月宗,雷宗,寒y宗,太渊宗,云水宗,古荒宗,宗门实力和战力,先后类推。

    而雷宗,在七大下宗的排名上,比寒y宗正好高出一截。

    雷宗近些年,强者辈出,隐隐有超越星月宗,和那灵虚宗一较长短的势头。

    或许也是如此,从雷宗走出的修行者,最近十来年在乾玄大陆,都颇为受人尊敬,也造成雷宗的人,变得愈发趾高气扬。

    “雷宗”

    虞璨惊闻雷枭,居然不是寒y宗的人,而是雷宗的修行者时,也吃了一惊。

    他可是知道,雷宗的修行者在乾玄大陆

    行事,比寒y宗还要跋扈,还要不讲道理。

    一个寒y宗,就已经令他够头疼的了,再加上雷宗

    “老哥不必生气,我这趟拜访,是带着一番诚意而来。”柳渭微笑着,对雷枭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一本正经地,对虞璨说道“虞老爷子,我听闻在你们虞家,藏有一块冰魄寒晶,可有此事”

    虞璨皱眉,“何出此言”

    “少和我们装蒜”雷枭勃然动怒,道“那块冰魄寒晶,放在你们虞家也是浪费,爽快点,开个价出来被你们虞家,以卑鄙手段限制在暗月城的蔺丫头,需要那块冰魄寒晶,迅速跨过破玄境的关卡”

    “蔺丫头在你们虞家,因为和一个窝囊废的婚约,到了天源大陆都被人说三道四的,你们虞家欠她的”

    不分青红皂白,雷枭一开口,仿佛主持正义般,向虞璨问责。

    看他那义愤填膺的模样,似乎是虞家坑害了蔺竹筠,而蔺竹筠乃是一个受了无尽委屈的小白羊。

    “冰魄寒晶,有利于蔺竹筠的境界突破。”柳渭微微一笑,说道“我是听闻,你们虞家也有意兜售冰魄寒晶,所以带着一片诚意而来。”

    “先不提我们虞家,是否当真藏有一块冰魄寒晶。”虞璨吸了一口气,强硬道“即便是真有,要拿出来兜售,买家里面都不会有寒y宗在内”

    “怎么老爷子对我们寒y宗,可是有什么成见”柳渭一脸诧异。

    “成见大了去了。”虞璨毫不客气。

    “小小虞家,胆量气魄不小”雷枭反而狂笑起来,在笑声中,有一条条雷霆闪电,宛如失控般,四处溅射开来。

    “老哥息怒”柳渭急忙阻止,“虞家镇也属于暗月城,而暗月城的城主,传言和赤魔宗关系紧密。不久前,赤魔宗的方耀,似乎还秘密来见过她。她在方耀离去不久后,就和我们一般,有了入微境后期修为。”

    “赤魔宗方耀”雷枭听闻此言,不但没有平息怒火,反而愈发暴躁。

    “好了好了,我们先出去吧。”柳渭强行拽着雷枭,将他从这边弄走,“虞老爷子,你不妨多考虑考虑。我们寒y宗,这趟真的是带着一番诚意而来。”

    一边说着,他一边领着雷枭,从虞家老宅踏出。

    一离开虞家老宅,雷枭就不满了,“柳老弟,你搞什么小小一个虞家罢了,你怎么束手束脚的”

    “我这趟

    来虞家镇,可不是奔着虞璨来的,而是听到另外一个消息,特意赶来。”柳渭眉头一皱,才要开口讲话,忽神情一震,展颜笑道“巧了。”

    骑着白虎的赵东升,在虞家镇的宽阔街道上,无比显眼地冒出。

    虞渊和宁骥,就在那头白虎后面。

    “咦,一头四级的玄虎。”雷枭看着那头白虎,感受着狂暴的气血涌动,略有些惊讶,“那胖子是谁”

    “不久后,便是赵家之主。”柳渭压低声音,解释道“我得到可靠消息,赵家本来和隐龙湖有些渊源。可前些日子我听说,隐龙湖那边对赵家起了杀心,试图将赵家,从暗月城除名。”

    “隐龙湖,对赵家怎么忌恨上了”雷枭奇道。

    “这我就不知了。”柳渭神sè淡定,在那头玄虎临近时,他没有再看赵东升,反而直勾勾地盯着虞渊,道“可是从陨月禁地归来的虞渊少爷”

    “他,就是蔺丫头的未婚夫”雷枭忽然有了浓厚兴趣。

    柳渭拍了拍他肩膀,让他稍安勿躁,大踏步上前。

    拉在后面的虞渊,看着那气质不凡的白衣中年,脸sè一沉,“寒y宗真是y魂不散”

    “寒y宗”宁骥变sè。

    玄虎身上的赵东升,听虞渊这么一说,黄豆般大小的眼睛,都满是凝重。

    “寒y宗柳渭,能见到虞渊少爷,还真是荣幸之至。”柳渭相隔很远,就鞠身一礼,“久仰大名”

    早在虞渊和辕莲瑶合力,与血神教的安梓晴斗法时,他就曾在暗处,和蔺竹筠父女一起端详留意。

    可以说,整个寒y宗,都没人比他更了解虞渊。

    甚至连蔺家的族人,包括蔺竹筠的父亲蔺翰羽,都未必如他那般对虞渊在意。

    “寒y宗,柳渭,我记下来。”

    虞渊盯着他,天魂敏锐地感应出,一股源自于此人的,隐而不发的熟悉寒息。

    稍稍琢磨了一下,虞渊眼神就变得愈发冰冷,以极其厌恶地神态语气,说道“虞家镇不欢迎阁下,还请趁早远离。”

    “气死我了虞家族人,当真是一个比一个跋扈”雷枭喝道。

    “阁下是”虞渊冷声道。

    “雷宗,雷枭”

    “这么大年龄,都尚未凝炼出y神,在雷宗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来我们虞家耍什么威风”虞渊讽刺。
其他书友在看:绝尊灵帝女总裁的妖孽狂兵孤独的江湖情何缘记彼此温柔,从此以后大海贼教父一故的童年孤独道士穿越之别想搞事彼岸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