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赴约

    “既然你娘家让人来通知你了,那肯定是有事找你。一会我让三弟早点走,你们也早去早回,到时候带上几斤豆腐,拿回去给你爹娘尝尝鲜。”

    田如珠娘家离的不远,但是也不近就是了,做完豆腐,徐有才跟田如珠收拾收拾就走了,走的时候,徐有才还背了五斤的豆腐,张月娥想让他多带一点,但是豆腐这东西不太好带,徐有才又舍不得田如珠拿东西,所以徐有才他们就背了五斤豆腐。除了豆腐,宋春花还给拿了一条腊肉。

    这些东西当做年礼都够了,徐有才只知道傻笑,而田如珠却清楚,这还多亏了大嫂,因为她整天赖皮粘着大嫂,现在她婆婆看她都顺眼了不少。

    送走徐有才和田如珠,徐家一家子就踏上了去县城的旅程,徐苗这一路上都兴致勃勃的,她虽然野惯了,但还从来都没去过县城呢,最多也就在镇上逛逛,还是每年快过年的时候才有机会被带着出来。

    徐家一行五个人,几乎包下了半个牛车,现在的出行方式就那么几种,他们做牛车先到镇上,然后在从镇上做牛车到县城,他们基本上吃过早饭就出门了,等到了县城都已经快晌午了。

    徐有承他们先把张月娥送到美味居门口,张月娥跟美味居合作了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到美味居的地盘上来,从大门口往里面看过去,大堂几乎坐满了人,这生意的确不错。

    “我跟你一块进去吧。”徐有承有些不放心的说。

    “对对,月娥啊,让大郎跟你一块进去,要是人家欺负你咋办?”宋春花也开口说。

    “没事的娘,赵掌柜也算是老熟人了,能把我咋样?再说,咱村的赵四哥也在这呢,我能有啥事啊。”跟宋春花说完,张月娥转过看向徐有承,“你带爹娘和徐苗去成衣铺子看看,挑两身衣裳。”说罢,张月娥还怕宋春花舍不得,就劝道,“娘,咱家今年转银子了,这银子赚了就是花的,让有承带着您去成衣铺子好好挑挑!”

    这话本来在牛车上的时候她就想说的,但是牛车上面还有别人,财不露白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所以就啥也没说,只能在这个时候在嘱咐了。

    宋春花脸上笑的跟一朵花一般,“哎哟,我儿媳妇这个孝顺啊。你放心,娘不心疼银子,我儿媳妇孝顺我呢。”说完,宋春花显摆一般的看向了徐忠。

    徐忠无语的看了宋春花一眼,这老婆子跟我炫耀什么?儿媳妇就光孝顺你一个人了么?

    赵四刚从茅房出来,到大堂的时候,跑堂的见到他朝他点点头,乖乖的叫了一声,“四哥。”

    自从他把西施豆腐带回美味居,他的身份可就水涨船高,以前他就是一个破跑堂的,现在呢?这些人谁见了他不叫一声四哥啊!

    赵四觉得自己倍有面!

    今天他刚把豆腐拉回来没多久,本来他想着让张月娥跟他一块来县城的,但是没想到徐家人全家都出动了,他那驴车还得拉豆腐呢,根本就坐不下这么多人。张月娥又执意与家人一块过来,所以,他就拉着豆腐先回来了。

    他这也刚到,去上了个茅房的功夫,一出来接过就看到徐家一家子正站在美味居门口不远处说些什么呢,赵四赶紧上前,脸上堆满了笑容说道,“有承媳妇你们来了咋不进来?大娘和大叔也来了?快快进来,赵掌柜一直让我在外面等着呢,我这刚上一趟茅房,没想到你们就到了!快请进快请进。”

    “我们就不进去了,月娥啊让有承带我们去成衣铺子看看,说要给我们老两口买两身衣裳穿穿,你说我们这老不咔嚓的,还穿啥新衣裳啊?我身上这身衣裳还是月娥给我买的布,新做的呢!”

    赵四哪里敢顺着她的话说啊,他赶紧说,“大娘哪里老了?一点也不老!弟妹那是孝敬您呢,您啊,可算是享福咯!有承考上了举人,弟妹还能赚银子,您啊,后福大着呢!”

    “哎哟,那我可就借您吉言咯!”宋春花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我们就在那边的徽记成衣铺,一会你谈完了,就去那找我们。”徐有承给张月娥指了指街那头的一个布帆说道。

    张月娥看了一眼,将那个布帆记在了心里,然后她点点头,“我记住了,一会我这边说完就去找你们,给爹娘多买几身,咱家不差那个银子。”

    怕宋春花舍不得,张月娥又说了一遍他们家不差钱。

    徐有承强忍着笑意,“行,我知道了张老板,咱家不差银子,一定多买几身衣裳。”

    张月娥脸色一红,然后她小声的说了一句,“别光顾着给别人买,你自己也挑几身,没有相中的就买布料,回家我给你做。”

    徐有承眼神深邃的看着张月娥,他的手有些痒,十分想捏一捏眼前的小脸蛋,可是现在是在街上,他不能这么做。

    张月娥看着他们朝街的另一头去,才跟着赵四走进了美味居。

    她还是第一次来美味居,一进去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大厅本来就挺大的了,里面最少有十五桌,全都坐上人了不说,侧面还有两个楼梯可以通往二楼,二楼被隔成了一个个的小房间,有的房间是开着门的,有的房间的门紧闭,里面应该是有客人的。

    赵四直接将张月娥带到了二楼一个关着门的房间,“我们掌柜的就在这里呢,弟妹你快进去吧。”

    张月娥点点头,就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人刚才就听到动静了,这不,张月娥一走进去,就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这自己。

    “哎哟,张老板你您终于来了!”赵掌柜立马就站了起来,将张月娥迎到了上座上。

    张月娥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啊,不过,也只是愣了一下,她就反应过来了,看着其他人,张月娥决定以不变应万变,看看赵掌柜今天这到底是啥意思。

    房间内除了赵掌柜以外,就只有江老板是张月娥认识的,其他几个人,张月娥见都没见过,也不知道赵掌柜今天叫她过来是干啥的。

    “张老板我敬你一杯!”

    张月娥刚要开口,就被人打断了。

    张月娥定睛一看,还是熟人,正是丰源楼得江老板。

    “江老板也在?”张月娥一看,桌子上只有茶水点心,便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张月娥喝完了才说,“江老板最近可是有什么喜事?”

    “还多亏了张老板,要不是张老板你的西施豆腐,我们丰源楼对上客云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咋可能压的客云来在丰县半死不活的!”说罢,江老板对其他人说,“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们这个月的盈利比上个月多了一百多两银子!”

    江老板说的那叫一个意气风发啊,没有人怀疑他的话的真实性,因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意气风发,是没有办法装出来的!而且,都是做酒楼的,他们早就有所耳闻,都听说了客云来去丰县开店了,他们当时还替丰源楼捏了一把汗呢,结果谁承想,来势汹汹的客云来惨败!

    然后他们就打听了,这丰源楼他们都了解的,江老板可不是一个有城府的人,这一打听就打听出来了,原来是因为丰源楼多了一个秘密武器!

    这西施豆腐的大名一下子就传到了诸位酒楼掌柜老板们的耳朵之中了,因此,才有了今天这个局。

    但是,他们谁也没想到,西施豆腐的张老板居然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这么年轻漂亮的一个女人。

    张月娥进来的时候他们都有些愣住了,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居然就是张老板呢?他们还以为这张老板回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中年男人呢!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就恭维开了,只要能让他们一个月多赚一百两银子,他们管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呢!

    “张老板久仰大名!”

    “真没想到张老板这么年轻!”

    “是啊!真的是年轻有为啊!”

    “我吃过张老板的西施豆腐,当真是豆腐中的极品啊!”

    “久仰久仰!”

    张月娥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阵仗啊,不过她一点也不慌忙,就连更大的人物她都见过了,姚县令还叫她弟妹呢,她骄傲了么?

    可能是因为张月娥是个女子吧,这些人夸赞的话许多都开不了口,因此,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夸,张月娥也没有找不着北。

    “诸位谬赞了,我只是一个弱女子,会点手艺,索性夫家又不介意我做生意而已。”

    “哎哟,张老板的夫家真是好人啊,不然我们就要错过这么好吃的豆腐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大家看向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人不地道啊,咋就你这么突出呢?大家夸的时候你不夸,大家不夸了你才夸,夸人的角度还这么的清奇,咋看都觉得十分心机!

    “我夫家的确很好。”张月娥笑着应了一句。

    这可不得了,大家看那人的眼神更加怪异了,谁能想到大家夸张月娥本人,张月娥不以为意,可是夸张月娥的夫家,张月娥却十分高兴呢?

    “不知道赵掌柜今天找我来是为何事?”张月娥看着江老板和这群陌生人,心里其实早就有了猜测。

    “事情是这样的,大家知道了我们美味居和丰源楼的事,所以请我组个局,想要见张老板你一面……”

    赵掌柜还没说完,就有人接话说,“谈谈合作的事情。”

    大家一看,还是那个人!

    张月娥的心更加冷静了,她装作没听懂的问,“敢问什么合作?”

    “我们也想买断西施豆腐。”

    “对!我们贵宾楼也想买断西施豆腐!”

    “我们状元楼也是!”

    “我们广元居也要!”

    张月娥看着这些人激动的样子,心中却没有任何震动,因为她娘做的西施豆腐值得这些!

    “这……我们人手有限,可能没有办法供应这么多豆腐。”张月娥犹豫了一下才将心中的想法说出口。现在他们吗只需要每天做二百多斤豆腐,徐有才来做,她在给搭把手,人手就够了。

    可是现在在场的这么多人,若是都答应留下来,那么他们一天就要做最少五六百斤的豆腐,不招人根本就行不通,光磨豆子,就要用许多时间,跟别提还有后续的一些工序了。

    张月娥心中一动,不由的想起了徐有承之前在书房说的话。

    “这怎么行?哎哟,那我们县离得近,张老板卖给我们就行了,他们不用管。”其中一个老头开口就十分不要脸的说道。

    “嘿!万掌柜,你可不能这样!我们县离这里也不远啊,要说远的当属状元楼了,你说你一个府城的酒楼来我们这凑什么热闹!”另一个人也跟着开口说。

    “唉我说!你们说归说,我们状元楼远怎么了?我们不怕远,我们可以提前一天派人来拉!”

    赵掌柜一看这都吵吵上了,只好站出来当和事佬。

    “你们快别吵吵了,这事咱还有的商量,这张老板只是说可能供应不了,又没说一定供应不了!”

    这下子大家都安静了下来,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张月娥,好似在求证赵掌柜说的对不对一般。

    张月娥看了赵掌柜一眼,赵掌柜直给她使眼色,想让她别把话说的这么绝。张月娥一想也是,没有把银子往外推的道理,因此她便点了点头。

    “只要解决了人手问题,其他都没问题,还请各位老板容我回去想想办法。”张月娥心里已经有了章程,人手都是现成的,但她还是想回去跟婆婆商量一下。

    没错,和婆婆商量,而不是跟徐有承商量,若是徐有承知道了肯定会醋一醋,娘子太跟他娘太亲近了,他也没有办法。

    “这……敢问张老板现在最多能做多少斤豆腐?”

    张月娥沉吟了一下,“每天最多四百斤,家里公婆年纪大了,我实在不想让他们跟着我过多的操劳,还请各位不要介意。”

    ()
其他书友在看:九界天变系统我的校花女友时光荏苒唯你珍贵重生嫡女,腹黑王爷跟我走都市靓色人生快穿之攻略魔王的特殊技巧重生后死对头看上我了!沈先生,立正站好倾天下之娇宠世子妃最强特工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