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梁焕卿这辈子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这也是头一回这么落魄的被关在屋子里。

    江依一直在旁边哭哭啼啼的,梁焕卿多次让她别哭了她一直都不听,到这个时候了,依旧发挥着自己话多的毛病。

    “王妃…奴婢对不起您,奴婢不应该…呜呜呜…”江依跪在旁边不停的哭着,哭的梁焕卿的头都大了。

    “你不用自责。”梁焕卿淡然的说道。

    如今已然不是伤心的时候了,梁焕卿什么都不怕,就怕皇上会因为她这番行为怪罪到王府头上,她现在已经不是将军府的小姐了,犯了错只能自己承担。

    江依看着梁焕卿,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不想连累王妃,王妃是何等骄傲的人,如今因为她而成了阶下囚。

    饶是连江依都能想明白,陆绘灵骗梁焕卿说江依死了,就是想逼着梁焕卿对自己动手,好到时候在皇上面前颠倒黑白,毕竟梁焕卿冲动时是因为江依死了,眼下江依活的好好的,到时候就怕陆绘灵说梁焕卿故意报复,有失王妃身份。

    而眼下陆绘灵正是风头正盛的宠妃,皇上把她看的恐怕比命还要重要,梁焕卿胆敢无故对陆绘灵下手,定然会受到责罚。而二人都不是孩子了,再也不能说是小孩子家家闹脾气,到时候还不知道陆绘灵会怎么和皇上说呢,也不知道梁焕卿会因此受到怎样的责罚。

    父亲和夫君双双出征,只留她一人在上京,可偏偏这个时候陆绘灵就要见缝插针的害她,梁焕卿无助的看着窗外落泪。

    江依看着梁焕卿哭了很久,她突然站起身来,像是做了一个很艰难的选择。

    梁焕卿看着她靠着墙慢慢站起来,不免愕然瞪大眼睛,问道“你要做什么?”

    “王妃…”江依哭的眼泪鼻涕混在一块儿,平时的时候江依也总哭,那会儿梁焕卿和月白就会一同笑话她。

    “江依…”梁焕卿很少能看到江依有这么坚定的眼神,从前总是觉得江依呆呆傻傻的,明明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还总是会像个小姑娘一样爱哭爱闹,想极了从前的月白…

    “王妃…江依对您不起,此生得以遇见您这样的主子,奴婢此生无憾了,来世再给您做牛做马…”江依眼神坚定着,可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她也是害怕的,人面对死亡时,也是害怕不已的。

    “你要…你要做什么!”梁焕卿歇斯底里的对她喊道,“你不要做傻事!我没有怪你!我也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做傻事!”

    梁焕卿腿曲折在地上,手被反绑着,身后靠着桌子一直起不来,每每弄些大动作时,桌子总会移动,还将她娇嫩的背部弄得青一块紫一块儿的。

    可此时梁焕卿感觉不到疼痛,她愕然瞪大眼睛,看着站起来的江依,江依因为背部受了鞭刑,站起身后也是稍稍曲着背部,想来一定很疼吧,梁焕卿想着,一定比方才陆绘灵指甲划她的脸疼吧…

    江依一边看着梁焕卿,一边往后退着,她哭着摇头“这一切都因奴婢而起,若奴婢没有独自出去找玉玦,也不会连累王妃…奴婢对不起您…明妃娘娘没有杀奴婢,用奴婢的死诈您,奴婢只有一死来替王妃开脱…王妃,来世…来世江依还做您的奴婢…”

    说着,江依就小跑的用力将头往墙上一撞,她去意已决,颅骨撞到墙壁的那一刹那,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梁焕卿哭着大喊道“不要——”

    可为时已晚,江依的身体倒了下来,头部受到撞击后,血倾注而下,她整张脸都是血红色。

    梁焕卿一点一点挪着身子来到江依身边“江依…你不要死…你怎么这么傻呀…你不要死…”

    “王妃…”江依尚且还有一丝气息,她整张脸血泪混合,头部还有一个破裂的伤口,她想着看上去肯定很吓人,便缓缓转过脸去,微弱的说道,“王妃不要看…晚上会做噩梦的…”

    梁焕卿哭的没有了声音,她无力的靠在江依的身子上,眼泪还在往下流,可没有一丝呜咽声,梁焕卿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脏全都同江依一起撞向了那堵墙,整个心腔都疼得不行…

    “王妃…你是个好人…”江依背对着梁焕卿,她能感受到梁焕卿靠在她的身子上不住的颤抖,眼泪也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着,她很疼,疼极了,就像小时候摔了一跤,被路边的野草划伤了手,可娘亲不在时那种疼。

    “从前我话多…阿娘说如果我是个男孩儿…就可以读书认字…可以…舌战群雄…做一个…咳咳…做一个和陆丞…不…做一个和司先生一样的大文人…”江依的脸靠在地上,血流了一地,她的眼睛看着地面,看着远处的墙角,即使在生命最后一刻,她也还在说话。

    “后来…阿爹阿娘带我去道观里看面相…我还一直说个不停…那会儿那个小道士好坏啊…太坏了…他…他说,人这一辈子能说的话是有一定定数的…没说完…人就还能活着…说完了…人就死了…”江依想着儿时和爹娘在一起的记忆,咧着嘴便笑了。

    “你别说了…”梁焕卿哭的不能自已,她摇摇头,“你别说了…”

    梁焕卿觉得心好痛…像是一万把刀子在剐她的心一样痛。

    “王妃…你听奴婢说完吧。”江依继续说道,“那会儿我吓得好几天都没说话…生怕…生怕自己会死掉…我阿娘就笑话我…说我胆小鬼…还抱着我替我骂那个臭道士…我娘说,人这一辈子怎么活不重要,开心才最重要…我喜欢成天叨叨个不停…这样我才能开心…”

    到这时,江依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可她还能感觉到脑袋上不停的在流血,她心里想着…人死为什么这么痛苦,不能快一点儿吗?真是难受啊。

    “我小时候遇到过一个男孩子…他不能说话…因为…他是个哑巴。”江依笑了笑,“也不知道他现在还活着吗,他说不了话一定能活很久吧…可是像我们这种人…活着也太难了…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他是除了王妃之外,我遇到的最好的人了…”

    江依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里全是温柔,嘴角也带着笑意,像是整个银河的星星,全都撒在了她的身上,她披着星光,去了一片辽阔,干净的地方…

    江依渐渐的没有了声音,身子也不再起伏,梁焕卿靠在她身上,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点,可是梁焕卿哭不出声音了,她哭累了,便也放弃了挣扎。

    梁焕卿慢慢从江依身上下来,背对背的和江依靠在一起,江依流出来的血淌了一地,她就这么静静的,和江依一同躺在血泊里。

    ◎

    齐望舒一路从明华堂跑到仪春殿,一路上无数宫女太监纷纷跪下行礼,她们不知道公主在慌张些什么,如此尊贵无双的人啊,怎么也会和她们一样有俗世的烦恼吗?

    荣福公公将凤阳阁的人都找来了,在御花园找了一圈不见人影,便在仪春殿外等着。

    此时夜幕已经完全降临,各宫点着灯火,挂着昏黄的灯笼。

    清吟从月色中,远远瞧见了公主的身影,她惊呼“公主殿下来了。”说罢,便举着灯笼跑了过去。

    在外等着的宫人纷纷迎了上来给齐望舒行礼。

    齐望舒来不及喘口气,她问荣福“母妃呢!母妃醒了吗?”

    她声音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慌张,荣福听了也十分惊奇,还没来得及去寝宫看看便赶忙引着公主进去。

    齐望舒摸爬滚打的到了寝宫门口,云惜姑姑正在门外候着,见公主慌慌忙忙过来,便迎上去“公主殿下怎么来了,哎呀,怎么全是汗呐,快来人拿毛巾来给公主擦汗,这天气别着凉了。”

    齐望舒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她抓着云惜姑姑的手,慌忙问道“母妃呢,母妃她醒了吗?我找她救命啊…”

    “啊?”云惜姑姑一听公主这么说,被吓了一跳,“娘娘还没醒呢。”

    “我要去找她。”齐望舒说着就要往寝宫里闯。

    “公主稍等啊,且待奴婢进去看看。”云惜拦腰抱住齐望舒,“公主不要冲动,惹娘娘不高兴又要挨骂了。”

    “母妃,母妃!”齐望舒着急的眼泪就快要掉下来了,她一边拍打寝宫的门,一边压着嗓子哭腔喊道,“母妃快醒醒,出事了。”

    这种场景,想极了小时候齐景钦和齐景炀打起来,齐望舒哭哭啼啼的去找梅贵妃来解决问题。

    “公主…”云惜皱着眉头,“让奴婢进去叫贵妃娘娘起来好吗?您别喊了。”

    身后站着无数凤阳阁仪春殿的宫女太监,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夏容馨昏昏沉沉的睡着,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在唤她,可是好像鬼压床了一般怎么也醒不过来。

    云惜眼看着齐望舒这么着急,便打开寝宫的门一同进去了。

    刚一进门,齐望舒便趴着跪倒在母妃床边“母妃…救命…”
其他书友在看:唐朝小书生透视邪医在山村不一样的一代人极道天帝这个疯子惹不起水浒第一大官人神级炼丹师仙侠之最强发明家失语者代号C都市至尊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