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5.他可不是好人

    张延走在街道上,突然他听到一个人说:“我们南京,最近雨水真多。”

    “你看前面的人,真倒霉。”

    这人说:“肯定是欠了一屁股债,被人打的。”

    张延走了很长时间。突然摸着头,他的头被撞了。

    他的头被车门撞,皮破了。

    那人开车门,把他头撞成这样。

    南京,真是一个雨水多的地方,张延拼命向前跑。

    突然,看见商店门口,有一个人打着伞。

    伞下竟然没有人。

    伞在天空飘来飘去。

    伞飘来飘去,落在张延的脚下。

    地上还有脚印。

    还有泥巴。

    张延追着脚印,跑到一个屋檐下。

    这屋檐是一个白房子,乌屋顶,这是江南的典型房子呀。

    黑屋顶,白房子。

    脚印突然停了下来。

    “你能看见我?”

    “那天就是把我头撞了。”

    这人突然打出一拳头,拳头从张延的耳朵边擦过。

    张延突然伸出手,抓住这个人的手臂,一摔,他摔在地上。

    张延在空中摸了一会儿。

    突然摸到一张脸。这人隐身只露出一张脸。

    “你变不变?”

    这人把地上一个椅子,踢了过来。

    张延跃起,接过椅子,把椅子放在地上。

    这人突然跑到一个地方,突然露出一张脸。

    这脸,有点苍白。他脸上看着很急。

    他向门口走去。

    “你是隐形人。”

    这人弯起腰,把他的一身擦了擦。

    他露出了胳膊与手臂,还有腿与脚。

    这个人说:“我叫无贼,是隐形人。”

    张延说:“我经常看见新闻,小说,书上面,说这个隐形人。平时可以隐形。”

    无贼说:“我只能隐身十分钟。”

    张延说:“你那天开车撞我,可超过了十分钟。”

    无贼说:“你没有看见我。”

    无贼又接着说:“怎么回事,你现在要找我算账?”

    张延说:“是的,你叫无贼。你不就是一个贼吗?你去工厂干什么? ”

    无贼说:“我去工厂干什么,管你屁事。”

    张延摊开手,说:“我不管你的事。但是我这笔账,你怎么算?”

    张延把手里的一个单子放在无贼的手里。

    无贼笑了一会儿,突然向墙角跑去,他的脸与手都已经看不见了。

    无贼就像空气遇到水,马上消失不见了。

    张延在半空中,用拳头打了一会儿,根本没人。

    “今天,又没有抓到。”

    张延又看了四周,这房子边桌子边,放着一个照片。照片上,有一个少年,少年身边正站着一个女孩。

    张延又看了一边的桌子,桌子上正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个一男一女的中年人,还有一个小男孩。

    “想不到这种小偷,犯罪分子,还有亲生父母。”

    张延拿起相框,相框没有拿稳,落在地上。相框落在地上已经碎了。

    突然空中一个声音说:“你把我父母照片,毁了。这是我爸爸,妈妈。”

    张延说:“你这小偷,把我害那么惨,你这种人还有父母。”

    “不许你侮辱我亲生父母,我和你拼了。”

    张延笑着说:“你还真孝顺。你这么孝顺的人,怎么会跑去干坏事?”

    张延说:“这我就闹不明白了。这真是人性的丑陋呀,表面上,在父母面前孝顺听话,背后又干着偷东西抢东西的事。”

    张延说:“你这前后不一。”

    无贼,突然跳了过去,挥手向张延脸上打了一拳头。可是他还没有打向张延。

    张延突然侧身一躲,他抬起脚把无贼,踢到半空中。

    无贼跌在椅子边。

    “你也看见,我那么穷,饭都吃不饱,我能不偷东西吗?”

    张延说:“穷就要偷东西吗?你本身就不好,作恶,你非说你家很穷。”

    张延说:“我看你家有一个屋顶,我还在外面租房呢。”

    张延说:“你现在还年轻,以后肯定有富裕的时候。你说,你现在年纪轻轻就做贼,偷抢。找个借口说,你家穷。”

    无贼,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匕首。

    他挥起匕首,刺向了张延。

    张延突然走来过来,两拳已经过来,打中了无贼的肚子。

    “我来帮你父母教训一下你。”

    张延抓住无贼的手,无贼大喊大叫:“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张延抓住无贼的手说:“我要是不教育一下你,你会危害社会。”

    无贼说:“放开呀。”

    “求求你,不要打他。”突然房屋里传来一个声音。

    这个老妇女的声音。里面的房屋里走出来一个人。

    “无贼。”

    “妈妈。”

    老妇女说:“先生,我儿子做了什么坏事。”

    无贼愤怒的说:“我妈妈病的很严重,她马上就要死了,我偷东西有错吗?”

    无贼哭着。

    老妇女说:“你这个混账儿子,居然偷东西。”

    老妇女愤怒的说:“先生,怪我没有教好他,最近给他的钱少了,他就去偷东西。”

    张延说:“你儿子不是偷我东西,偷工厂东西。老人家,你给他钱,是填不了他的欲望。你会害死他。”

    张延说:“我看出,他并不是没有半点良心。他还有的救。”

    老妇女说:“无贼,你如果再偷东西,警察不会放过你。”

    无贼哭着,走了过来说:“你的病怎么办?”

    他母亲说:“我死了,天决定,用不着你操心?”

    无贼说:“我下次不敢了。”

    他母亲说:“没有下次了,再有下次。我会活活的被你气死。你明天把偷来的电线电缆,全部送回去。”

    张延说:“那好,我要走了。”

    “年轻人,你留下来吃饭。”

    张延,无贼的母亲,和无贼吃了一次饭。

    张延说:“无贼这个名字太难听了。”

    无贼的母亲说:“他父亲给他起的名字。李无贼读到高中,就不读书了。”

    张延心想,他父亲真聪明,可能猜出儿子真有偷东西的这一天。

    张延说:“李无贼,你什么时候学会隐形?”

    李无贼说:“我有个妹妹,和我一样也是隐形人,她叫李胜兰。”

    张延心中想到李胜兰,顿时有些恼火。李胜兰原来就是李无贼的妹妹。

    突然,门打开了,一个女孩走了过来。

    “原来是张延呀,你竟然跑到我家来了。你和我们姓李的有什么过不去?”

    张延忙站起身说:“我走了。”

    张延走后,突然听到一个人说话,李无贼说:“胜兰,你认识他吗?”

    李胜兰说:“这个人就是张延,他为了练拳,不惜抛弃了我。”

    张延说,明明当初是你胜兰看不起我。

    李无贼说:“我看他是一个好人。”

    胜兰说:“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其他书友在看:河洛诡书来自快穿的自己仗剑问仙弦恋之歌一号狂兵他是黑夜前夫请滚开老兄快跑虫灵战记却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