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09章 锋芒毕露111:忧心(2)

    雍州盛产各种药材,很多人都是通晓一点药理的。

    老吴就将曾云的尸体用药物处理了,这样就不会腐烂,更不会散发尸臭,也才能在那炕席下面藏了十几天都没有被发现。

    杨如峰让柳嘉带人去了老吴说的马车出事的地方,检查各种痕迹,并且顺着当时马车摔落的地方下去寻找残骸。

    因为那地方平时很少有人到,这大半个月来也没下雪下雨的,所以,当初的痕迹倒是保存的十分完好,甚至还在那悬崖边上找到了一块布料,那是马车的车帘的一角,往下却是断崖,深不见底,但是衙役们绑了绳子下去了几十米的时候,倒是在伸出的一棵树上又发现了一些布料,经过证实,正是当初那车夫褂子上的衣料,再往下了一段,崖壁上散落着几块木料,正是马车上的。

    因为绳子的长度有限,所以不能继续往下了,只能将这些东西带了上来。

    另外再派人从别的地方绕下去,就算再深的山崖也是有底的,只要下到了最下面就基本能找到所有的物证了。

    柳嘉还在不远处的泥土里发现了半截手镯,又过了一段距离则是还有一只翠玉耳环,那都是曾氏当天带着的饰品。

    所有的东西都作为证据呈到了公堂之上,跟老吴说的情况完全吻合。

    “老吴,你知道后果吗?”杨如峰居高临下的看着老吴。

    “杀人偿命,罪奴认了。”老吴冲着杨如峰磕了个头,“但是我家老爷真的没杀人,那天晚上,也是老奴带着老爷去找的夫人的尸体。”

    “你个狗奴才。”曾招水气得起身一脚就踹在了老吴的身上。

    老吴被踹倒在地,但是他却很快跪直了身体,冲着曾招水磕了个头。

    曾招水还想继续踢人,但是却被杨如峰拦住了:“曾大人,律法不会饶恕他的,你稍安勿躁。”

    曾招水只能气呼呼的重新坐了回去。

    老吴冲着杨如峰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对着范喜宝磕了个头:“老爷,奴才以后不能伺候你了,你自己要好好的。”

    “老吴……”范喜宝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老吴却笑了,然后就看见他的嘴角慢慢的溢出了黑血。

    “老吴?”范喜宝的眼睛瞬间瞪大了。

    老吴却瞪着眼睛噗通倒在了地上。

    杨如峰的眉头皱了一下。

    柳嘉第一时间冲过去,将人反过来检查了一下,然后冲着杨如峰摇摇头,示意人已经死了。

    “老吴……”范喜宝呜呜的哭了起来。

    周围的人都一阵唏嘘,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老吴畏罪自杀了,事情似乎也就告一段落了。

    “便宜你了。”曾招水啐了一口,“要不然非要凌迟了你不可。”然后又看向了范喜宝,“你可真是好啊。”

    范喜宝急忙闭嘴,老吴是为了保全他才死的,他不能辜负对方啊,所以,他得活着才行。

    “大人,这人也不能轻饶。”曾招水冲着杨如峰抱拳,“我那妹子不能这么白死了,虽然不是他杀的,但是那老吴也是他教唆的,教唆杀人也是杀人,虽然不用死刑,但是最重可以判流放的。”

    “大人,我愿意捐出我所有的财产。”范喜宝急忙也磕头,大宣律法他也懂,的确可以判流放,但是如果交钱的话,可以免去流放之刑的,他现在的所有财产不过就是西宁城的产业,那都是明面上的,但是暗地里他早就储备了不少,足够他去别的地方东山再起的。

    “你……”曾招水气得语塞,因为只要不是死刑,那么就可以花钱减刑的。

    范喜宝只是将头磕在地上,不看其他的人。

    “行啊。”杨如峰却点头,“既然这样,那就按照律例来吧。”

    于是,范喜宝免了刑罚但是捐出了所有的财产,包括他住的范府,而范家的家奴们则收归官奴所,到时候会重新买卖。

    曾氏也终于入土为安了。

    “阿峰,怎么破了案你似乎还不高兴啊?”杨如槐拿了一根萝卜啃着,抬腿就坐在了杨如峰的书桌上。

    杨如峰却忽然手里多了一枚银针,照着杨如槐的屁股就扎了过去。

    “我去!”杨如槐吓了一跳,急忙跳开了老远:“你谋杀亲哥啊?”

    “这是桌子。”杨如峰撩了一下眼皮,“以后如果皮痒了,尽管来坐,真是记吃不记打。”之前就因为没事坐桌子,被他教训了好几次,其中有一次给他屁股上弄了点痒痒粉,足足让他痒了三天,那时候他哭天抢地的说以后一定改,结果也就改了几天。

    “我错了还不行吗?”杨如槐急忙摆手,“我真的错了,刚才忘了。”

    杨如峰笑了一下,不置可否,这家伙能改了,那太阳得从西边出来。

    “阿峰,说真的,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杨如槐咔嚓咬了一口萝卜,这是这次云芳过来的时候带的,大姐种的萝卜就是好吃。

    “我总觉得有些奇怪。”杨如峰凝眉,“老吴是跟范喜宝一起被抓的,他想要保住范喜宝的心思可以理解,但是,他的毒药是谁给他的?”抓捕的时候可是都有搜身的。

    杨如槐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你这么一说,的确可疑呢。”

    “还有,老吴的确会功夫,但是那曾氏身边的那个婆子也是会点拳脚的,更何况还有个车夫,那可是个有力气的男人,如果只有老吴一个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将三个人都杀了?”

    “你的意思,他还有帮手?”杨如槐的神情也凝重了,“会是谁呢?”肯定不是范喜宝,因为范喜宝是一点功夫都不会,长得还挺胖的,自己行动起来都不太灵敏。

    “这也是我忧心的地方。”杨如峰叹口气,抬手捏了一下眉心,“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吧,你现在愁死也没用。”

    “我知道,所以,还是只能从范喜宝身上找线索了。”杨如峰的手指轻轻的点着桌面,“我总感觉他是给自己留了后手的,绝对不会真的就此做个穷人的。”
其他书友在看:七魄之神不习惯晚安众神为敌颜宁的古代生活荣耀的华娱心机总裁套路深三界改命群问道笑苍穹重生之尹子墨我有点无敌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