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宋宅(一)

    齐世言看着薛凌道“你又何必在意,找上门来,终不过求个荣华富贵,现已得偿所愿,我又替你寻得一桩好姻缘,你我各取所需,有何不妥?”

    薛凌捏着手腕,也已想通个中关窍,她一开始不明白为何齐府身为前太子娘家,能在魏塱手底下安然无恙,原来都是表面风光。这齐世言,分明是早就想退,却唯恐魏塱生疑,苦苦熬了三年,直到自己送上门来为人作嫁。

    什么故人之子,什么义女名分,无非是怕妓女那盆脏水还不够泼,故意再添点六亲不认的话题给魏塱抓。倒是自己,以为是狐狸,结果被人当狗了。

    半是恶心,半是愤怒,她也不再假以辞色“齐大人好大的口气,你替我寻的姻缘。既然齐大人想做个明人,那我也不说暗话。烦请让夫人一直病着,她一日未愈,我便一日不嫁”。

    薛凌本是在想,齐清猗身边离不得人,自己要如何把婚期推晚一些才行,既然这齐世言先不仁,她也无需多义。干脆让齐夫人躺到死好了,这样还能随机应变,什么时候要嫁,什么时候再让她从床上爬起来。

    齐世言也听明白了薛凌的意思,这是要自己夫人帮忙拖延婚事了。他所求已到手,巴不得和薛凌早些撇清关系,听薛凌还想留在齐府,语气多有不悦“你还想留在齐府做什么?”

    “我不得替你保着外孙么。齐老爷”。薛凌转身将门带的哐当一声,不想再与齐世言争辩,此人面慈心狠,怪不得连自己女儿也不肯保。

    出了门,薛凌又记起无忧公主一事来。以魏塱的性子,当初必然试探过齐世言,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操持无忧公主和亲之事,此人一定知道点什么。但现下最要紧的是齐清猗的肚子,暂时分不开身查别的。

    想到此处,薛凌转身推开门冲着屋里人道“齐大人想是渴的厉害,随便什么人递一瓢水,就迫不及待的灌了下去。殊不知,饮鸩止渴,后患更甚”。说罢,门也没关,就走了。

    她没工夫跟齐世言纠缠,就决定先吓唬一下,别让这老东西又玩什么手段坏了事。

    齐世言听到这话,慢悠悠的走出来掩门。“饮鸩止渴”他想了想刚刚薛凌的神色,觉得有些好笑。

    这姑娘难不成还以为有什么能威胁自己的?终不过就是把非自己女儿的事情扯出来罢了。堂堂礼部侍郎给人当便宜爹,只会更惹人笑柄,并不会改变目前什么结果。还是赶紧和江家商量一下婚事,找个最近的良辰吉日打发出去,带上一家老小远归故里,万般皆休。

    走出不远,撞上迎面而来的齐清霏,此时,薛凌觉得自己看齐府谁都不喜,闪身避开走的飞快,任凭齐清霏在身后追着喊。这狗地方,多呆一会都烦,不如叫齐清猗早些回陈王府去。

    齐清霏追的锲而不舍,和她一道进了门。薛凌进屋就后悔,因为赫然看见齐清蔓在这里哭成一个泪人,齐清雨也呆呆的坐着不说话。

    她想转身出门,没奈何齐清霏硬拖着道“正好,正好,几个姐姐都在这。”

    齐清蔓见薛凌来了,一捂脸,哭的更是不能自已,爹爹被罢官,夫家来退亲,她觉得自己都没脸见人了。可惜从小养的恭谨谦顺,这会连句骂人的话也不会。

    齐清猗在这一个个哄着,见又来俩头疼的,强颜欢笑道“落儿也来了,坐了喝喝茶。”

    “喝什么茶,人家都要嫁到国公府去了,怎么看的上齐府的茶,她一来,大姐姐和五妹妹就偏着她,娘都处处让着她。现在可看出好处了?齐府都毁了干净。”齐清雨没好气的说。

    薛凌本没打算坐,奈何她就见不得人冤枉自个儿。这事,咋算也算不到她头上,怎么是个人都扣老大个锅下来。

    “怎么毁了个干净,我瞧清雨妹妹好的很。你要是喜欢国公府,我也可以带你一起去啊”。她坐下来,面不改色的倒了杯茶,又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才冲着齐清雨扬眉道。

    “落儿~”齐清猗急切的叫了一声怎么突然就说这么难听的话了。

    “带我去做什么,我又没一个出身妓院的娘,不会攀人家小少爷。”齐清雨气的眼泪都在打转。

    “四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齐清霏上来拉了一把。

    薛凌拿起一个茶壶砸地上,清脆的碎裂声将在场四人都吓的一抖,她一贯在府里低眉顺眼,谁也没料到这会突然发难。

    “你瞎叫什么,若不是你这个礼部侍郎的爹,我怎会有个出身妓院的娘,没准投胎到皇后肚子里,还得被人叫公主呢”。薛凌偏头看向齐清猗“大姐姐是想什么时候回陈王府,我看这里晦气的很。”

    “你…你还有脸缠着大姐,你你是该早些走…”。齐清雨回过神来,想骂,却发现自己什么下流话也说不出口,在那急的直跺脚。

    “快别吵了,落儿先回去歇着吧,我再陪陪母亲,明儿一早回王府。”齐清猗把齐清雨揽在怀里,急忙劝薛凌先走。

    薛凌看了看几人,心里头不屑全挂在了脸上。这齐世言也算老谋深算,连自己都骗过去了,怎么生的全是蠢货。

    可世上哪有人生来就老谋深算,你当他是个唱戏的,焉知他不是戏中人?

    既然明日才回,薛凌觉得下午也犯不着耗在齐府,有些时候不见苏凔了,倒不如去看看,顺便问问今日朝堂是个什么情况。薛璃那个兔子胆居然能请魏塱赐婚了。她还以为要在府里等江夫人来了废一番口舌才行呢。

    下午的温度十分舒适,春日太阳不烈,微风拂面,已经能闻到空气里的嫩草气息了。苏凔现在的宅子也好问的很,新科状元府,谁能不知道呢。就有人调笑道“小姑娘也是上门求状元爷墨宝的?”

    薛凌笑着摇了摇头,苏凔那张脸,配着恩科新贵的名头,可不是天天的宾客盈门,没想到,还能有女儿家亲自去就是了。

    一路问着,薛凌走的越近,脸色就越不好看。这苏凔现在的宅子,和当年宋柏府邸仅一巷之隔。

    可惜,昔日丹桂销已尽。

    。
其他书友在看:我在美国当爸爸银河列国纪降魔风云传仰望天际盛唐英雄之玄策传穿梭在阴阳两界的母亲冰黯上下杂货铺我不想当神王绝代战神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