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3-第二轮考核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这是心中升起的第二个念头,因为他有一种自己似乎能预感未来的事情的能力,虽然无法得到具体的答案,但是在某种情况下他也是能得到一些特殊的感官的。

    就比如现在的他会感受到这种环境下的异样。

    虽然其中大都应该是这轮回剑宗的入门考核有些奇怪的原因。

    毕竟第一轮才刚刚结束,而面对先前那般的威压,许多实力并非高出多少的人肯定是会十分的疲惫的,而现在看这个样子似乎是已经准备直接开始第二轮考核了。

    这肯定的有很大的不合理性的,毕竟在场之人的状态都是不同的,而且这里面的差距也是十分大。

    别人现在的布多的状态便是完美的,而有些地阶二级或地阶一级的人的状态却是很差。

    显然之前第一轮已然是让他们应付得十分艰难。

    当然,想到这后布多自然是又去看了一眼迟颜,发现对方的情况和自己差不多,毕竟第一轮的时候对方压根就没有受到什么压力。

    或者说对方是直接跳过了第一轮也不足为奇。

    这人完完全全就是在作弊的啊,而且还是这么光明正大的。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作弊者,这轮回剑宗的人甚至都灭有理会的感觉,就任由迟颜去了。

    当然,轮回剑宗的人也都是没有发现迟颜的情况,毕竟他们都是一副没有去关心这种事情的感觉,这人布多也有些意外。

    为什么?

    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轮回剑宗的人难道就不担心有人以这种方式通过入门考核吗?

    虽然在布多看来,真的利用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通过第一轮的也只有迟颜一个人而已。

    而其他通过的人都是实力在地阶二级以上的,虽然地阶一级的也是有那么几个,但是那些都是实力在地阶一级的巅峰,很快就能突破到地阶二级的存在。

    那些地阶一级中普通的存在一个都没有,就更不用说什么实力连地阶都没有达到的人了。

    不过因为现场的人数不少的原因,所以迟颜这个普通人也没有被其他人给发现,现在依旧是在这里,和他们这群人跟着那名老者向着第二轮考核所在地的方向前进着。

    不过真说起来的话,这迟颜要是能通过入门考核的话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在这轮回剑宗里面自己认识的也只有和他一起来的这四个人了。

    而那个晴子,布多到现在也和对方不熟。

    虽然布多知道其中的原因还是因为那场误会。

    想到那场误会布多有是觉得很不舒服,毕竟自己大清早的跟了那么远的路去救对方,救过对方甚至两个谢谢都没有,还把自己给当成了要(敏感词汇)的对象了。

    他是这样的人吗?

    不管是从外表还是自己的言行举止,自己都是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好人好不好,怎么可能会做那种猪狗不如的事情?

    不管无奈归无奈,就目前而言,布多也是觉得自己和对方解释清楚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他完全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和对方说清楚,这简直比之前叫醒对方还要艰难的好不好!

    这么说起来的话,布多宁愿对方就那么一直昏迷不醒的,至少那样的话也不会净说些不该说的话,而且开口就是那般狠毒,让他和迟颜都陷入了那样的境地之中。

    没多久,布多这群人就来到了目的地,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地方,也就有着一些花花草草什么的。

    这让布多也是有一种他们不是来参加考核的,而是来游山玩水这样的感觉。

    有这种想法的不仅仅是布多,还有那些一同来参加考核的人也大都是这样的心态。

    也不知道这第二轮考核是什么样的、

    布多对于这轮回剑宗的考核的方式也是感到有些奇怪的。

    毕竟这要是说只看实力的话,那这样的要求也未免太高了。

    毕竟第一轮就淘汰了地阶一下,而且地阶一级的也是被淘汰的大半,这样的淘汰率实在是太盖了。

    想到这布多又不由感慨这这里的人的实力也不一般。

    毕竟现场的人的年龄都没有超过二十五岁的,当然,年龄在二十岁以下的却只有布多这五人而已。

    不过这也是十分正常的情况,毕竟二十岁不到就要有地阶一级巅峰甚至是地阶二级的实力,这实在是有些困难的。

    “好了,现在按年龄分开两队,二十岁及二十岁一下的人到这里来,二十岁以上的人到这边来。”布多正想着到这个时候会不会还是单纯的看实力来淘汰,那带着布多这群人老的老者便出声说道。

    于是布多五人就站到了人群的右侧,也就是那老者所在的地方,而其余的246人则是站在了左侧,及另一个轮回剑宗的长老的那边。

    “你们跟我来。”而那老者在看了眼布多等人之后就带着他们五人向着一个地方走去了。

    竟然没有对迟颜的有什么质疑。

    在发现对方似乎直接无视了迟颜之后布多也是有些无语,这是什么情况,对方跟没有看见迟颜一样的。

    要知道迟颜站在这里,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对反似乎对此没有什么表示!

    这让布多有些发愣。

    不过没有多少时间让布多去想这些有的没有,现在的布多也是跟在了那老者的后面,和迟颜他们一起慢慢的走着。

    在布多看来,他们这群人应该和其他人有些不同,在即将面对的入门考核的面前,毕竟他们的年龄都比较小。

    而且他们这群人还是专门从别的地方赶来的,至于那个晴子的话,也是因为布多的原因才会选择加入其中的。

    所以在布多看来,这里的入门考核一般都是不会出现到达了第二阶段还能留下的年龄在二十岁一下的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的话,那么迟颜的情况也是好解释了,为什么对方直接无视了迟颜,原因也是因为他也就很久都没有遇到过能参加第二轮考核的人了,在他手上的,每次在经过了第一个阶段之后他就会变得无比的寂寞,只能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

    而现在的他却是能和这群人一起。

    这可不只是一个两个,而是五个,整整五个人啊!

    所以他自然是不会去追究为什么会有个普通人出现在这群人中的。

    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他们之后能通过第二轮的考核的话,那就没有问题了不是吗!

    就这样,布多等人跟着那老者走了数千米的路程,这让布多有些意外,毕竟不管的参加个入门考核而已,竟然还要走这么远的路。

    而且最关键的还是这个老者似乎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就这么慢慢的走着,这让布多也是有些无语。

    虽然布多还没有看出对方的实力在什么程度,但是凭借之前以一己之力压下那么多的人,这实力也不会低到哪里去吧!

    而就是这样的存在,在赶这数千米的路途的时候竟然只是怎么慢慢的走着。

    虽然布多知道其中的原因是有另一边的人是数量是很多的原因,但是他总感觉事情并非是这么的简单的,这其中肯定是会有一些其他的事情的!

    当然,布多是没有办法猜测到那老者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愿意这么快的就将这段路程给走完的。

    毕竟以后的话,估计也都是他一个人这么的走了,所以现在的他也是在好好的珍惜,不想让这段时光就这么悄然的流逝。

    不过就算那老者的速度是很慢的,可这距离也不是很长,所以布多等人也是在花费了一些时间之后就来到了目的地。

    来到目的地之后布多却并没有从这里感受到一些应该会出现的感觉。

    没有什么奇特的事物,也没有什么令人震惊的场面。

    眼前的景象就是一个渐渐单单的悬崖,而悬崖之上有着一条连接着另一个悬崖的索桥而已。

    这,这所谓的考核不会就是从这什么走过去吧

    布多的心中忽然就升起了这样的想法,虽然听起来很荒唐,但是就目前看来,这似乎就是这个样子的了,没有别的可能了吧。

    因为这里除了这个悬崖和索桥之外,也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所以这是个什么情况,难怪之前就觉得这入门考核很奇怪,现在再看来,都已经不能用奇怪来形容的,这简直就是无厘头啊。

    毕竟这入门考核在布多看来也太过容易了,只是从这上面走过去的话,就算是迟颜这个普通人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或者说只要不是什么患有恐高症之类的话,想要过去也是没有一点难度。

    难不成是这个对于二十岁以下之人的入门考核就是这么的简单?

    布多的心中也是冒出了这样的念头,而这样的念头自从出现之后也就难以抹去了。

    当然,这对于布多来说也没哟什么大不了的,虽然他没有办法站下厨自己惊为天人的实力了。

    不过既然这里的人也只有他们这几个的话,那展不展现也都是无所谓的。

    毕竟这样的话又没有多少人回来看,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样的事情布多也是不敢兴趣的,说起来布多还是打算在别人面前好好的耍耍帅,结果,毫无意外的就直接是失败了啊。

    而且这种失败还是在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是结束了

    而这样的布多自然而然也是希望这考核能快点过去,这样的话他就能进去这轮回剑宗了。

    本来想玩玩的,不过还没有完成,所以布多的注意力又是放回了他最初的目的上,那就是快速的提升实力。

    虽然一般人都是希望这样的,但是那些人这样的感觉却不会有布多这样的强烈,毕竟对于布多而言,他现在的处境也不是什么能优哉游哉的时候,用祸首眉头之类的话来形容的话也是不足为过的啊!

    “好了,你们的考核就是在这里开始,考核的内容便是从这索桥上走过,到达对面,然后取来一朵橘子花,交到我的手上就算通过了考核,而后也就算是我轮回剑宗的外门弟子了。”

    就在这时,见布多等人观察了一番周围的环境之后,那老者便缓缓的开口,将这第二轮考核的规矩都是说了出来。

    布多听了之后也是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地方,反而还是一种十分正常的感觉,虽然和他所想的在细节上有些出入,但是大致内容都是一样的。

    在这条长五百多米的索桥上通过,然后到对面那什么花,再然后就是回来。

    不过布多也是从对方的话中听到了一些意思,那就是这场考核是不会保证生命安全的。

    虽然是地阶以上是能飞行的,但是这种飞行是有一定的限制的,就好比在这地方,因为太高的原因,所以飞行能力即便是是不会有什么作用的。

    而在这里如果是掉下去的话,在接近地面的时候也没有办法控制到自己的状态,所以换句话来说,只要在这上面掉下去的话那就是十死无生的情况!

    这有些刺激啊。

    虽然布多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即便他不能飞,可是依旧是能利用空间系魔法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毕竟空间系的位移即便是在一些有干扰的地方依旧能使用,就更不用是这区区的高空之上了。

    不过其他人嘛,就不会有这种情况了,特别是迟颜,他一个普通人,如果真的失手了的话,不,是失脚了的话那也就会变的十分的危险的。

    如果真的有那个情况出现,可能布多在之后的时光里也只能将对方放在自己的心中了。

    想到这里布多又是去看了眼迟颜,他先去劝劝对方的,毕竟为了加入这什么轮回剑宗这么去做的话也是十分不值得的。

    毕竟这东西实在是太危险了,就从这里看去,这索桥之上的情况也不是很友善的,至少这桥在高空的风中是摇摇晃晃的,而且也没有什么能够轻易扶手的地方,所以真的要上去的话,危险程度可不是一般的低。

    不过当布多看到迟颜的表情之后就直接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对方现在的情况似乎是很好?

    没错,是很好,就这么看来,对方完全没有什么因为要面对这种情况而有的担心的感觉!

    这是什么鬼?

    看着对方这个样子,布多自然是没有什么办法去劝说对方的想法了。

    对方这个样子,只会有两种可能,一是因为对方压根就不担心走这索桥,而则是对方那压根就没有走这索桥的打算。

    当然,如果说是让布多去猜测的话,他一时之间也是难猜出什么东西来,所以也只好这么看着,希望对方不要做出什么傻事吧。

    当然,迟颜的情况很稳定,而李月和李希的情况却是有些问题了。

    布多所想到的她们自然都是能想到,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是十分的犯愁,这要怎么办?

    所不害怕那自然是假的,她们现在的情况可是无比的担心的,毕竟对于他们来时,别说要走这种地方,这地方就算是她们都没有来过,甚至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

    所以

    这要怎么办?

    她们当然是要参加这个入门考核的,虽然对于这东西来说也不能算得上的害怕,只是对于这种环境有些难以忍受。

    她们知道,通过这个入门考核是不难的,但是在这种事情的前提下确实要战胜自己,让自己能够走上那道索桥。

    而不同于李月和李希,一旁的晴子似乎完全没有对这样的情况感觉到害怕,这让布多不由对对方刮目相看。

    等等,不对劲啊,这人在刚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和迟颜不是被吓得那个样子了吗,为什么现在却是和没事人一样的,她的胆子有这么的大吗?

    不过虽然是觉得不对劲,但是布多也没有没有办法去反驳对方或是去问个清楚的样子,毕竟自己和对方之间的关系也是十分的微妙的。

    是被误会的微妙,虽然这并非的不是想要的,但是没有什么办法,如果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管的话,那后果也可能会变得有些难堪。

    所以现在现场的情况也是十分的明了,他们这群人的情况是很清楚的。

    不管就算是这样,布多这几人也没有率先出发的人,都是看着其他人,没有人愿意先走上那索桥。

    于是现场的情况就变得有些耐人寻味了。

    毕竟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这第一个上去的人就更小白鼠一样的,所以谁都不想上去,可是这样的话也是不行的啊。

    毕竟是一个入门考核,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而且这入门考核的时间也是有限的不是吗!

    都要到晚上了,太阳也快要落山了,这考核竟然都还没有开始。

    这也太扯淡了那,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老者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现在却是是这样的,所以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真说起来的话,他也是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来带人参加考核了,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也无法做出好的也对的方法。

    这,这该如何是好啊,臣妾也做不到

    在发现这种情况已然是会成为定局之后布多也是不急,直接找了块看起来不错的石头坐了下来。

    再怎么说他也是不着急的,与其在直接过去然后回来,倒还不如在这里看着她们这既然。

    反正他也不差这么一点时间,当然,主要还是因为他就算是通过了这个考核,也还是要等其他人的。

    所以,她们偶读不走我为什么要先走?

    布多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而坐在这里的,虽然这样的行为让布多自己也是有一种无语的感觉,但是问题不大不是吗。

    “你们在此地等候,待我去悬崖对岸摘来一朵橘子花。”好在这种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迟颜似乎是准备出发了。

    他要当第一人,他要开始这一轮的考核了!

    所以对方是有把握能通过这索桥吗!

    见迟颜这个样子,布多的心中也是出现了这样的猜测,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之前迟颜给予布多的惊讶确实不在少数,或者说这人是布多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为意外的存在的。

    其他的东西,就算是很不同寻常,就算是再与众不同,可是和迟颜比起来还是有诸多的不如的!

    当然,这也更加加深的布多认为对方就是这个世界中的主角的感觉。

    这样的想法其实也不难出现,毕竟他自己的身份就十分的特殊,从一个普通人开始,然后变成了自己世界中的主角。

    而且他在写小说的时候也是会十分频繁的去接触主角这个设定,所以现在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比较正常的。

    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有什么系统之类的东西

    比较这么一个普通人,就算是有着主角的身份,可是这也不足以支撑对方获得这般的成就吧!

    如果对方没有系统的话,那会是什么东西在帮助着他呢?

    而这一点也是布多想不通的,对方并没有什么出奇的能力,可偏偏是这样,却还是这这么多事件中过得如此的欢快。

    这简直就是逆天,完全逆天的感觉啊!

    为什么我这个主角就不是这个样子的呢

    在看,迟颜已然是走上了索桥之上,因为还只是在悬崖的附近,所以摇晃的感觉也不是很明显。

    但是仅仅是这种程度,布多等人就有一种迟颜已然是无法站稳的感觉。

    虽然迟颜本人还没有露出什么表情,但是在悬崖上的布多等人却是有一种迟颜可能在下一秒就会掉下去的感觉。

    这让他们也是十分的担心的,毕竟这东西实在是太吓人了。

    当然,其中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迟颜只是个普通人的关系。

    毕竟身为一个普通人的话,对于这种情况的应对肯定是不能和有能力者那般的。

    而就在布多等人的关系与担忧的目光中,迟颜却是在上了索桥之后就没有停顿,直接走到了索桥的中心对方!

    在哪里,索桥的摇晃也是最为剧烈的,这一点即便是这么看去也是不难发现。

    而在索桥之上的迟颜自然也是这个模样,他站不稳了。

    在这索桥的摇晃中,迟颜已然无法站稳,只能跟随着不断摇晃的桥身而摇晃着,似乎稍有不慎就会被甩飞出去!

    看着这样的画面,布多的心似乎是被什么给揪住了一般,无法平静下来!

    ()
其他书友在看:艾尔亚的黎明诸天游戏之旅随身空间:兵王的异能小媳妇(战神媳妇有空间)重生之修真弃少小太监纵横大明我在峡谷当大佬长晴重生之女主了不起这个丫鬟不简单剑心之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