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83 匆匆

    孙猴在海城又待了一天,刘立杆去工商局,领到了海南京海房地产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孙猴把执照复印好,和刘立杆他们说,好了,这一次我可以说是提前完成了任务,我以为要在海城待一个多星期,结果待了三天就可以,明天我可以回北京了。

    “我在北京,等着你的好消息,再来的时候,就是大部队了。”孙猴和刘立杆说。

    孙猴订了第二天中午回北京的机票,当天晚,他要请大家吃饭,刘立杆打电话通知了张晨,张晨挑了个空,借了曹国庆的自行车,特意跑回文明东一趟。

    顾淑芳看到他,“咦”了一声,奇道:“你怎么现在回来了?”

    张晨和顾淑芳说,我回来告诉你一下,晚不回家吃饭,另外……

    张晨本来想说,我也想你了,忸怩了一阵,又没有说。

    他估计吃完,李勇和谭总、孙猴他们,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大家都知道他今天没事,更不可能放过他。

    张晨和顾淑芳说,今晚,可能会很迟才回来。

    顾淑芳摸了摸张晨的脸,和他说好,不要喝太多酒。

    张晨嘴里应承,心里想的却是,这应该是不可能的。

    两个人拥抱着告别,张晨就有些耍赖,不肯离去,还是顾淑芳笑着把他推开,嗔道,走吧,别这么没出息,又不是生离死别。

    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陈启航接到一个电话,是孙猴的女朋友打来的,她在电话里,急急地告诉陈启航,孙猴的爸爸住院了,具体什么病情,现在还没确定,你让孙猴马回来。

    陈启航放下电话,马去找孙猴,李勇的办公室没有,到了楼,看到孙猴和刘立杆、谭总正站在电梯厅里聊天。

    陈启航把电话的事和孙猴说了,孙猴一听就急了,也不管有没有机票,急着要去机场,谭总赶紧说,我送你去。

    陈启航和刘立杆说,我跟谭总他们去,你叫李勇,骑摩托过来。

    刘立杆说好,进了电梯,刘立杆在陈启航他们公司那层停下,其他三人,直接去了一楼。

    刘立杆拨打传呼台,给张晨留言,和他说孙猴要走,让他直接去机场。

    挂了电话,刘立杆和李勇,也急急地下楼。

    孙猴他们赶到机场,好在晚八点四十去北京的那趟航班,还有票,孙猴买好了票,张晨和刘立杆他们三个也到了,看着一大帮围着他的好兄弟,孙猴抱歉地说,晚的饭,只能先欠你们了。

    陈启航骂道,这个时候,还什么饭不饭的,不吃这餐,我们会死啊。

    “会,我会饿死。”孙猴看大家的表情很严肃,反过来笑道:“没事啦,我媳妇那个人,就是喜欢大惊小怪,等我回到北京,说不定老爷子都已经出院回家了。”

    但愿吧,李勇抱了抱孙猴。

    谭总看看时间还早,就提议到外面的机场路吃点东西,孙猴说好啊,飞机的东西,不是一般的难吃,走走走,最后再来点海南风味。

    他们到了机场路,李勇提议吃火锅,反正时间还来得及,孙猴马反对,他说不要,吃完火锅,身都是火锅味,还是麻辣的,这了飞机,要是边坐个美女,岂不亏大?

    李勇骂道,那要是个四川美女,我姐那样的,你不是赚到了,闻到这麻辣味,你就有机会了。

    “拉倒吧,大学几年,我硬生生从一个吃榨菜都会辣出眼泪的人,陪吃到了吃火锅必点红锅,也没吃出机会。”

    孙猴这样骂着的时候,看了看刘立杆,大家都笑了起来。

    最后,孙猴还是选中了那天,刘立杆和黄美丽吃过的那家粉店,他说,来一碗汤粉,再来几块文昌鸡,就很不错。

    五个人进了那家粉店,谭总和李勇抢着,最后还是谭总占了风,他点了六碗汤粉,和一桌子的冷菜,点完又跑了出去,大家都不知道他出去干嘛,过了一会,他回来了,手里提着一只烧鹅,和两只装鱼的腰盘那么大的红花蟹。

    李勇叫道,厉害啊谭总,你哪里找来的好东西?

    谭总嘿嘿笑着,他说:“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卖潮州烧腊的,他们的烧鹅和冻蟹不错。”

    大家围坐在一起,没有喝酒,而是一人一瓶可口可乐,喝了起来。

    吃完了饭,六个人重新回到候机厅,陪着孙猴去办了登机牌,孙猴看看时间,已七点多钟,和他们说,你们都回吧,我进去眯一会,反正这海城,以后我会经常来。

    大家把孙猴送进安检,就此分手,谭总送陈启航和李勇回公司,刘立杆把张晨带到了望海楼,他骑到工地开向五指山路的那个门口,想转进去,张晨叫道,把我放下,你走吧,他知道刘立杆要去刘芸那里。

    张晨朝办公室走去,“张晨哥!”有人在身后叫着,还按响了一串的铃声,张晨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义林,义林骑到张晨的身边,把车刹住,跳下了车,张晨问他:“你现在练得怎么样了?”

    “可以和曹师哥对打了。”

    “赢多还输多?”

    义林不好意思地说:“每天还是输,他不注意的时候,我能够偷袭成功,赢过一两次。”

    “那很不错了,毕竟他是大人,身高就比你高那么多,加油,我看好你,义林!”

    义林说了声谢谢,翻身车,猛蹬几下,又从车跳了下来,他已经到了练习馆的门口。

    看着义林的背影,张晨心想,明天要提醒一下曹国庆,对打的时候,应该不时地就卖个破绽,让义林多赢几次,这样可以鼓励他的士气,张晨又想,小武要在,他一定会反对自己这么做,在小武看来,训练就是实战,这里人让你,出去可没人会让你。

    张晨搞不懂,到底是自己对还是小武对。

    张晨去几个工地转了转,一切正常,没什么状况,张晨回到办公室,把需要带回去的单据整理好,放进包里,他决定早点回去,给顾淑芳一个惊喜。

    这时间点,海秀路靠望海楼和海城宾馆这边的人行道,都是人。

    那些站在路边的叮咚们,施展了自己所有的魅力,和人调笑或有些戏谑地讨价还价,这种戏谑,谈着谈着就变成真的了,男的转身走,女的跟在他后面,如果确认对方是大陆来的客人,住在周围的宾馆,她们会干脆大方地挽起他们的手。

    没有人会理睬张晨,这个每天来去,从她们面前经过的男人,是熟面孔,但她们都当他是空气,她们知道,这家伙哪怕是喝多了,也不会是她们的客人。

    连那些擦皮鞋的浙江老乡,也没人会招揽他的生意,他们知道,这家伙虽然每天晚皮鞋蒙着一层灰尘,一看就知道是在什么工地出没的,但他每天午,经过他们面前的时候,皮鞋都是锃亮的。

    他妈的,要是人人都像这个家伙这么勤快,那我们擦鞋的,就连汤也喝不起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男人的后面有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连鞋都不允许他在外面擦,每天早,在做早餐的空隙,她会把他的皮鞋,顺带着细心地擦拭干净。

    张晨快走到海城宾馆门口的时候,眼睛一亮,然后闪到一棵椰子树后站着,他看到顾淑芳正穿过那个三角地带,朝这边走来,顾淑芳走路的时候挺起胸脯,下巴微微地抬着,目不斜视,神情有些高傲,张晨就是走得很近,她也不一定会看到他。

    张晨等着,他朝左右看看,搜寻周围有没有熟人,他决定在顾淑芳走近的时候,吓她一跳。

    但顾淑芳并没有走近,她走到海城宾馆的门口,朝两边看看,转身踅了进去,张晨感到奇怪,这个时间,她到海城宾馆来干什么?

    这里面会有什么,她需要去的去处?
其他书友在看:刺客伍六七与逸二三长生指南天河牧羊人我身体里有仙魔重生九零美好家园仙境奇缘:龙女与梦穿越之异世豪情武道寻踪华娱之崛起万界最强圣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