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父母造访

    九月下旬,向往和胡冰清已经达到热恋期。

    两人整天腻歪腻歪在一起,如胶似漆。感觉他们中间的空气像是被抽空了一样,十八匹马都拉不开,而且他们完全视同一屋檐下的其他人如无物。

    不得不说胡冰清作为一个老师,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她的引领作用完全跑歪了,这样会教坏小朋友的。

    向往每天都会变得花样给胡冰清做早餐。什么港式甜品,澳式月饼,蛋挞等等,还是一个月不带重复。龙吕季三人若要想吃一口,那都要向胡冰清请示,只有得到胡娘娘的批准,那能动口。

    吕骁勇说爱情的力量简直是太可恶了。

    胡冰清和向往都已经见过家长了。不过此家长非彼家长。胡冰清他们学校有个同学的家长得了乳腺癌,两人一同前去医院看望那个家长。

    总之一切的一切都在表明,这对小情侣处于恩爱热恋期。

    九月二十九号那天,向往把大家召集在601的大厅里说是有一则重要消息要向大家宣布,把大家给惊到了。

    “各位兄弟姐妹们,现在我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向大家宣布,希望你们能做好心里准备。”

    大家看着向往那一脸兴奋激动地表情,很容易想到他可能要宣布婚讯。毕竟国庆长假到要了,热恋中的男男女女很容易冲动做糊涂事儿的。

    “大声向全世界说出你的心声吧,向往,耶稣会祝福你们的。”季纯满血复活后,又开始恢复了魔女的常态。她有些兴奋,如果自己姐妹要结婚,她是第一个要伴娘。

    “向往,你可要想好了。冲动是可以,但你要负起责任啊。”龙伟很诚恳的劝说道。龙伟觉得向往和胡冰清闪婚也不是行,只是怕两人可能缺乏足够的了解,婚姻可能没那么牢固而已。

    “我不管,反正我要当伴郎,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当过伴郎的。”吕骁勇兴奋得就跟自己结婚似的。

    “我想告诉大家的消息是:十一长假我父母要造访我们公寓!”

    “啊!这算什么鬼消息?”季纯心里扑了个空,脸上的兴奋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向往父母想趁十一国庆长假来深圳看望他这个宝贝儿子的这事儿,其实早有铺垫了,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

    在惊魂之夜那个晚上,向往父亲把向往打下床的那个电话,说的就是打算今年国庆来深圳探望他。

    一直以来,向往对此事只字未提。起初是因为一来他打算要搬走,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二来之前还是父母的打算,还并未正式决定。

    在接到自己父母电话通知正式来深圳游玩时,向往心理甭提有多高兴了。

    在深圳的这些年里,他一直邀请他家二佬来深圳游玩,他的诚意终感动天感动地,却没感动二佬。如今二佬却主动要求来深圳探望自己,叫他如何能不激动呢。这才是向往激动的真正原因,而并非大家所想的闪婚,他和胡冰清还没走到那一步呢。

    向往在昨晚确定了父母要来深圳看望自己后,才正式向大家正式发出通知,于是才有把大家召集到大家的这一幕。

    通知室友的举动不仅是出于礼貌,而且是势在必行的,因为2016版的《601协议》第八十八条规定:如果有亲朋好友来公寓探访时,当时人必须知会其他室友。同时其他室友必须以礼相待,以诚相待,以心相待。

    接下来,向往把自己父母的情况简单向龙吕季胡四人介绍了一遍。

    向往很害怕四人对此事儿会有所芥蒂,毕竟现在的年轻人和长辈间是有代沟存在的,尤其是这个患有社交恐惧症的吕骁勇。

    但是向往想多了,自己的朋友们其实完全不介意。尤其是吕骁勇,当他得知向往的父母从湖北老家带了很多特产过来的时候,他是当场手舞足蹈的,像发了痒颠风一般。

    吕骁勇还很兴奋地对向往道:“向往,不要等到国庆节了,叫叔叔阿姨带着特产今晚就飞过来吧,我可喜欢吃你们湖北的油焖大虾,梁子湖大闸蟹这些水货了。”

    从这点来看,这个水货吕骁勇的社会焦虑症是选择性的,他对于给带来美食的那一类陌生人从来不排斥,不害怕,不焦虑。抓住了他的胃就解除了他的焦虑。

    龙伟也向往打包票道:“向往,您放心,我一定亲自下厨,为叔叔阿姨送了一桌丰盛的宴席,让他们吃好喝好。”

    清纯姐妹也表达同样的欢迎,她们对向往道:“向往,我们一定会要拿出深圳最高的欢迎仪式接待叔叔阿姨。而且必定会鞍前马后,事事躬亲 ,让他们享受****般的待遇。”

    朋友们的话语很让向往感动,他们完全没有把自己的父母当作外人,这种感觉让他觉得特别的暖心。

    2016年10月1号那天向往奉旨前去宝安机场接驾了。

    离开家之前向往对龙吕季苏四个朋友那是千叮万嘱,有两件事情一定不能让他父母知道。

    第一件事是不能让父母知道胡冰清是他女朋友。

    这事让胡冰清表示很困惑,她很不理解,她当着众人的面质问向往道:“怎么?向往,很我拿不出手吗?见不得你父母吗?你可是见过我学生的父母的人了!”

    向往见胡冰清要生气了,赶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清清,你先听我说!不是你的问题,而是我母亲问题。我母亲在家里看到相亲节目里的男女嘉宾牵手成功,那都能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就跟我结婚一样。若是她知道我有女朋友了,那不得当场催婚逼婚啊,相信我,这事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麻烦事儿!”

    胡冰清听了向往的解释后,心里虽然有所芥蒂,但最后还是勉强点头同意了。她们的感情确实还没到见家长那一步,倒不如以一个朋友的身份见见未来的公公婆婆,看看他们是什么的人,也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

    向往交待的第二件事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向往父母知道自己在外面抽烟,尤其是他母亲。

    向往的父母都是老师,从小到大,他母亲都对他管教甚严。抽烟是其中一项禁技,向往把它叫禁烟令。向往没有抽烟的嗜好,但常年出门在外,各种社交应酬,偶尔不得已会抽一两根。

    “向往,你也成年了,抽烟还不敢让家人知道?你就这么怕你母亲?”龙伟觉得不可思议地问道。

    向往冷笑了一下,回道:“这么跟你们说吧,别说抽烟。小时候,有一次我把我的作业借给我的同桌抄,我母亲知道后,把我骂得都直接把我那头上戴的帽子都被能吹飞了。”

    “太夸张了吧?”连胡冰清都觉得有点不思议。

    “我不骗你们,你们见到我母亲自然就知道什么叫每个优秀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能吹飞帽子的女人!”

    向往在众人面前并没有故意夸大其词,她母亲的严厉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如果真让自己母亲知道自己在深圳炫技抽烟,以向往母亲那严厉的性格,棍棒相加都完全有可能。

    听向往这样一说,大家都纷纷点头理解。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修仙靠复制凡人修仙纪实剑仙归来混都市重生军婚之报告首长我不当反派啊太古狂帝尊我要吃手机红包修仙群我,超无敌超级无敌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