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5章 被利用的一枚棋子

    似有些不忍心,张恒博稍微松了一些力气。

    “咳咳~”

    好不容易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夏小雨,无力的瘫在他的怀中,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就在刚才,他居然对她,动了杀心。

    “张恒博,你t是不是疯了!”

    以前的他,从不会这样。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怎么会杀你呢,要杀,也要杀,让你牵绊之人。”

    她所牵绊之人,是……

    “张恒博,你到底想怎样?”

    她抬头,看着他,眼底的恐惧弥漫,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他一定会说到做到。

    “我要你,离婚,和我结婚!”

    为何,他会如此执着,和曾经的他,天壤之别。

    “张恒博,你,变了。”

    是的,他变了,他从那个阳光青春,意气风发的少年,变得心狠手辣。

    “因为你,所以,我才成了如今模样。”

    他的声音,突如其来的疲惫。

    “是因为我吗?”

    她有些迷茫。

    “陪我坐一会吧。”

    突然,张恒博松开了她,好似,很累一般。

    “好。”

    夏小雨没有拒绝,或许,真该好好聊聊。

    上一秒,两个人还有心试探,争锋相对,下一秒,却又心平气和的坐在沙发上,真是让人琢磨不透的转变。

    “张恒博。”

    “嗯?”

    “我们,有很多年,没有这样坐在一起了吧。”

    “七年。”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七年了,一个人,能有多少七年的青春可浪费,在这分别的七年之中,每一天,都是煎熬,可是,真的相见之后,这七年,好似光阴似箭,眨眼的功夫,物是人非。

    “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出国的真正原因了吧。”

    “没什么,惹了一群,惹不起的人。”

    “是因为,我母亲吗?”

    “嗯。”

    他语气轻松,好似没将此当一回事。

    “那现在,为何回来?”

    “因为你!”

    他看着她,好似在看一只准备扑抓的猎物一般。

    “难道,现在不怕那些人了?”

    “不怕。”

    “为何?”

    “因为,我现在成了,他们惹不起的人。”

    “什么意思?”

    “你以后,就知道了。”

    这番对话,夏小雨一脸不解,总感觉,张恒博有什么事情,瞒着她,既然,他不想说,她也不会强求。

    “你的恩情,我会还你!”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你还我恩情,而是,你嫁给我!”

    他的目的,不会因为其他原因而改变。

    “若如,在我没有结婚之前,或许,我会同意,嫁给你,可是现在,我已经嫁人,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所以,我不会同意,嫁给你。”

    “小雨,就算,他根本不喜欢你,只是利用你,你也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

    张恒博莫名其妙的说出这句话,让她摸不着头脑。

    “我不懂,你说的什么意思。”

    “胡维诚,没死。”

    听此消息,夏小雨一脸震惊。

    “你,怎么知道?”

    “巧合知道,而已。”

    他漫不经心,好似,这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事实也是如此。

    “是你?”

    夏小雨怀疑,是他,造成了胡维诚车祸。

    “不是。”

    虽然被误会,可是,他一脸坦然。

    “那是?”

    夏小雨继续询问,因为,她知道,她能从他这里,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是胡维诚,自己设计了一出好戏。”

    “什么意思?”

    “胡维诚,原本是胡家继承人,因为他前妻和孩子丑闻缘故,被逐出胡家和胡氏集团,现在,前妻已亡,他想要正大光明回到胡氏集团,只需摆脱两个孩子便可。”

    夏小雨微微皱眉,似有些不信。

    “你的意思是?”

    “他是不是已经将孩子抚养权全权交给你了。”

    “……”

    “看你表情,看来,我猜中了。”

    “……”

    “若如我猜测没错,他第一步,将孩子抚养权交给你,那第二步,就是和你正式离婚。”

    张恒博空口无凭,夏小雨不信。

    “我凭什么相信你。”

    “明日,你可以关注一下各大头条,将会出现,胡家大少胡维诚和尹家大小姐尹娜,订婚的消息。”

    “……”

    “而你,夏小雨,只不过是,他请来当孩子的监护人,而已。”

    “我想知道,你为何知道这些。”

    “很快,你便知道答案了。”

    张恒博卖关子,不该说的,他依然没有说,随即,拿起他刚才放在桌上的水杯,准备抿一口,却不想,祸从天降,一个花瓶,砸中了他的头。

    “啊呜,该死,是谁!”

    他捂着头,往楼上望去,发现,是两个小男孩。

    “干妈,快跑!”

    超可乐手里又拿起一个花瓶,又向张恒博砸去。

    第一次,没有防备,所以,被砸中,这第二次,显然,没这么好运。

    “该死的,臭小子,看我……”

    张恒博起身,作势要去抓他们。

    “啊啊啊,天佑,快跑!

    似怕张恒博上来揍他们,两个小孩吓得,撒腿就跑,躲在房间,将房门反锁,然后,耳朵附在门上,偷听门外的动静。

    就在这时,夏小雨突然抓住了张恒博的手。

    “头受伤了,就坐下,别动,我给你包扎。”

    “但他们……”

    “你一个成年人,还和孩子计较不成!”

    “不是,但……”

    “坐好!”

    夏小雨直接将他按坐在沙发上,她始终欠他的,她必须要还,不管是救命之恩,还是其他,所以,在她没有还清之前,她不会让他出事。

    “这两个小兔崽子,没少给你添麻烦吧。”

    “不,他们其实很乖!”

    “拿花瓶砸人,还乖,小雨,你逗我呢!”

    “或许,他们看见你伤害我,才下如此重的手。”

    这叫什么,因果报应。

    “嘶,好痛!”

    “不好意思,我尽量轻点给你包扎。”

    “我记得,你不是学医的吧,怎么学会包扎了?”

    “哦,我去宠物店上过班,所以,给畜牲包扎过。”

    “夏小雨,我觉得,你在间接骂我是畜牲。”

    “不是,我觉得,你连畜牲不如。”

    “你……”

    “别忘了,你刚刚想杀我。”

    这叫什么,女人超级记仇!

    “如果,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胡维诚只是把你当一枚棋子使,做出抛妻弃子的事情,你可以嫁给我吗?”

    “……”

    “我不介意,你带着胡维诚的两个孩子,嫁过来。”

    “张恒博。”

    “嗯。”

    “你知道的,我喜欢上一个人后,便不会再喜欢另外一个人。”

    “你心里还有我。”

    “有,但,没曾经那么重要了。”

    曾经,张恒博是她命,如今,却不是了。

    “我不会放弃的。”

    张恒博立下旗帜。

    “包扎好了,如果没事,你快走吧,这次,孩子向你砸花瓶,下次,我可不知,会不会拿刀扔你。”

    “你,担心我。”

    “不是,我怕你死在我家里,连累家里的小孩。”

    “我今天才发现,你很喜欢小孩。”

    “因为,小孩的世界,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权妃天下第五次开始的世界大汉宫卫云守月,我守你我真不是鉴宝师锦鲤不等闲:驯夫正当时绝世宠妃之名门长女斗破苍穹之丹药帝国鸦飞雀乱的1988国民老公有点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