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风起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

    王家湾,从埋了五个开始,又用毒酒杀了十几个。

    “村民们,此地你们已是无法生活的了。埋了五个,药死了十几个,很快官府便会派人来的。但他们这些人是逼迫你们而死的,如今已然这样了,还是让小伍领着乡亲们找一处山间隐秘处先躲一躲。我会让人去与你们交接的。”傍晚时分,待得村民们都回村时,让小伍召集了村民后王猛当面说道。

    下面自是一番争吵了起来,有犹豫的,有不舍的,有甘愿的百人百腔调的,争吵分辨了起来。

    约一盏茶功夫,王猛再次打断众人大声说道:“时间已是不多,待杭州府差役一到,便是想走也走不了了。愿走的赶紧,不愿走的便留下等死吧。那杭州府牢房中的鞭子刑具可不好受,莫要到时后悔。”

    “走吧,走吧”又是一通争吵分辨,最后也不得不跟着小伍走了,王猛也吩咐了几个带来的人同去。待大家都走完了后,他又去村里到处找找,怕有人遗留。待到大致看过一遍后,便带着人往回杭州城东王猛等暂居的石家别院赶去。一路沿着西湖堤边走去。

    “接下来何去何从?大哥”回来路上驾着马的王三问道。

    在一旁紧跑的王猛偏头回道:“走一步算一步,先回去告知一下大哥,再收拾一些财物,待那小伍去的几人后,再做定夺。

    杭州城中,升平街面,石家大院旁的那上次喝过酒,招过人,王猛还与快剑客比试过的清明酒楼上。此时王猛王二王三兄弟三人在寻到了石金城大哥后,一同又上来喝酒。上次那张桌椅已被人占了去,这次换在了靠墙的另一个临窗包间里。

    灯火通明,此时已是入夜约后世八九点时分。此时天气也莫名的下起了雨。

    窗外暴雨倾盆,房内四人由石金城点了一桌好菜,正与兄弟们饮酒谈话呢。

    “猛弟,老二,你说说吧,为何要这般行事?”石金城猛的问王猛道。

    “大哥,你见这天下前路如何?又是谁在受苦?”王猛喝了一口酒道。

    “当今天下四海升平,你见那汴京城中,你看着杭州城下。要为兄说来当是史上经济、文化、教育最繁荣的时代,达到了历朝历代的巅峰。数华夏之文化,经济,历数岁月的演进,造极于此时。至于谁受苦,历来不都是这样吗?”品一口酒,石金城堪堪说道。

    “城防涣散、国门洞开、花石纲已致民不聊生、高利贷更是害死了多少人?腐败至骨、民怨入心,一个可怜的时代罢了。大哥,兄弟只能尽力去做一些什么,这可是最后一顿酒了,往后明面上可是不能再与哥哥有牵连了,免得害了哥哥。”王猛回道。

    “一定要这样吗?兄弟”石金城满腹心事的说道。

    “又想起了我师傅的那句话,江湖何止是只有武功?还有那阴谋诡计,还有这人情世故。大哥事已至此,今夜兄弟们便是来辞行的。待得日后,兄弟还是会经常派遣兄弟来杭州与大哥传信的。”王猛也是满是心事的道。

    “造化弄人,造化弄人,既然兄弟们已是走上了这条路为兄也只得支持了。但你几个兄弟也知道,为兄是家大业大,实是走不开的,但私下里定是兄弟一条心,有什么困难了记得莫要忘了大哥。”拍拍胸脯石金城说道。

    兄弟几个自是搂着胳膊,痛快的痛饮了起来。或是因为不知明天在哪里,是什么的缘故。是夜,哥几个的却是喝了很多。

    最后石金城还非要闹到送兄弟等人出城,但被王猛三兄弟拦了下来,只说是多有不便怕连累了石家。就这么的,兄弟三人冒着大雨出了城去,还好城门守卫很是涣散,一两银子的事。

    无声无息花落去,没负没担脚步起。

    离杭州城三十里的偏远山间里,王家湾的村民,和王猛招来的一帮人也都已到了此地。王猛先前派来同王家湾村民一起的几个人带了布棚,大家七手八脚的砍了树木搭了帐篷暂时算是居住了下来。待到王猛等人赶到时已是快破晓时分,草草的睡了一觉,中午时分,王猛等兄弟三人便起了来,叫了小伍,找了村里各家各户能说上话的人坐到了一起来商议。

    小伍带头说道:“王少爷,接下来我等怎么办?”共有三十多人围聚在王猛身边,俱是王家湾与王猛这边石家别院的男子。其他人都安排去准备午饭,起居等一应事务去了。当初召来的一班人等,遣散了几个,就只告诉他们唱班要去北方谋生了,发些银钱也就散了。还有四十几个,有舍不得王二的女子,有想学艺的女子,有想就这处谋生的,有想学武的。那两个老者都是被遣散走了,腿脚不利索嘛!

    “先在此地好好修整几日,明天老二你领一班人去附近市集采买一些所需用具。”王猛说道。

    王二立即出班对二哥王猛应道。

    “现如今朝廷在苏杭一带索取各种各样的花石竹木,他们将这一地区的奇花异石竹木全部运往开封,供宋徽宗和蔡京等人玩赏。

    这些人还挨家挨户的搜查,但凡发现花石竹木就让士兵用黄布盖起来,之后还让这家人负责看管,稍有差池就受罚,这期间还搜刮百姓的钱财,运走的时候都是毁掉房屋,因为门太小,运不出去,导致很多百姓没有地方住,运输的船只也不够,就拦截粮船和商船,导致很多商人也无法做生意,这一行为做法导致了民怨四起,还有高利贷如今也乘机横行无忌,流毒乡里,百姓们民不聊生。而今我等何不乘此良机建一个戏帮呢?我来做帮主,王二王三小伍三人先做长老,再广收门徒,各色人等都收入进来。帮会就一条,凡是在外受欺负了,是我帮兄弟的有一个算一个去帮忙。平时我们便以唱弹演出挣钱,专找些大户人家婚丧嫁娶为业,再加上帮里兄弟们做些苦力的活,想来经费是没有问题的。这次我们还带来不少银钱,做先头支用,大家以为如何?”王猛郑重的对大家说道。
其他书友在看:福宝团子初养成诡异觉醒超神学院天使之王有一个姑娘好闹腾海贼之联盟召唤师宇宙包子铺乱世纵歌我能从古玩上得属性1792富甲美国再见遥不可及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