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自是无情胜有情(二十三)

    两人掠起轻功,三步两步便从太微山上飞跃下来,游白意单脚点地,稳住了身形,随后带着鸾清河一起,伴着夜色避开了城门口还在打着哈欠的侍卫,稍提一口气,从平地一跃而起,翻过了城墙,快速地略过屋顶后,两人稳稳地落在花谷医馆的大门口。

    鸾清河抬头看向门上悬挂着的烫金牌匾,说道“师父你不会又要绑架花神医吧?”

    “嗯差不多吧。”游白意四处看了看,太久没有像现在这样,需要鬼鬼祟祟地去找花无谅,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从哪边进去了。

    他这边走走,那边看看,最终还是选定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区别的一边翻墙。院子里静悄悄的,夜深了,整个医馆都陷入了沉睡。进了院子后,终于又是认识的格局,游白意熟门熟路地上了二楼,与鸾清河一同站在了花无谅的房间门口。

    游白意在门上戳了一个小洞,朝里望去,确认了花无谅正在熟睡,便轻轻将门推开了一条小缝,闪了进去,而床上的人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的靠近。

    为了不让他这么快就醒过来,游白意快速地点了他的睡穴,随后朝着门口伸手,招来了鸾清河。

    “背上。”

    鸾清河照做,将花无谅一把甩在了自己的背上。

    “师父,然后呢?我们要把花神医带到哪去?”

    “那就随便找个西北的小镇放下吧。”游白意转过身拿起花无谅放在桌子上的扇子,照着他平日里的样子,在胸前随意的摇了摇。

    “西北?这么远?”

    “怎么?嫌远啊!这可是殿下吩咐的。”

    “和师父一起怎么会嫌远呢?”鸾清河从善如流。

    花无谅总觉得自己这一觉睡地格外得久。

    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入眼的便是一个陌生的房顶,他眨了眨眼,好像睡觉前看到的并不是这样一副景色啊,床的位置,使他一扭头便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

    陌生的房顶。

    花无谅从床上坐起,不远处的小桌子上放着一个小背囊,背囊旁边的是自己时常拿在手上的那把折扇。看着这个小背囊的形状,他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走到桌子边,颤抖着手打开小背囊,里面漏出一个熟悉的卷轴,和一张纸条

    [花前辈,接下来就拜托你啦,请务必帮我送到容王爷的手上。——夏渊]

    果然!

    花无谅将纸条揉成团,用力地扔在地上。

    连睡乱的头发都没来得及整理他便摔开门冲下楼,随便揪了一个店小二就问“这是哪?”我现在调头回皇城还来得及吗!

    “客官您是睡糊涂了吗?这是客栈啊!”店小二被花无谅晃得有些头晕,“客官不如您先放开我?”

    “不是,我不是问这个,这个地方是哪里?”花无谅并没有理会店小二后面的那一句话,继续晃着他的肩膀。

    “西城啊!客官,您到底是怎么回事?”小二被晃得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这位客官怎么这么难伺候呢!

    “西城?西城又是哪?”花无谅有些迷茫,怎么都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客官?西城您都不知道?咱西城可是这整个中原地区最靠近西北的地方,与东城南城并称为三城,不久之前,容王爷还亲临本城,说是只要百姓不上街,就给我们一人一百两银子,这个西北王出手可真的是阔绰啊!”这店小二不知怎么的,这话题说着说着便说到了容南风的身上。

    花无谅头疼,这怎么就跑到了这么远的一个地方来,难怪感觉自己睡了那么久。

    本以为拒绝了夏渊就不会再有接下来的烦恼了,可没想到这夏渊竟是铁定了心,要让自己去给容南风送信。花无谅实在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就一定要是自己呢?

    “多谢。”花无谅有气无力的垂下双手,沮丧。

    还是逃不掉啊!

    花无谅生无可恋地走回了房间,差人送来了一桶热水,躲进屏风后,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将整个身子都浸泡在热水中。

    他长舒了一口气,果然泡个热水澡,浑身都舒服了许多,连同心情都变得不那么差了。

    花无谅之后又在客栈里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清晨,他便认命的背上桌上的小布囊,将折扇别在腰间,还未走下楼梯,就看到勤劳的店小二已经在大堂内擦着桌子。

    “小二。”

    “哟,客官今儿个这么早,是要到哪去吗?”店小二抬头便看到了花无谅这张令人印象深刻的脸。

    花无谅朝着店小二丢去一袋银子,说道“去给我牵匹马来。”

    “好嘞,客官您请在门口等着。”店小二笑眯眯地接住银子,放在手中掂了掂,随后放进自己的袖子之中。

    他转身朝着柜台旁的帘子门走去。直到他的身影彻底地消失在帘子后,花无谅这才慢悠悠地从楼梯上走下来,还未等他晃悠到大门口,店小二的声音就已经从门外传了来

    “客官,马我给您牵来了!”

    “来了。”花无谅并没有加快自己的步伐,依然是不紧不慢地走到门口。

    “来客官您牵好了。”店小二将缰绳送到花无谅的手上,“客官您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花无谅拉过绳子,踩着马镫,翻身上了马。

    “对了小二,你知道西北王城该怎么走吗?”花无谅喊住了正要转身回客栈的店小二,问道。

    店小二伸手指着城门的方向,说道“出了这城门后,沿着官道一直走,就可以到沙河镇了,从边上绕过沙河镇,可不就是王城了嘛。”

    “多谢,那么告辞。”花无谅挥起缰绳,马儿撒开蹄子欢乐地向前跑去,所有的尘灰悉数扑在了店小二的脸上。

    即使是这样,店小二也依然热情地挥动着他的双手“咳咳,客官慢走!”

    店小二虽然将路形容得十分简单易懂,但毕竟不是经常走的那一条路,花无谅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不知道该往哪走。

    就好像说说是沿着官道走,可是一但走到了像眼前这种的岔路口,第一次来这的花无谅,显然不知道该选择哪一条路了。
其他书友在看:从领主到魔王无心若为君怨魔力代码神医凰后天纵奇才快穿之咸鱼的自我修炼龙武狂豪杨辰宁蓉蓉谁家明月葬霜雪帝国宠婚:秦爷,轻点宠举报就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