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0章 陈桥

    一席接风宴,刘承祐吃得很好,喝得很好,满嘴流油,看起来是宾主尽欢,但气氛隐约间带着尴尬。刘信与慕容彦超倒是很嗨,但刘承祐与这两个叔父,当真聊不到一块儿去。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历练,刘承祐已不似之前那么自闭,但骨子里性格还是那样,虽然学会了说些场面话,但真是那种长袖善舞的人。名义上是叔侄,但关系真的很亲近吗?在酒桌上,那种疏离感,有些明显。

    也就是刘信二人神经不那么敏感,抑或是被酒精麻痹了,又或者是开坡不说破,至少表面,还是其乐融融的。刘承祐呢,陪吃陪喝,这点没有顾忌,宾至如归。

    中午,在驿馆内短暂地歇息,小憩,没休息好,便被刘信派人叫起。这二人,酒明显还没醒,便咋呼着让刘承祐带他们去龙栖军看看,嘴里说是要看看痛击契丹、百战归来的大汉将士,要慰劳一番。

    然后,刘承祐被二人敲了一百匹战马,两个叔父为老不尊,厚脸皮的样子倒刷新了刘承祐的认识。一顿接风宴,结果亏出去一百匹马,怎么看,这笔买卖都亏了。刘承祐甚至怀疑,刘信与慕容彦超是否装醉

    当然,要说真有多舍不得,那也不尽然,毕竟这些战马也是要献给刘知远,最终也是作为禁军之用。刘信眼下是侍卫马军都指挥使,至少名义上,迟早会归属到他麾下。

    在白马又歇了一夜,第二日,刘承祐方辞别刘信与慕容彦超,向开封出发。临走前,还是没能忍住,隐晦地提醒了慕容彦超一下,让他回濮阳去。不过,效果如何,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走胙城,下封丘,百十里的路程,刘承祐走得不算快,也没有刻意放慢速度,只是好好地感受了一番京畿地区的情况。

    比起河北那片,还是要稍微好些,至少不会有走个几十上百里路遇不到一个有人村镇的情况。胡人对河南地破坏虽然严重,但不似北渡之后大行杀戮,再加自我修复,已恢复了些生气。

    不过,日子显然难熬,生产距离恢复还差得远,属于汉朝的统治秩序也未重新建立。还有匪盗活动,这可是近畿地区,可想而知其他地方又是怎样一种情况。

    官府不作为,这是刘承祐所观。当然,实际上是新生的汉廷不作为。

    “这是立秋了吧。”清晨时分,走出军帐,凉风蛰面,望着笼罩在天地间那片白茫茫的雾气,刘承祐感慨了句。

    这几日,天气的变化,十分地明显,早晚凉得有些渗人,不知觉间,已有寒蝉鸣叫声响在周遭。

    营扎在封丘县城东南二十里处,离开封城也不远,只约四十里。边上有一村,名字叫陈桥。

    对这座近畿小村,刘承祐显然有种“特殊”的感情。

    “殿下,此村有什么特别之处吗?”跟着刘承祐,站在村后的一座山冈上,指着薄雾中村子,郭荣有点好奇地问道。

    陈桥村,就是个普通的村子,村中人也不多,很多人逃难未归,据说是当年村中一陈姓富户出资修缮村中一道旧木桥,故改村名“陈桥”。

    回头看着郭荣,眨眨眼,那眼神,让郭荣有些莫名其妙。

    “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此村,名字取得好。”刘承祐有点敷衍地说道。

    郭荣更显纳闷,只觉得刘承祐那双眼睛流露出点别有深意的意味。不解地晃晃头,郭荣转变话题说“末将查看过,此村当东京北出通衢之道,距离也适中,日后可于此设一驿站,传递政令、军情,迎往住宿。”

    听郭荣这么说,刘承祐眉梢不由耸了下,莫非,这就是冥冥之中?

    收起心思,刘承祐有点应付地回答着“确实合适。”

    一名宿帐军士矫捷地蹬上山冈,朝李崇矩耳语了一番,刘承祐瞧见,不由问道“何事?”

    “启禀殿下,东京来人迎接了。”李崇矩近前,禀道。

    “是何人。”闻言,当先朝冈下走去,刘承祐一边问道。

    “左卫大将军刘承赟与礼部侍郎李少游。”李崇矩答。

    此时的军帐前,两名紫服青年贵族正晃悠着,四下打量着,窃窃私语。边上,是目不斜视的宿帐亲兵,他们的随从与卫士则老实地候在一旁。

    “赟哥,表哥。”未靠近,刘承祐便提前打着招呼。

    “二郎。”两个人立刻露出笑容,迎了上来。

    这两个贵族青年,李少游此前介绍过,刘承祐的表兄,大舅李洪信的儿子。另外一人刘承赟,叔父刘崇的长子,应该是刘承赟的堂兄,不过被刘知远收为养子,有继承权的那种。与刘承祐呢,关系说不上疏远,却也还差点味,正常的兄弟关系。刘承赟,平日里与大哥刘承训的关系好些。

    “竟然是你们来?”刘承祐似乎有些意外。

    李少游当先开口,说“最近在东京太闲了,听闻你归来,我特地向官家请这个差事,前来迎接我们的二皇子。”

    语气中,很轻松。说着打量着刘承祐,调侃道“果然不一样了,百战归来,王者风范。”

    “升官了?”刘承祐看着李少游。

    李少游一副混不在意的样子,摆摆手说“礼部侍郎是个什么官,你又不是不清楚,虚职罢了,名头响亮,手下无一点实事,这段日子,我是闲得慌”

    要说官、职、差遣分离,在宋代发展成熟至顶峰,实际上在五代王朝更迭的过程中,已经有这个苗头了。随着权力机构的变化,职权的转移,原本的官称已渐渐失去了它原本的效用,与实职脱离,所谓名不符实,只是,还不像宋代那么夸张罢了。

    “你若是有心,还怕找不到事做?”刘承祐随口回了句,便看向刘承赟。

    刘承赟性格内向,话也不多,在刘承祐面前,竟然有些紧张的样子,中规中矩地附和了句“二郎,我们奉命前来,官家与皇后,都在宫中等着你。”

    瞟了刘承赟一眼,刘承祐点了下头,随即问“吃了吗?”

    两个人一愣,点点头。

    “未飨士卒,我肚子也空,陪我进了早食,再上路。”以一种淡淡的命令口气说道。

    “是。”下意识地,两个人答应道。

    晨炊早已备好,与卒同食,随意地垫巴了点肚子,拔营朝南,向开封进发。路上,刘承祐单独把李少游叫到车上单独问话。有些事情,是不好当着刘承赟面前说的。
其他书友在看:首席新娘:三嫁霸道总裁花开半世羞导演进化论折翼红蝶花韵——花都开好了魔界大陆之魔界争霸朝歌十二楼联盟最皮路人王神奇餐馆余沐恩陆辰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