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强子逼走惠音

    胜丽只能趴在床上打针,放假的学生陆续返校,刚才几个学生回去一说这事,顿时就传开了,庭亮也知道了这件事,立刻跑到医院去看望胜丽。

    胡老师见庭亮来了,就说让他好好帮忙看着,他要回去备课,胜丽觉得奇怪,没一点批评她的意思,如果换做是其他老师,一定说她不要早恋,不要跟男生来往。大概是相信,这也是唯一视她为珍宝的老师。

    庭亮问东问西,问她为什么那么笨,胜丽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开始求饶,然后讲理,最后不行只有借助外力。如果她们中途离开,事情真的就这样过去了,可现在是两个学校的负责人介入了,就算背景庞大,也要接受处分。

    “如果管理员刚好不在下面呢,岂不是很危险?”

    “我仍然可以借助外力呀,比如等她们刚好走到楼下的时候,就砸破玻璃,玻璃渣可是不长眼睛,万一破了相也有可能,而我完全可以解释为玻璃被风刮碎,然后就那么凑巧的砸到了她们。”

    “说的你很有心机似的,玻璃渣,那可能会把人杀死的。”他不相信她会这么做。

    “亏你还是理科生,我宿舍在二楼,她们又穿着戴帽子的厚衣服,你说能伤到哪儿,但确实能吓坏她们。”这是事后诸葛亮,煮熟的鸭子嘴硬,在当时谁会想那么多。

    “你还真行,把我都吓坏了,起码得躺半个月吧。”庭亮知道,他俩都属于嘴硬心软的人,通过这次,发现胜丽变了,应该还手的。连胡老师都让她还手,估计把她当做自己的孩子对待了,哪个做父母的愿意自己的孩子被欺负,说来她挺幸运的。

    “我是领奖学金的人,所以不敢猖狂,有平中这座大靠山,吃点苦,不怕。”胜丽嘴上这样说,心里比谁都痛,因为来自农村,生来就低人一等,二哥在外不分严寒酷暑的挣钱供她读书,她哪敢挣扎。庭亮心里为她难过,说好保护她,转眼就被欺负,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呀!

    “你可千万不要去找惠音报仇,不然,你去读大学了,没了保护伞,他们经常骚扰,我要分散精力应付,如果考不去西安就怪你。”胜丽真不希望在他高考的路上出现什么麻烦。

    庭亮正思谋着如何找惠音算账,结果被她看穿了,就算他去了西安,有任何事他都能找人罩着。“行,不去报复,但不会再有下次。”

    “放心吧,这次是还债,如果有下次,保证还手。”胜丽忍着痛,这样也是为了长记性。

    小斌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去安康,接到同学电话,说胜丽被余惠音一帮女生打进了医院。放下行李往出跑,在楼下见到父亲单位的车在前面,说刚好去安康开会,顺便带上他。小斌见车上还有秘书,不好违抗命令,上楼拿行李。

    在卧室里,他委屈的流出泪水,安康那么大的一个城市,仿佛一切和他无关,放假就想回来看看,希望碰到胜丽。可父母带着他见七大姑八大姨的没完没了,直到现在单独去安康的机会都不给。根据同学情报,胜丽同时和两个男孩有说有笑的,想想他对这水性杨花的女子这么痴迷,也是愚蠢,争取以后忘得一干二净。

    在车上,小斌请父亲帮个忙,让余惠音的父亲警告一下她,不要再嚣张跋扈,到处欺负别人。父亲看了看他,这从不主动求他的儿子竟然为这么小的事麻烦他,可见这两天不让他见平利老同学是对的。他太善良,不想让他沾些坏毛病。

    接着吩咐秘书去公用电话亭打电话给余惠音的父亲,让余惠音这次的事听从学校处理,不得干涉,小斌这才安心跟着车离去。平利,原本只是家在这里才如此想念,现在,还因这里有更牵挂的人,怀疑自己如此口不对心是否正确。

    第二天,强子也知道了胜丽被惠音群殴的消息,他和惠音虽然是同学,也无冤仇,还是女生,但已经警告过她们,既然撕破脸,那就不用客气。

    下午放学,强子和一些男生在校外的一个巷子里堵住了惠音她们,不容她们说话就两人摁住一个,扣在墙上。余惠音心想还真有不怕死的,就跟他理论。

    “强子,你凭什么扣住我,你们不要命啦!”

    “就凭你不听话呀,让你不要碰郑胜丽,你怎么就不听呢!”强子抽着烟,向她喷了一口,惠音别过脸,嫌弃这些乡下人。

    “可笑,你是喜欢那个破鞋吗,人家可是黄庭亮的马子,你在这里耍威风,她知道吗,就算知道了,会感激你吗。你们乡下来的人怎么个个都是蠢蛋,笑死了!”惠音的话刺激着强子,可他答应和胜丽做哥们儿,她在碰触他的底线。

    “我从不打女人,看来,你们要让我破例,当然,我会让我的兄弟动手,用小刀一刀一刀的划破你们的脸如何?”强子拿出水果刀,站在惠音面前,恶狠狠地看着她,惠音见着刀口接近自己的脸,开始有些害怕。

    “不要碰我,否则,我让你们从此在平利消失,知道我爸是谁吗?”这件事提起来就可憎,昨晚父亲非常恼怒地批评了她,让她收敛,说这件事都惊动了主要领导,再闹,他的饭碗都没了。一个土包子村姑,不知怎么就这么好命,现在又跑来一个疯子。

    “哎哟,我好怕怕,只是见到你爸之前,得让你脸上留些记号,不然,他拿什么借口让我消失呀!”强子直接把刀挨在她的脸上快要出血,她动都不敢动,另外三个吓得发抖,让她服软,她想了想,不能连累她们。“你到底想怎样!”

    “主动转学,你不是喜欢梁小斌吗,他去了安康,你也可以在安康找一所差一点的职业学校就读,这样岂不是更容易接近他,你们家关系那么硬,这点应该不难吧。在安康读书,怎么也比平利好,大家各自安好。否则,我说不一定哪天不高兴就写写检举信投诉投诉你那后台强硬的父亲,不是说汆籴出刁民吗,这对刁民可是轻而易举的事。”强子说出这样的条件,余惠音想了想,答应了。

    她父母离婚,和哥哥跟着父亲长大,从小被宠溺,父亲位居高位,更怕流言蜚语。平时嚣张跋扈都是自己解决,根本不敢跟他讲,再说,不是特别招人烦的人,她瞧不起争斗,大不了就是和姐妹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昨晚父亲责难,估计是梁小斌告的状,他爸位置更高,而且是有名的铁面无私。强子他父亲那芝麻官算什么呀,只是地痞小人难养,只好退一步。

    黄庭亮跟父亲说了余惠音在学校打架斗殴的事,请他出面,让教育局主任叔叔跟学校讲,要好好批评这件事。父亲说余惠音的父亲位居高位,他是生意人,不好得罪,再说,学生之间打架的事常有,经过学校批评握手言和就行了。

    庭亮听后,失落的回到学校。第二天中午,亲自去了趟教育局,主任见他来,就问何事,这小子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学习成绩毫不马虎,做事也有分寸。庭亮就前后叙述了一遍,说她们仗着父母位居高位在外面随意殴打侮辱乡下来的学生,只是警告处分太轻了。这个受害者就上次推荐作文到省上的那位,品学兼优,从不惹是生非。

    主任四十多岁,看起来很严肃,一听是那个在表彰大会上慷慨激昂为青春奔跑的学生。还有那首诗,写得那么洒脱,按说,她那样张扬的性格怎会如此软弱,会不会是被老师批评后改邪归正。其实,那次的演讲也没多大过分之处,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山里的教育依然落后,遇见这样的孩子应该好好引导。

    在教育局工作多年,听学生打架之事也不稀奇,只是这次,让他很气愤,立刻打电话去职中校长办公室。校长一听主任都亲自过问此事,这件事确实闹大了。不过,说来也奇怪,以前惠音遇到些事她父亲就会过问,这次,余惠音她们竟然主动申请转学,权衡了一下,批准了她们的请求。

    主任挂了电话,跟他说事情已经解决,让胜丽以后努力学习,为校争光。庭亮松了一口气,谢谢他,然后离开去了医院。胜丽听后问是不是他请人帮的忙,完全没必要。

    “我确实想帮忙,可没帮上,听说要转去安康,那是升级,不是惩罚。这种人,应该进派出所呆几天。”他为农村来的孩子难过。首先入校门槛就是百里挑一,拔尖的更是屈指可数。进了学校之后不敢惹事,遇上事不反抗一直被欺负,反抗了又斗不过。以前,农村娃没出路,只能干活挣工分,如今幸好能出去进厂打工。

    “这一下,我又成了学校的话柄,闹腾成为话题,乖点还是逃不开,我好像是只刺猬,忍着不去伤害别人,可人人都敬我远之。”面对疼痛,其实心里有些后悔,因为她们根本不配做她的对手,却白白忍受这皮肉之苦。

    “要那么多人靠近你干嘛呀,有我就行啦,而且只允许我靠近你,听到没有!”胜丽白了他一眼,用枕头盖住脑袋,庭亮见她脸发红,耍横,心疼得摸了摸她脑袋。余惠音今后如果再敢招惹胜丽,他保证能让她和她家人统统吃不了兜着走。

    惠音转学的事,胡老师也知道了,心有不甘,如果换做胜丽揍了他们的孩子,绝不会这么轻易放手。感叹他只是普通教师,心有余而力不足。通过这件事,他更加确信能屈能伸的胜丽只要好好引导,会逆转自己的命运且胜过很多有家世背景、有钱的孩子。别的老师说她太张狂,可张狂的真实总比虚以委蛇强的多。教育这条路注定艰辛,他们在努力,在突破,多么希望每个孩子都成为人中龙凤。
其他书友在看:走进异界做主播皓月当歌重启世录剑玄太虚仙君重生我和死神小姐的二三事冷王独宠妃惊天下情缘来妙不可言维和狂人侯门美人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