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红颜祸水

    “说的是真的吗?”

    没有那一刻让岳非绝的觉得女人是这么好骗。

    也没有那一刻让岳非心里的愧疚感有过这么强。

    迎着张女神那饱含期待和小心翼翼的眼神,岳非昧着良心点下了头。

    是,高进是过得不错。

    毕竟有吃有喝,还能跟王女神有说有笑,这还不好吗?

    还要怎么样?

    至于高进失忆、重伤、被追杀这种事,岳非选择性进行了忽略。

    了解到高进过的很好,张女神也不闹事了,就是拉着岳非问东问西,岳非已经被饿的头昏脑胀,但耐不住她,还得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张女神的问题。

    谁叫她姓张呢?

    燕双鹰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岳非和张女神琴瑟和谐的画面,他擦了擦眼睛,一度觉得是不是自己打了一夜牌。

    身体缺了必要的休息导致眼花了,看错了。

    可现实是,即使他擦拭了眼睛,结果也没有改变。

    所以,这是真的了?

    心里万分不信,可燕双鹰还是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在不情不愿里,他提拉着两包衣服走过去。

    “嗯!”

    怕啦!

    好脾气的燕双鹰直接把衣服扔到床上就闭目沉思自己的问题了。

    没有看到岳非狼狈,说实话确实让他有些难顶。

    所以,他不想多搭理岳非了。

    “不是,你这什么态度?”

    身边突然多出两个打包,吓了岳非一跳,转过头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是燕双鹰回来了。

    “我这保镖新来的,脾气不好,你不要理会他,还是先换个衣服吧!”

    岳非温和的对张女神解释着。

    “好的,谢谢你!”

    在张女神甜甜的笑容里,岳非拉着燕双鹰败退而去。

    “你是怎么回事?有事情就直说,外人面前也不说给我留点面子?”

    岳非盯着燕双鹰,有些生气。

    “她已经名花有主了,你的努力是没有效果的。”

    闭着眼睛的燕双鹰打击道。

    “名花有主怎么了?不是燕双鹰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小心思倒是不少,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乱七糟的东西?”

    “你觉得我岳非是那种爱好美色的人吗?”

    岳非拍着胸脯有些生气,想他岳非是什么人,会贪恋区区美色?

    “难道不是吗?”

    燕双鹰的眼里满是怀疑。

    “我告诉你燕双鹰,我接近她,救她,只是为了满足一下童年的幻想,没你想的那么多好不好,你心思好一些行不行?”

    “一天天的一个做保镖的没个做保膘的样子,反而是满脑子的鸡鸣狗盗,你说说你怎么和当年的东厂九千岁这么像?”

    “皇帝不急太监急!”

    岳非撇了撇嘴,表示不想和他说话,什么东西嘛!

    思想是真滴龌龊。

    出了室外,岳非两人无所事事的等着,等张女神出来,一块儿吃饭。

    一会儿以后,张女神穿着一身贴身的蓝色运动服出来了,恰身的运动服穿到女神身上,承托的她的身材越发完美。

    一头短发耷拉在耳边,再配上她那完美无瑕的面容,这一刻她似是仙女临世,让岳非看的眼花稍时他开始努力压制心底的欲念。

    在心里念了不知多少遍的阿弥陀佛以后,他才回过神来。

    “准备好了?”

    将眼底的惊艳敛去,岳非淡淡道。

    “好了!”

    张女神轻声回应,天生丽质的好处就在这里,不需要别人多等。

    “那就走吧!”

    岳非没再磨蹭,距离高进和陈金城决战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他现在还连燕双鹰的银线手都没有学会。

    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他要争取在近期学会银线手,然后多加练习。

    毕竟,他的目标可是在两个月以后的巅峰对决中,堂堂正正的击败赌神高进,来给他童年的梦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要不然,也对不起他来一趟赌神世界。

    又是中午的面馆。

    “老板,来两碗面!”

    岳非习惯性的说道,可转头才发现这次好不一样了,他们的团队已经扩大到了三个人。

    尴尬的笑了笑,“老板,再加一碗,来三碗面。”

    “好嘞,您稍等!”

    在等老板上面的这个空间,岳非拿出一枚硬币放在手里,开始左手倒右手的把玩。

    这是燕双鹰教给他的一种手法,燕双鹰把这种手法叫做银线手。

    刚才岳非逼迫张女神放下匕首时,所用的手法就是这个。

    实际上,这种手法最好的施用工具应该是以银色细线为好,而且是越细越好。

    只不过现在比较是大庭广众之下,拿银线会有些不方便。

    再则拿硬币练习银线手,也是燕双鹰的要求,甚至要不是考虑到岳非实力差,燕双鹰是有让岳非拿大洋练习的想法的。

    毕竟,燕双鹰就是这么玩的。

    用他的话说就是,“我燕双鹰纵横大漠,靠的就是这一枚神鬼莫测的大洋!要是没了他,也就没了我大漠枪神了。”

    哗啦~嗖!

    银色的硬币在岳非指尖飞舞只有一道道银线留在空气里,供给给人观赏,正如它的名字。

    银线手,手指过处只留银线。

    哗啦~轰!

    只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岳非逐渐发现四周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顾客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向这里。

    “嗯?”

    岳非皱了皱眉,不由的有些多想。

    难道是有人要埋伏我?

    高义?

    还是高进?

    来到这里以后,他见过的也就只有这两个人了,要是有人对他出手,也就只可能是这两人了。

    对于高义来讲。

    他背叛大哥高进的事情,一定不能被高进知晓,那对他来说无异于世界末日。

    为了此杀人灭口实属正常。

    至于高进。

    岳非之所以想到他,是因为岳非在上次相见中,就已经知道,高进如今已经恢复了记忆,万一他找到龙五汇合。

    以龙五那冷冰冰的性格。

    不找他也说不过去。

    “会是谁呢?”

    岳非慢慢抬起头来,眼神却是向着周围扫去。

    他想先观察一下情况,在决定到底该怎么应对。

    “先生,您的面!”

    而恰巧这个时候,老板端着三碗热气腾腾的面走过来了。

    放下面以后,老板并没有直接离开,反而低声细语的说了一句话,“先生,您这位朋友长得这么漂亮,出门还是小心一些,毕竟现在这个世道不安生!”

    听到此话,岳非抬头看了眼张女神,又像着四周环视了一圈,待看到他们那一个个急急忙忙低头的人以后。

    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红颜祸水!

    古人诚不欺我也。
其他书友在看:他温柔了岁月全能赘婿美艳妻九州逍遥叹龙生九子无所不能的日常生活纵横诸天小门神带着直播去修仙南极考察之白灵传步步囚婚:季少,你别太过分大唐皇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