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9章录相

    费衍就不相信朋友会说出这种话出来,他觉得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朋友之间说出话来呢?

    所以话他不有了这种眉头,根本就不了解朋友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来,难道他会对欧若曦有什么样的误解吗?

    难道他对欧若曦会认识吗?

    难道他会有什么样的认识,会直接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没有一定的认识霍梅太了解怎么突然会说出这些话过来。

    显然而然这句话不是这么轻易一举就能说出来的,那当然这个东西可能会在某种情况下可能会有些意外。

    你想想看如果不是另外的话,怎么可能会图头头脑的去把这话说出来呢,那肯定是有另外的企图,或者说另外一个费衍。

    相信自己朋友在这个时候不会这么轻易拒绝去做出那些幼稚和无聊的一些举动过来,那么可能就这个情况。

    有没有可能是自己朋友在这方面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情况,也根本就没了解欧若曦的一个情况。

    所以。

    没有办法去将这些东西给说出来。

    所以话这个时候,费衍就有些皱着眉头的看着自己的朋友。

    “你怎么会知道这种情况,难道你去调查过他吗?难道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重视情况?”

    刘子峰:“是啊,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上次好像真的去无意中去发现过这个人,而且我发现这个人真的是够过分的,你想想看这些东西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他能做出来的,而且你想想看他们全是脚踏两只船,而且这种东西完全就是让人觉得非常生气的,这完全道德有问题,费衍你是我的朋友,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你赶快清醒过来吧,这样的女人真的不值得你去苦苦的等待着10年,而且怎么可能让你去做这方面的等待,你不觉得在这方面你付出的时间成本已经够大了,而且得到了回报又是什么样呢,根本就没有办法得到一个回报,你会觉得这种东西让自己在这个事情上特别难堪吗?那当然了有你的想法,但是经过这8年的岁月的时光,每个人都会改变的话,以为每个人都有这么简单都不会改变?”

    刘子峰完全是苦口婆心的去跟自己朋友说话,他真的不希望自己朋友在这个时候再继续的沉沦下去了。

    因为他觉得费衍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那些事的人,他可以拥有选择很多的权利。

    有很多的一个空间去选择,那时候偏偏一定要选择欧若曦呢?

    而且欧若曦在这个行里口碑并不是特别好,而且好像跟蒋景成有过多的联系,那他如果觉得这种情况会有任何一种觉得道德有品行败坏的地方吗?

    所以话你觉得这种情况会让人有一种让自己的朋友在这个过程中有过多的这种沉沦下去吗?

    那当然希望就不需要朋友会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他当然希望朋友在的过程中有个更好的一个空间和更多的一个选择。

    或者说对未来有更好的一种发展,所以的话他作为朋友,他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去劝阻他。

    让他不要在这。有过多的一个沉沦下去。

    费衍真的有些生气,他真的很生气,但是他没想到自己朋友说出这种话出来。

    当然朋友不了解这个情况的,一个真实的一个事情你是可以理解的。

    很多东西怎么单单能经过通过一些网络上的说辞就能去判断一个人的好或者坏,怎么会去判断一个人所理解的人呢?

    所以网络上的东西当然是不足为惧的,所以话费衍也没过多的去说些什么东西,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刘子峰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知道你现在所考虑的东西是为我这方面做出很多的考量,我知道这方面的事情,有些东西你不是很了解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后来单单是通过网络上的一些语言,可能不足以去认识一个人,但是这些东西也许是好的,也许是不好的,也许是一些更多的不为人知的东西,但是我想在这个情况下不管是哪种情况,不管那种情况也好,但是这种事情是真实的,好虚伪的也好,这些东西都真的不重要,重要是我们怎么去理解一个人怎么去看待的人,我相信欧若曦他不至于是这么样的人,凭我对他多年的了解和现在的一个认识他不是那样的人,这句话不要翻看人的表面上面的东西……”

    刘子峰可能当然觉得这位朋友是不是在这方面真的是有一种没办法去看清楚这个事情的真相。

    没办法进行解释事实的一个所有的一个真实的辩论,完完全全就是为这个所谓的一种激情和所谓的感情所给这个演奏的。

    根本就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他这个刘子峰也没办法去做出更多的一个给朋友做出更多的解释。

    但是他这个时候抛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言论出来,他希望朋友在这个时候能保持一些知识。

    对未来生活有更多的可能和更多的选择,他真的希望朋友在这个时候,不要再过于再去为这段不必要的一种感情。

    再过多的浪费时间和浪费去买单是真的,他在外人看来觉得是一个非常心痛的事情。

    他怎么觉得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自己朋友在这个世界上过度的沉沦下去。

    他真的不愿意,而且这种沉沦下去,一点都没有。

    “刘子峰我告诉你,我真正从网上调出来的消息只仅仅是一部分,当然为了确保这个事情的真实而有效,我们通过一些旁门左道,或者说通过一些当事人的一些旁边的人去证实这个事情,当天晚上在酒店的时候,其实欧若曦跟他的经纪人有一些亲人联系,以为当街酒店只是你一个人存在那里吗?不是的,其实还有一个他的经纪人在那里,难道你不觉得这事情有什么很奇妙的事情吗?以为你们真正的那天晚上就是一个偶遇吗?那是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偶然事件发生,很多东西是必然,偶然事情这一块一定要看清楚这个人的真实面目,而不是用这个单单的一个事情去判断出来,而且经过8年的时间,8年可以改变很多很多人的一些事情,最好不要再去,单纯的以为曾经的自己,难道之前和现在自己难道不是也有些改变吗?这是你理解的事情?”

    刘子峰真的觉得重视后,应该把所有的话语,所有的情况已经跟朋友完完全全的去说清楚了。

    完完全全觉得有太多的一个必要或者说没有太多的一个情况但是他觉得这个事情应该有这样的清楚的可能性。

    费衍听到他这番话的时候,那当然心情肯定不好啊,本来心情还算特别好的。

    现在突然感觉到一种非常难受,感觉到一种非常自私的感觉。

    让人感觉到一种心里特别的不舒服,而且他一想到确实那天欧若曦从酒店出来的时候。

    那时候他的样子慌慌张张的,确实有很多女人,不是像正常人的一个样子,难道就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还有自己真的不知道的这种情况吗?看朋友说这番话,而且说的这么直接,看来也许真的事情。

    这如同像胡勇所说那样,也许真的有很多让人觉得不堪入目的事情,要不然怎么可能说的这么详细呢?

    而且说话这么直接呢,那么从前这些东西都是有可能的,没有不可能而发生的事情?

    费衍听完这句话之后真的心情非常不好,直接打电话给朋友亮下这一句话。

    “刘子峰什么事情都不要说了,现在我们说不清楚的事情,你把那所调查到来的一些真实凭实据,所有的东西完完全全的带到我家里面来,我要把这个东西认认真真调查来看一个都不能少,我一定要把这种东西说的清清楚楚的,我在家里面等你……”

    费衍到现在真的不相信,欧若曦会做出那样不堪入目的事情,完全是一种道德品败坏事情,正常来说不可能是这样做这种事情呢。

    以欧若曦的性格应该不会像是像他的经纪人做出任何一个妥协的,难道当时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难道会有什么样的猫腻?或者说有可能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吗?当初他知道欧若曦的经纪人将欧若曦送到他的经济黄金的时候,费衍心真的很乱了。

    也许这个时候真的是个天意,也许那个酒店就在自己住的地方不遥远,而且挨得很近,难道就是因为这样才出现了。

    那么如果当天晚上不是因为自己刚好在那个酒店住的话,或者不是因为欧若曦突然向自己求救的话,那么真的那天晚上会发生什么样事情呢?

    想想就觉得有点可怕,因为这种东西在娱乐圈里面的东西都是一环扣一环,一套套一套不是那么简单,自然而然就完全的去做出来的。

    那么她的经纪人跟人去做了一些勾结,那么就意味着这个事情对于欧若曦来说完全处于它一个非常不安全的地方。

    那么如果按照这样情况下,那么如果真的想到到时候真的发生了,自己如果没来解救欧若曦的话。

    或者欧若曦,当时没有完全靠自己的能力逃出来的话,那么又像现在的这个情况,肯定这个现在完完全全是不一个版本的。

    那么所有发生的那些事情可能就前版权都是一个概念了,也许欧若曦这个时候被喝醉酒之后,可能会发生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那些伤害的东西有可能是一辈子的事情,那么这种情况真的是有可能的,应该没有任何一个可能会存在这样的情况,对一定是那样的方式导致的欧若曦。

    手不得不去解救自己塑料,真的心里真的很纠结起来,真的觉得很痛苦,他真的很想冲出去。

    很想着,这时候他没有办法去用自己的一个情况。

    费衍其实已经认认真真回起当时的事情,其实当时他已经知道大概有这样苗头。

    所以话他当时觉得如果自己撑出去的话,可能会中了别人的圈套,别人肯定会有在这方面设置一个,记者在后面螳螂捕蝉,麻雀在后。

    这东西就算你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选择余地,你前进,那么你可能会毁了自己的所有的一个清白,那么你后腿你很有可能会毁掉了自己在整个娱乐圈的一个形象。

    你不管是前进你好后退也好,你都会前功尽弃,所以话当时对欧若曦来说整个情形实在太过于松懈了。

    如果自己当时不来一个援助之手,欧若曦知道当时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出任何一个选择的决定,当时他记得清清楚楚。

    欧若曦那时候看到自己的手非常的一种柔弱或者说一种孤独或者一种,他当时应该是受到想要得到一种保护的,如果他会想到得到了保护他怎么可能会用寻求自己的一个帮助呢?

    而且他也没完全知道自己刚好就住在那个酒店那个,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天意的话。

    说不定他们真的就是因为这样而然的就在一起了。

    所以当天晚上的时候,当费衍听到自己房间房门被敲响的时候,当我打开看到欧若曦出现在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

    那时候自己真的觉得内心深处真的很心疼,很心疼很心疼,而且虽然这些东西根本自己当时也觉得很无聊,为什么会说那些很伤害他的话呢。

    而且当他看到欧若曦非常满身狼狈的出现的时候,费衍真的很想冲出房间去揍那个李华。

    他觉得那个李华真的是一个非常让人觉得很生气的畜牲,他在这个时候居然敢弱智下身,而且完全是用这种卑微的手段去做这种事情。

    所以话欧若曦当时的情况真的是如同一个被失控的迷路的一个小羊羔,完完全全好像找不到方向,当时费衍星真的,真觉得很痛苦。

    但是当他看到欧若曦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好像心里好像就有那么一丝的放松。

    但是一样,费衍非常高兴的事,欧若曦居然会记得自己居然还会想着自己,而且还向自己寻求帮助,那个时候,他虽然整个情绪没有完全流露出来。

    但是可想而知他那时的心情是多么的高兴,多么的开心,终于经过8年的兜兜转转,终于又在一起了,而且这样时候他完完全全觉得自己真的好像突然又回到了一个幸福的原点。

    自己在这过程中好像又得到了一种某种幸福的暗示,这完全是上帝给他带来的一种暗示,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好。

    如果没有这种感觉的话,这这么多年的有8年的这种痛苦的情绪,怎么会在那个晚上得以全球的一种付出来了…

    刘子峰好像来的速度也非常快,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单位。

    他觉得对这个朋友来说,完完全全让朋友做出觉悟的事情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决定。

    无论如何一定要朋友在这个事情上做出更多的一个方向感,而且朋友在这个过程中一定有更多的一个情况,而为随后不管情况出现任何一个可能性。

    但是朋友的一个重要的一个决定性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话对于这个事情他现在完全就没有任何一个有理。

    立马打车就过来直接到达朋友的楼下,看到朋友已经在等待着自己这一块,他迫不及待的立马把这些录像带给到朋友看。

    刘子峰非常认真,非常严肃的看着自己的朋友,他希望朋友在这个时候真的能保持一个清醒,睡一会儿,他现在马上把这些录像把一清二楚的全部打开来看。

    这个伤害是从酒店里面调出来的,不是这么容易的,所以的话他们也动用了一些关系拿到的这些内容。

    “对不对你看这就是当天晚上所发生录像带,你看一下看认真看那个录像带的情况,而且当时欧若曦是从这一个房间出来的,而且你看他冲出来的样子完全是衣冠不整,而且整个样子都感觉到让人觉得很奇怪,你不觉得奇怪吗?你和我刚好你的房间就坐在旁边不远处的另外一个拐角,虽然这个地方和这个房间有一个距离,但是毕竟你现在看来好像如果有人有意而走过去的话,其实都是可以的,他为什么在这个情况下没有去直接去从电梯而上呢,当电梯好像在目前看好像没有到达马上得到的一个事情,但是这个不能作为这个事情上的一个判断,所以话从我这个事情来看,而且我到前台已经看了所有的一个数据,当天晚上的一个开房数据那个房子中间的一个人就是他的现在的经济人开的房间。”

    “也在看里面这一点,从第2天早上10:00出来的时候,这个人才从这个房间出来,你看这个房间出来的人难道不是女王吗?而且看得明明白白这么清清楚楚,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了,那么就说明这点是肯定了,那么这个人就决定就是这个问题,可是也就是说昨天晚上欧若曦在这个房间至少待到了两个小时时间。”

    “写欧若曦在这两个小时时间之内可以做出很多的事情,而且他们也可以做出很多的意外计划,这一些是非常明显的一个事实,已经非常明显的一个情况了,难道这个事情你还看得不够清楚吗?难道还不够明白吗?已经完完全全的表明这么明显了……”

    这个时候我速度也认认真真看着里面所有录像带的所有内容,一丝不苟的。

    而且把所有的信息都一下不落的全部看得明明白白和,当初自己所想象的理解的东西完全是一致的。

    费衍不由于内心真的很痛苦起来,只能在那天晚上,如果发生任何意外,那我真的自己觉得会无法去原谅自己,那个晚上真的是太过可怕了。

    为什么欧若曦是遇到这种事情。

    谢天谢地那天晚上是平安的'……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生活甜如蜜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来异界之武器大亨平行世界科幻小说重生都市弃少我成了海岛王谁家府上泛轻舟精灵之超能聊天群夜少的追妻之路这地球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