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章 他打算把她当女儿养

    怀里的墨九使劲地往司墨身上趁,像是很冷似的,极力的想要寻求温暖。他想要把她放在床上,可墨九却伸出手死死的抱着他的脖颈,一个劲的往他身上靠。司墨有些无奈,便顺着在床边躺下。

    墨九睡相很好,始终安安静静的睡在司墨的怀里。

    仓库的大门被关上,里面漆黑一片,手脚被绳子绑着,还能听见老鼠跑过去跑过来的声音。她大声的叫喊,她不敢动。她只知道哭,把头深深的埋在大腿上,四周一片寂静。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害怕下一秒老鼠跑到自己的身上。她害怕,她恐惧,她更加大声的叫喊,无人应答。突然,不知什么东西从头顶掉在了身上,她惊得一声尖叫。条件反射,奋力的推开了司墨。

    “走开,快走开。”

    司墨打开灯,墨九还没有醒,嘴里不停的念着,“走开,走开。”双手不停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泪不停的从眼角流出。

    司墨挪了挪身子,抱起墨九,“九儿,九儿,你醒醒,醒醒。”定是做了噩梦,才会这般害怕,这般伤心。他紧紧的抱着墨九,怀里的墨九慢慢平静下来,再慢慢的入睡。睡得像个孩子。只是脸色被噩梦吓的有些惨白,他想走进她的梦里去看看。看看,那个梦有多恶。多吓人。

    墨九没有睡意,她不过是装睡。那噩梦,每晚如影随形。这段时间,未曾如梦,她倒忘记了。她抱着司墨的手加大的力度,这是在寻求安全感。

    一个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突然被人关到了那样的地方,不害怕那是假的。那个仓库,伸手不见五指,老鼠在周围窜过去窜过来,她缩在角落瑟瑟发抖。那时的墨九,是无助,是害怕,她呼喊司墨,呼喊墨寒,呼喊墨沉,没有应答。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慢慢地她叫累了,哭累了,有些昏昏欲睡。

    突然,仓库的大门被打开,一束光射在墨九的脸上,晃的有些眼睛疼。几次想要起身,都失败了,站起来,再跌回去。如此反复四五次,那一刻,她发现了自己的无能。如果没有那通电话,她觉得她是会死在哪里的。

    夏希的一通电话,她开始慢慢收回意识,她只有一个想法要逃出去,墨沉出了车祸,她要去找他。她趁绑匪不注意解开绳子。那一刻,她庆幸墨沉对自己从小的体能教育,庆幸自己有基本的武术基础,对付两个业余的绑匪搓搓有余。可突然,她听到计时器响起,她慌了。迅速摆脱绑匪的纠缠,往门口逃去,还好。她活着,不过是一处灼伤而已。

    如果说灼伤是身体的痛,那墨沉的车祸便是身心的疼。像有千万只虫子在恶意的撕咬她的每一根神经,每一寸肌肤,他们蜂拥而上,凶狠毫不留情。那是嘲笑,也是讽刺。

    她恨夏希的狠,不如说她恨自己的蠢。那般自大,那般骄横。当寒初在医院问她的时候,她痛,身心剧痛。所以,秦敏那一巴掌终是轻了点。

    司墨伸手要去关床头的灯,墨九一把拉住他的手,“别关。”睡觉,开着台灯,是这些年来的习惯。

    司墨抬起墨九的脸,泪痕还在,双眼有些红,“九儿,我在。”

    “我知道。但是别关。”关了灯,梦会变黑。

    司墨抱紧墨九,左手慢慢往下移,在要到腰间时,墨九抓住了他的手。司墨看着她,一双桃花眼,三分询问,七分疼惜,“给我看看,好吗?”

    他知道了,也看见过。他之前没问,也没提。墨九看着他,泪眼婆娑,坚强在他面前,节节败退,土崩瓦解。她缓缓撩起外衣,伏卧在床。那一块伤疤,再次触不及防的掉进司墨的眼里。他坐起身,弯腰,在伤疤的地方亲吻了许久。

    墨九感觉有些温热,她知道,那是司墨在哭。一滴泪,从眼角缓缓滑落,浸湿了那干瘪的伤疤。他把她衣服拉好。躺下,与墨九四目相对。他不问,什么都不想问。如今,再问痛不痛已无意义,反而会勾起那些回忆,不堪重负。

    他将墨九拉过来,圈在怀里,声音些许哽咽,“九儿,相信我。”

    她知道,他若知道了,便不会袖手旁观。他待她,向来疼惜。她抬头,吻上了司墨的唇。这一吻,缠绵了长达十分之久。到最后,司墨看墨九的眼里,是满满的**。

    其实,墨九是能接受的。情侣间该做的事,于他们本就是水到渠成。

    司墨放开墨九,在她的额头深情一吻,“乖乖睡觉。”

    墨九知他心思,便安心睡去。

    司墨离开墨九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想要吗?想。但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爱墨九,似珍宝般疼惜。那是墨九最珍贵的东西,必将得到他最珍视的对待。今晚,时机不对,情绪更是不对。这样下要了墨九,让他觉得有种乘人之危的嫌疑。

    他已没了睡意,看了下时间,凌晨4点多,刚好可以熬上一盅海鲜粥。小时候的墨九,受了惊吓委屈,只要他买上好吃的,她便会喜笑颜开。看着美食一点点进入到她的胃,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一件事。

    墨九是被海鲜粥的香味唤醒的,贪吃是变不了的性情。

    她走到餐桌,拿起勺子正准备往嘴里送。

    “刷牙。”司墨从她手中拿过勺子,牵着她去了洗漱间。挤上牙膏,“张嘴。”这似在照顾一个大龄婴儿般。

    墨九想要去拿过牙刷,“司先生,我自己来。”

    “乖,张嘴。”

    最后,连粥也是司墨喂的。墨九笑他,把她当女儿在养吗?

    司墨眉目含情,“有何不可。”

    饭后,墨九躺在司墨的腿上,他把玩这她的头发,“今天没事,要不要去剪头发?”《妖后》杀青了,这长头发也该剪了。

    “好。我去换衣服。”

    司墨看着墨九,原本长至尾椎骨的长发被剪断了,留到了腰间以上,被烫成了大破浪,还是染成了先前的紫黑色,看上去三分俏皮,三分妖媚,还有三分清冷,一分高贵。

    他从背后环住她的腰,“像一个妖精。”语气是戏谑,也是真话。可不就是妖精吗,不然这么多年为何他对她走火入魔般沉迷。
其他书友在看:长夜风落闪婚不闪离网游之洪荒大修我家小猫有系统英雄联盟之逍遥都市我有一把母剑问道三十年阵法祖先寻夫记快穿炮灰拯救之旅再见我的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