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9章 丢失的族人

    嘤嘤迅速挡在王秋身前“发生什么了?你没事吧?”

    “没事,他们是建筑师精灵。”

    “啊?”嘤嘤好奇的打量着对面的三个人“和人类好像。”

    “你是妖?”中年男人看着嘤嘤“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嘤嘤清了清嗓子“我们是异类管理特设局的,在桃山镇发现跟你们族有关系的线索,前来调查。”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特设局的徽章,黑底白花镶金边的瓶盖大小的圆形徽章,徽章中间有个‘特’字。

    “特设局的人?”中年男人的表情应该是知道特设局,回头跟那对龙凤胎小声嘀咕之后说“好吧,我暂时相信你们。”

    王秋取消了结界,嘤嘤说“我找到了源头,确实有居住的痕迹,但是没有看到精灵。”

    中年人在前面领路“族里莫名其妙的丢人,为了防止再次丢失族人,现在每天休息时间都会在秘密基地聚在一起,当然不会在居住地。”

    “丢失了多少?”王秋问道。

    “一开始不见了两个,后来一天一个,现在已经失踪6个了。”男孩子掰着指头说着。

    “找过了吗?”嘤嘤问。

    “我们现在分配小组,每天都会轮流巡逻和搜索,到现在丢失的族人还是没有线索。”中年人摇摇头“希望他们能够平安无事。”

    嘤嘤和王秋相视一眼,默契的没有说话。

    跟着三人来到他们空能够无一人的族地,中年男人说“请稍等,我把事情报告给族里。”

    说完,领着两个少年便离开了。

    建筑师精灵族地的建筑十分有他们的特色,十分贴近自然,没有华丽的装饰,有种回归质朴的感觉,待在里面感觉整颗心都放松安宁起来。

    “果然是被称作建筑界扛把子的精灵啊!”嘤嘤在屋子里左看看右看看,对屋内摆放的小摆件十分好奇。

    王秋也站起来欣赏着墙上所挂的画,对一张画满原始部落各种活动的画充满好奇“这些是他们的祖先生活的场景吗?”

    嘤嘤凑过来嗤嗤地笑“可能吧,你看这五颜六色的头发,好中二。”

    王秋被嘤嘤的吐槽逗笑,眼神落在画的最右下角,那里是有什么东西……

    仔细凑近,那里画的是丛林,贯穿整张画的河流消失的地方,景色很暗,要不是王秋突然起了兴致看得仔细,都没有发现那个角落里也是有人活动的。

    “咦,这是……”王秋眯起眼睛,努力辨认出大概有五六个人的样子,抬着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正推进河水中。

    还未等王秋看明白,嘤嘤拍了拍王秋“来人了!”

    王秋只得赶紧回头,看见先前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个看起来六十岁左右,满头白发的老爷子赶来,后面还跟着两排青壮年,排场有些大啊……

    待中年人扶着老爷子坐下,恭敬地说:“族长,就是她们要求见您。”

    王秋和嘤嘤有礼貌的欠了欠身子“您好,我们是特设局前来调查的,如有打扰还请原谅。”

    老爷爷看起来十分削瘦,虽脸上皱纹众多,但是却目光矍铄,精气神十足,身着传统的精灵族服饰,头戴一顶蓝宝石王冠,看着王秋和嘤嘤轻轻微笑点头,最后目光定格在王秋身上,面目慈祥“听说你有信件要亲手交给我。”

    王秋上前一步,老爷爷身后的人立刻进入戒备姿态,老爷子有些抱歉的笑,挥了挥手,身后的青年齐刷刷收回了架势“请别见怪。”

    王秋看着老爷子手上握着的黄金权杖,权杖顶端同样镶嵌着宝石,宝石呈透明状,在阳光下反射着七彩的光芒,十分华美。

    “明白。”王秋看着老爷子“我的友人告诉我,手拿宝石黄金权杖的就是建筑师精灵的族长,看来就是您了。。”

    “哦,你的友人还说了什么?”

    “我的友人让我把这封信交给您。”王秋拿出信封,双手递交给了面前的老爷子。

    老爷子的手接过王秋手中的信件,信件上的结界自动消失了,王秋心里这才放下块大石头有,为了避免给错人,飘渺在信上下了结界,只有交给正确的人才能让结界消失。

    老爷子打开了信笺,看着看着,脸上的笑容便渐渐凝重起来,抬头问王秋“不知道您这位友人有没有话要带给我?”王秋没有注意到老爷子对她的变成了尊称。

    她点了点头,慢慢的念道“正是林间风雨夜,一朝春催万物生。”

    老爷子下唇微抖,神色竟有些激动,眼睛也湿润了,王秋看着老爷子有些失态,在心里猜测着飘渺与之关系。

    嘤嘤捣了捣王秋“哎哎,这老爷子怎么了,你说得是什么意思?不会是受刺激了吧?”

    王秋摇摇头,这句话看起来十分普通,感觉并没有什么玄机,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听后似乎过于激动。

    “他回来了,他回来了……”老爷子喃喃道“神明没有抛弃我们!”

    嘤嘤拉着王秋“这老爷子怎么突然就有些不正常……”

    王秋摇摇头“族长……能否配合我们的调查?”

    “当然。”老爷子很痛快的答应下来“这位大人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们全族一定尽力配合。”

    “族长……”先前带王秋来的中年男人看得有些懵逼,族长怎么突然就有点不一样了呢?

    王秋也懵懵的,怎么回事?还被称作大人……飘渺在信里写了什么?嘤嘤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王秋,眼里有着惊讶。

    不知道该怎么和嘤嘤解释,所幸放弃抵抗“嘤嘤姐姐,你不是有很多问题需要问吗?”

    嘤嘤急忙进入职业状态,拿出小本本来,问题就那么几个,无非是族人什么时候失踪的,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类的,老爷子很认真的回答了问题,但是并没有任何突破性的进展。

    王秋看着嘤嘤记录得认真,眼睛又瞥向墙上挂着的画上,老爷子发现王秋的视线,热心的介绍起王秋看着的那副画“啊……您对这幅画有兴趣吗?”

    王秋尽力忽视老爷子的尊称“嗯……是有些在意。”
其他书友在看:今天的总裁也很戏精都市之天降鸿运无敌从掌控天赋开始恰逢花开恰巧你来王爷莫要恋妻无度那时暮色微凉逆世混沌决狼狗老公太无理尚好之青春总裁爹地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