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章 太子府

    太子的太子府里,玉榻上坐着两个极其雍容富贵的贵人,一个是太子,一个是太子妃禄媛。他们对面在玉榻坐着,中间隔着一张梨花木小茶几,茶几上摆满了果子糖酥。下面一排小丫头毕恭毕敬垂手侍立。屋子中央摆着一个大碳火盆,屋子内暖和有如三月,春暖日媚。

    太子金瀚楚大略二三十岁,眉目如画,因为保养极好,看上去像冰雕玉啄一般的玉人,雌雄难辨,只有他眉间隐隐暴露那一丝凶悍暴戾之时才可见其雄性本色。

    太子母妃禄媛四十多岁,穿着一件品红凤鸾金丝提锦袍,头戴缠丝裹珠的金步摇,也是保养极好,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纪,二人对面坐着倒像是皇室家的姐弟两个。

    禄媛扬了扬手,那些小丫头便低头鱼贯而出。

    太子脸上漾着得意之色“母妃,那重墨乾宁宫的总管云公公此时怕是在皇上面前受煎熬……”太子说着拿了一颗麒麟果递给禄媛皇妃,一边道“您这一招实在老辣,定然叫皇后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禄媛低声道“先别高兴太早,重墨真正捉住才算赢……”禄媛说到这里顿住,嗓音压得更低“重墨脑袋不掉,还不算成氏真正衰弱灭绝。”

    “成氏衰弱已成必然,母妃放心,孩儿这一次计划极周密,就算重墨再厉害也休想再有回京的机会,等到皇后寿诞重墨不到,皇上一怒之下自然会帮我们除掉重墨,真是天助我们了。”

    禄媛点点头。

    太子又道“孩儿这一次布置的胡狼山天然防守线是汉之广,入京城楼防守是冷顾峰。他们两个都是孩儿最得力的将帅,对付小小的重墨应该能万无一失。”

    两人正说得高兴,进来一侍卫,拱手禀报“太子,宴尔大人的飞鸽传书。”

    太子拍了拍手上的果子壳,爽声道“拿过来。”

    侍卫勾腰递上书信。

    太子看了书信,脸上更加一遍喜色弥布“好,宴尔说,他们今晚上路,大略后天傍晚可到了。”

    太子妃听了自然很高兴“大后天就是皇后寿诞,看来重墨活不过大后天啊!”

    “双璃。”双璃是禄媛最得力的侍女。

    “皇妃娘娘。”双璃走进来,她知道皇妃叫她便是有重要事要办。

    “去打听一下,云公公回乾宁宫没有?”

    “是。”双璃就要转身离开。

    “慢!”太子金瀚楚喊住双璃。

    太子回头对禄媛道“母妃,现在最好不叫人去打听,我们别急在这一时,……我们已经稳操胜券,现在不能露出一点行迹,如果被皇上知道我们背后操作,那就会得不偿失了。”

    金瀚楚说得很有道理,禄媛沉思着点点头“还是孩儿想得周全,这是关键时刻,容不得一点点闪失,好,双璃,你下去吧,我还和太子说说话。”

    母子俩又谈了一会,觉得此次计划确实万无一失,禄媛才起身回宫休息,太子自然派人恭送母妃回宫。
其他书友在看:春秋及冬夏工业之火次元幻想家宠妻攻略:神秘老公赖上我东莞旧事:我们的青春和爱情白莲花开陆太太的甜婚日常驰骋昭和野生的人类谢家小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