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章 出大事了

    白狐啊!白色的狐狸。如果是自己养的宠物那还差不多。可是。这要是野生的那就不美了。

    你确定你说的这首是歌吗?再说了,狐狸是啥?狐狸就是狐狸精啊!

    姑爷你这是想骂小青我是狐狸精是吗?还是想骂小青我是骚货?真是叔叔可忍姐姐也不能忍了。

    所以,小青猛的向着江小白扑来,江小白顿时就被吓得一声大叫。

    “哎呀,小青你这是干什么?姑爷我不知道浪费了多少脑细胞,这才给你想出了一首好歌来。你怎么打人呢?”

    白素贞也是脸色一紧。不高兴道“小青,你这是干嘛?你怎可如此鲁莽?这是你家姑爷。”

    白素贞不高兴了。江小白才刚刚给她写出了一首歌来。正高兴呢!这小青不知道发什么疯?竟然要打人。这怎么可以。

    小青委屈的说道“小姐,姑爷他要送我一首白狐啊!我不喜欢,这名字一听就不是什么好歌。”

    白素贞不高兴的道“你还没听,又怎知不是好歌了。”

    小青狠狠地一跺脚说道“好,姑爷你唱,若是好歌。小青我就给你道歉。要不是好歌,小青我跟你拼了。竟敢骂我是狐狸精。哼。”

    江小白一听小青的话,顿时就不敢唱了。虽然江小白没有骂小青的心思,可坑爹的是,这首歌,这首歌开头的那一句就是,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啊!

    这一唱出来还不鸡飞狗跳哇。这小青要是能饶了他才怪了。

    江小白好无奈,只能解释道“小青,其实白狐这个名字呢。我只不过是随口取的而已。其实,这首歌叫做千年绝恋更为贴切。”

    没办法,为了不挨揍,只能给这首歌改名了。

    “千年绝恋?我的天呐。”

    小青双眼一亮,这名字一听。立马就高大上加唯美了不少。

    小青点头道“好,这首歌好。一听就知道肯定是很唯美动听感人的歌。姑爷,你赶紧唱吧!小青我洗耳恭听。”

    额?这挂羊头卖狗肉,真的这么重要吗?

    江小白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唱出口来。这小青可是个小暴脾气。她不会听了一句,就跳上来要跟老子拼命吧?

    算了,不管了,还是开始吧!江小白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好了,开始缓缓的弹奏起来。

    一听这前奏,白素贞和小青立刻就醉了,哪里还有半点要攻击江小白的样子?

    江小白放下心来,终于开始缓缓唱起。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果然,江小白一开口。两人立马就沉浸在那歌词凄美的意境里不能自拔了。哪里还想着要攻击江小白啊?

    一曲终了。不管是白素贞也好,小青也罢,两人都已经是泪眼朦胧了。

    “好惨啊!这只白狐太可怜了,姑爷,你能不能把这首歌改改,改成一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结局啊?”

    “小青,这才是这首歌最美的地方,若是改了那就反而不好了。”

    白素贞和小青在那里凄凄惨惨的商量着。搞得江小白很是无语。

    一看两个女人不理自己。他想了想,又再次弹奏了起来。

    “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明朝清风四漂流……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爱情两个字,好辛苦……”

    白素贞和小青那悲伤的情绪立即又被江小白的歌声给带了出来。

    对呀,爱情两个字好辛苦。既然爱情注定是辛苦的。那么这首歌改与不改又有什么用呢?

    江小白没有想到,他随便唱一首歌。就冲掉了白素贞和小青的伤感情绪。看来这音乐的力量还真是不小。

    江小白唱完,把头灯弄了出来戴在头上,根本不管白素贞和小清惊讶得长大了嘴的表情,自顾自的去找来了纸笔。把这三首歌给写了下来,交给了白素贞两人。

    至于两人对自己头灯的好奇还有惊讶,江小白已经不管了,反正有自己的神仙师父给顶杠。

    他们问,江小白就说一下,她们不问,江小白连说都懒得说了。还是让他们习惯成自然的好。

    然后,然后江小白接下来的日子就郁闷了。

    这两人整天无所事事的,白天找人打麻将,晚上就抱着个古筝在那里又弹又唱的。

    一开始江小白还感觉是种享受。可是歌儿这东西,即便你再好听,这要是听多了。他也就产生了审美疲劳了。

    江小白呢!本来穿越到这里来是想享受生活的。可是穿越过来之后才知道,想要享受生活是不可能的。

    这世界啥都没有你享受个屁啊!难道他也像白素贞他们那样,白天打麻将,晚上弹琴唱歌?那就真成了废物了。

    江小白写了一份告示给白小江,让他粘出去。把招人的消息放出去。

    只要有力气能干活的就要,不识字的五两银子一个月,识字的加倍。

    顿时,长安城的流民全都向着平常镇来了。平常镇顿时人满为患,搞得就像赶集似的,想走都走不动了。

    特别是平南王府外面,简直就是人山人海人头传动啊!

    可怜的平南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白巅峰,白巅峰,你死哪里去了?快给老子给我滚出来,谁能告诉我?外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外面这些流民这是来抢劫咱家吗?”

    白玉堂这是真急了。

    白巅峰从外面,非常着急的跑了进来,大声说道“王爷王爷,您先不要着急。我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正带着人守在咱家门口呢!还好这些人还没有彻底疯掉,并没有攻击我们,只是在那里一个劲的叫嚷着,要来我们平南王府工作。”

    “怎么回事?我们平南王府什么时候要他们来工作了?”

    白巅峰颤抖着说道“王爷,好像,好像是少爷叫他们来的。”

    “什么?这个臭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立马把他给我找来要是不给我解决这件事情,老子我饶不了他。真是个混蛋。”

    而江小白和白小江此时也是懵逼的,不就是发个招人的告示而已吗?有必要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吗?

    “姐夫,这一下怎么办?看这样子这只是开始而已。接下来才是麻烦。完了,我们惹出大祸来了。这么多人我们怎么请得来?”

    是啊!要是长安城的流民全跑这里来了,这可怎么办?先不要说钱的事,光这一天的粮食就不知道要多少了?

    我的天,这一次玩大了。

    在长安城,二皇子领着他的一千亲兵,骑着马稀里哗啦的往平安镇赶。

    他知道出事了,出大事了,这肯定是有人在搞鬼。不然不可能全部流民的往平安镇去的。

    只要稍微长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人家招人不可能要得了好几万人。
其他书友在看:祸星陨夜深歌封门破墓那一场谍战风云存心遗爱未来可期大明超级神捕麻辣帝国火影之羽桐传惬逸在爱情公寓异星殖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