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3.和小只的单独相处

    让叶然意外的是,他说出有办法能找到小黑,众人却是一片嘘声。

    “哮天犬的狗品有问题,我对找到他不感一点儿兴趣。”大魁生气的开了口。

    “这叫什么事啊?”

    “搞了半天全是一只狗在自导自演,骗了大家,那根本就没有找他的必要。”

    小只也连连摇头,“狗品太次,狗品太次,我招他惹他了?”

    “送个馒头,还在里面下药,当天晚上本来我有约的,结果拉肚子害得腿脚酸庥,耽误了约会,被男友责怪。”

    “我恨小黑。”

    老白和哪吒是逗逼四人组的成员,不会公然反对叶然继续找小黑,却是也表现出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

    看来哮天犬小黑真是混臭了。

    唯有杨戬,他毕竟是小黑的主人,想找到这条从小养大的黑狗。

    杨戬催促道,“叶叔,你说来听听,大家也听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我可不闲,耽误了几天没去城主府上工,这月的全勤奖都没了,再扣到薪水里,日子就没法过了。”大魁说着不再理会杨戬,自顾自的向院外走去。

    哪咤和老白打了个哈欠,“叶然,你先和杨戬合计着,有结果告诉我们,忙了这么多天,我们补会儿觉。”

    杨戬欣慰的看着没走的小只,还是小只姐好,嘴上说着烦小黑,心里却和自己一样盼望小黑归来。

    “我想问你馒头里的泻药是哪买的,劲挺大啊!”

    小只看着杨戬,“上次老白给我的全是假耗子药,我寻思着你给我几包泻药,药老鼠,效果一定很好。

    杨戬象被踩到了尾巴,“这话说的,小只姐,我也是受害者之一,那天拉了一下午,我怎么知道小黑那泻药是哪买的?”

    “合着你的意思是我买的药,指使小黑往馒头里放的!”

    小只摆了摆手,“不给就算了,杨戬,我也没说啥啊!”

    “就你那破狗那个样子,你还找他,你这态度,说的话大家信吗?”

    杨戬气的满脸通红,却支吾说不出话来,最后憋出一句,“小只姐,你还是走吧。”

    小只也很生气,扭头向外走去。

    叶然连忙叫住小只,“小只等会,我有话单独和你说。”

    小只把火气撒到了叶然身上,“有什么可说的,叶叔,我有男友了,咱们有代沟,表白的事就省省吧,我还要回家织布,为找狗这破事儿都耽误好几天了!”

    叶然没有放弃,跟着小只后面出了院门。

    叶然随着小只到了她家,先帮着她清点布匹,果然锦缎少了一匹,看来那日李顺风说的并不错。

    李顺风承认错误后,已经和闫千里合计,最近一段时间多兼几份职,挣到灵石会等价偿还,这都不是问题。

    清点完布匹,叶然和小只四目相望,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小只咬了一下嘴唇,先开了口,“叶叔,你对我好我知道,但咱俩真的不适合,何况我早就有了男友,脚踏两只船的事儿,我真做不来!”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自从叶然明白是自已自做多情,早就没了和小只处朋友的想法,他是想帮小只。

    昨天躺在床上,推断小黑丢失的事件,每个人的话语都在脑子里过了几遍。

    叶然对小只那句话印象特别深,“我这三百二十七岁的小女孩,咱们不适合。”

    三百二十七岁?

    凡人哪会活那么长时间,而且小只还自称是小女孩,这么说来,小只也是仙界大陆隐藏的神仙之一。

    自己如果扫到小只身上残缺的二维码,帮她找到名子,不仅能刺激小只觉醒,对于叶然自己增加积分,提升功力也有好处。

    叶然犹豫的是,仙界大陆生活的人们的二维码算是个人**,从不轻易示人,女孩子的二维码不知道生在身体的哪个部位,自己莽撞提出要看,也太唐突了。

    说还是不说,叶然现在很为难!

    他又和小只扯了一阵闲话,小只倒的茶水已经喝了七杯,叶然还是难以开口。

    小只拿起了扫帚,开始向屋外扫着尘土,这是扫地出门的意思,不欢迎叶然再呆下去。

    叶然心里也一阵生气,冲口说道,“我是来帮你的,小只你也太那个了吧。”

    “我没那个,叶叔,你倒挺那个的,我真有男朋友了,他虽然家境不大好,但我不会和他分手,我爱他。”

    叶然一直以为小只说自己有男友是个托词,没想到小只真有,男友家境不好仍然执着感情这路,这种女孩更应当帮了。

    “他是放牛的,没什么手艺,只会放牛!”小只叹了一声。

    “我们约定,缝制好城主府这批锦缎,我就会搬离这里,随他一起去放牛。”

    放弃自己的事业,和男友同甘共苦,叶然心中的敬佩之意更深了。

    “小只,你完全可以织锦贴补家用的,要不你把他叫来,我和他好好聊聊。”

    小只连连叹气,“没用的,叶叔,他觉得织锦这行没前途,不建议我继续下去。”

    织绵没前途?

    放牛有前途?!

    叶然呵呵了,小只被爱情迷晕了头。

    “女人凭什么为了男人放弃自己的事业,这不公平!”叶然冲口而出。

    小只摆了摆手,“算了,叶叔,你别劝我了,我心意已决,再说那些牛他也实在管不过来。”

    “那些牛?那些是多少?”

    “没多少,也就几万头吧!”

    “小只,你和我说实话,你究竟看上他的人了,还是看上他的牛了?”

    “当然看上他是养牛的人了。”

    叶然无语,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小只,你这低调炫富,高调装c是要遭雷劈的。

    叶然立刻想通了事情的关键,“小只,怕不是你不同意,你恋爱的事是你男友家人不同意吧?”

    小只嗯了一声,“他妈不同意,那老太太很难缠,总觉得自己家富可敌国,虽说那些牛是吃药草长大的,也达不到仙品,换成灵石也就几万块,还天天看不上我。”

    “一个真仙应当和你男友的家境对等了吧,小只,我来帮你,要不要晋升真仙?”

    “
其他书友在看:诸天降临时代这个班长有点甜修真史前十万年野兽球王科斯塔时空管理局:我不是马丁!时光说他深爱我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最强降龙十八掌韶华微暖你微甜女王崛起:重生之爱你永世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