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4.帮小只晋级

    “要不要晋级真仙?”叶然的话在小只的脑海中不断回想放大。

    晋级真仙对于小只的诱惑太大了,男友家一直不同意她俩的婚事,主要根源就在小只的身份上。

    一个打工妹,无父无母,房子就一间爬爬的自建民居,连个产权也没,说不定啥时云街规模一扩大,就当成违章建筑给扒了。

    小只不要男方的彩礼,可人家男方愿意出啊!

    只是她能拿的起和彩礼匹配的嫁妆吗?

    个人条件上说,男友虽然是个放牛的,包装起来也算是有实业的小老板,哪天走了狗屎运,如果成立公司上天界大陆创行板,妥妥的青年俊杰。

    反观自己,凤凰女都算不上,让男友家认可能走通的那条路,就是提升自已的素质,俗话说财才相配,自己有才了,男友的家境在她眼中只不过是个土财主、爆发户。

    也不用多高的素质,只要真仙就行,虽然真仙中只是仙人中最低的一等,在凡人眼中却是不可触摸的存在。

    现在叶然说要给她这个机会,让小只怎么不风雨满楼喜欲狂。

    只是,接下来叶叔一定要做那让人羞耻之事,这倒有些让小只为难。

    小只思前想后,摆在自己前面两条路,委屈嫁入男友家,继续委屈一辈子,或者,听从叶然,晋级真仙。

    小只眼中神色不断变幻,叶然知道她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对于天界大陆传统的观念,扫二维码对一个女孩的确太为难了。

    这几次扫二维码时,叶然都把小只推到一旁,她没看到过程,可能会更加误会。

    “其实没什么,只要让我看下你身上某处的二维码,然后跟我唱首歌就行。”叶然宽慰着小只。

    小只心中定了一下,她身上的二维码在手臂之上,裸露一下倒没什么,只是叶叔说话可信吗?

    他会不会趁人之危?

    小只虽然心思已经不坚定,倾向于听从叶然的话,但女孩子的矜持让她并没有主动动作。

    叶然三步并作两步走向大门,手抚门框。

    叶叔这是要关门,怕我不配合,喊叫起来,惊醒了邻居,好一个道貌岸然的叶然,小只拼命的大叫了起来。

    “各位邻居,叶然要……”

    声音很大,传出很远。

    叶然轻轻把门推开,“其实没什么,话我都说了,为了让你相信,我把门推开,屋里屋外相通,怎么,你觉得还是关着门好!”

    “那行,咱们就关着,小只,用不用上锁?!”

    “别,别,叶叔,你还是开着门吧。”小只心想真是误会叶叔了,叶叔太坦荡了,自己也是急糊涂了,本来门是关着的,叶叔这是要开门。

    小只闭上眼睛,把袖子撸了上去,雪白的皓腕上印着一个残缺的二唯码。

    叶然没有耽搁,立刻心念一动,启动了脑海中的二维码识别扫一扫功能。

    几行信息如瀑布一般瞬间出现在叶然的脑海中。

    仙名:织?

    法力:无

    等级:仙界真仙,尚未觉醒

    来历:不明

    随身宠物:无

    法宝:万花丛中一根针

    信息出来后,叶然当时就蒙了,小只的仙名一栏中只有一个字,这想象空间就大了,推理她的名子该从哪里入手呢。

    小只的法宝是万花丛中一根针,武器是针,叶然立刻联想到《笑熬浆糊》是令胡冲在黑木崖上的对决,难道小只是东方不败转生?

    叶然疑惑的问道,“小只,说实话,你的真身究意是男是女,你要是男身,我不支持你去伤害一个对你情真意切的男孩子,我劝你收手?”

    小只依旧闭着眼睛,满脸羞红,“叶叔,你脑洞太大了吧,我的确十成十的女儿身,要不,我给你来几声萝莉音?”

    叶然没接话,思维迅速发散,织田信长,不对,织造衙门,不对,织成云雾紫绡衣,更不对。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姓织又是女孩子,那就是织女呗,自己真昏了头,简单问题复杂化了。

    叶然立刻唱起那首半生不熟的歌谣。

    “是她,是她,就是她

    女中英雄,小织女。

    织成一条神奇的天路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

    牙拉索,牙拉索。”

    叶然反复咏唱,他事先交待过,小只的态度比以前觉醒的那些位诚恳多了,认真的跟着叶然哼唱。

    歌曲唱了二十几遍,小只没有一点变化。

    叶然也摸不着头脑。

    小只无奈的说道,“不行啊,叶叔,我还是不行。”

    小只睁开眼睛,吓了一跳,叶然后面站着老白、大魁、哪吒、杨戬,大家都来了。

    叶然往身后一看,也愣住了,“你们怎么都来了。”

    “小只姐叫的声音太大,我们看门开了,于是就……”杨戬不好意思说道。

    哪吒道,“要不我们走吧,叶叔记得关门”。

    “你们继续,都成年人了”,大魁说道。

    “小只你最近瘦了,看你的小胳膊,又细,还白没有血色,买点红枣补补身体!”老白作为长者很关心晚辈的身体状况。

    大家都走了,轻轻关上了屋门。

    叶然又领唱了几遍,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叶然只好放弃,“小只,今天就到这里吧。”

    叶然沮丧的推门而出,门外胡拉拉倒下一片,老白四人都没有走。

    这些人也真够卦的,竟然在门外偷听,老白不好意思道,“别误会,叶然,我们只是关心,关心,呵呵,情况怎么样了?”

    “没搞定!”叶然叹了一口气。

    “哦,没搞定哦”,大魁拉着长音,“那我就上工了。”

    “你不是早上工了吗,看你五大三粗,卦之心不死啊,这你就不怕扣钱了!”叶然也是有火没处撒。

    老白看叶然情绪不对,朝众人挥了挥手,“散了,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叶然觉得气氛很微秒,一路上,老白四人,他和他小声说话,或者他俩和他嘀咕,就没人理他。

    夜半,一首悠扬的歌曲回荡在河滩之上。

    “织成一条神奇的天路

    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

    牙拉索,牙拉索。”

    小只兴奋的声音,“我晋级真仙了,我真仙觉醒了,牛郎,明天一早咱们找你妈,定亲,结婚。”

    叶然脑中信息同时更新,小只是织女们无疑,这怎么回事,难道织女星宿要在晚上才能晋级吗?”

    “老白是太白金星,也没出现这种状态,白天卡在哪了?”
其他书友在看:诸天降临时代这个班长有点甜修真史前十万年野兽球王科斯塔时空管理局:我不是马丁!时光说他深爱我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最强降龙十八掌韶华微暖你微甜女王崛起:重生之爱你永世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