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5.这天早上

    小只晋级了,叶然也得到了自己应得的好处。

    这是双赢的事,谁都乐意做,第二天一大早,叶然神清气爽的起床,刚推开院门,就看到笑颜如花的小只。

    她提着一些礼品过来感谢叶然。

    叶然知道小只的男友就是传说中的牛郎,牛郎织女的故事浪漫美丽,故事中阻挠双方的是织女的母上大人王母,没想到到了这方世界,事情颠倒了个。

    好在小只在叶然的帮助下,找到了自己的名子,成功晋级真仙,想那牛郎的母亲再也不会低看小只,几乎可以确定小只和牛郎的婚事能成。

    叶然也替小只高兴,他有心帮牛郎也找回自己的名子,思忖了一夜,觉得事情可以缓一缓,等小只和男友的感情稳固了再说。

    已经达到了一种平衡,才财相平。

    如果叶然再贸然行事,牛郎晋级真仙,平衡势必会打破,那小只的情事会又起波澜,做好事的心,落一个大家都不满意的结果,叶然不愿意看到。

    叶然又叮嘱了几句小只,把她送走后,望着小女孩雀跃的背影,叶然叹了一口气,“

    世上都说神仙好,神仙终究也都是人化的,世俗之事终究传染到了天界,以后还能看到纯洁的感情吗?”

    叶然和小只道别惊醒了睡梦中的杨戬和哪吒,两人揉着腥松的眼睛,来到院门口,和叶然一样倚靠着门框,和叶然一样长声叹着气。

    叶然心里这个气,这两二货,我靠门框,你们也靠,我叹气,你们也叹。

    图学其形,我这一身的本事你们什么也没学到,这一举一动,倒学的象个样。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叹气吗?

    你们能体会我那种悲天悯人的人文主义情感吗

    我在叹世上真情不在,纯纯的爱情掺上了铜臭,你们在叹什么,两个乳臭没干的小子。

    “哪吒,你在叹什么,”叶然想醍醐灌顶指点两人。

    “呵呵,没什么,”

    “你呢,杨戬?”

    “呵呵,也没什么?”

    叶然有些抓狂,两个半大小子一副诡秘的表情,看上去倒好象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了。

    “没什么是什么,”叶然心想,我今天还偏就指点你们了,让你们认清天界现实,跟着我,我不仅是你们的侦破老师,还是你们的人生导师。

    “叶叔,算了吧,小只已经走了,她不属于你,情伤最伤,情伤最痛,你不说,我们也懂得!”

    “你俩懂个屁,什么乱七八糟的,跟我回屋,咱们再说小黑的事件。”

    三人坐在桌边,哪吒和杨戬情绪不高的样子。

    “叶叔,不会又出一个嫌疑人了吧?”哪咤问道。

    杨戬也一副不死不活的样子,“那破狗,生死任他了,我也想明白了,无论是感情,还是异宠,心不在了,再追也没用。

    “是啊,叶叔,有些事情勉强不来的,大千世界,走到一种结果,必然有必然导致,你所认为的偶然可能是偶然,但偶然多了,同类的偶然就是一种必然,所以勉强不来。”

    这两二货倒挺有思想的,这是要暗喻我自不量力想追小只?

    你俩倒给我上起课来了?

    叶然恼了,“我都说了不是,你这俩小子还纠缠不休,要不要我从头至尾把整件事向你们汇报一遍?”

    “叶叔,不用,随你高兴。”哪吒笑了笑,笑的很暧昧。

    “真得不用,叶叔,随你高兴”,杨戬跟着笑了笑,笑的很阴险。

    谈话无法继续。

    三人看天,确切的说是看天花板。

    良久,屋外响起了敲门声,“叶然,开门,我是老白,今天一大早,我就去了云街,又买了两条腊狗,你们都还没吃早饭吧。”

    叶然三人没有起身开门,老白其实也没让他们起身开门的意思,门直接被踹开了。

    杨戬火腾的一下子就上来了,“这老白太没这礼貌了,家里的门整得本来就简陋,这样搞,门踹几次就散架了。”

    老白扛着两条腊狗推开屋门,看着叶然三人坐在桌旁笑了起来,“你们三个够可以的,还是叶然你会算,知道我给你们送吃的,哪吒快去拿碗盘,都坐在这干嘛,都看天啊。”

    叶然三人是在看天,不过是在看天花板,三人带着气,叶然生气两个小子胡思乱想,说话还半吐半露。

    哪吒生气叶然装糊涂,辜负了友爱、善良、纯洁的小只姐姐。

    杨戬生气老白踹门。

    “和你们分为一组,真是我命不好,一把年纪了还要伺候你们几个小年轻。”老白一边抱怨着,一边去厨房拿出碗筷,整齐有序的摆在了桌子上。

    他撕下一只腊狗腿放在了桌子上,顿时一股臭味飘满了整个屋子。

    这臭味有些上头。

    “老白这狗真不能吃了,好象比上次你买的更臭,估计过期时间更长一些。”

    叶然呛得有些反胃。

    “价格也比上次便宜了许多,月末大优惠很合算,你看这狗肉,都一条一条的,多好。”

    “人家店主说了,这是秘制腊狗肉,其实可以当成臭豆腐吃,一小块一小块的吃,闻着臭,吃着香。”

    哪吒捂住鼻子,“老白,这也太凉的,你至少把这狗肉热一下,大早上的凉东西进肚子怎么能吃的下去?”

    老白露出为难的神色,“哪吒,小魔童,你还真是小啊,人生阅历不够,你见谁上锅蒸臭豆腐,那屋里不更臭了吗?”

    看到了狗肉,杨戬又想起了他的小黑,“叶叔,那天你话说了一半,究竟怎么才能找到小黑,其实我心里挺想他的。”

    “你想打死他吧,这么和你说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说哮天犬离开这里会去哪?”

    “一定是狗多的地方啊,咱们去哪找不入得了,在那蹲守个几天,有六成以上的把握能等到他!”

    “叶叔这倒说的是,那咱们吃完早上饭,去云街最有名的那家狗肉馆吧?”

    杨戬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叶然十分错鄂,这特么真会联系,狗多的地方就一定是狗肉馆吗?

    “云街菜场,”哪吒提示道,“那里天天聚集着一堆堆的狗,小黑说不定在那里。
其他书友在看:诸天降临时代这个班长有点甜修真史前十万年野兽球王科斯塔时空管理局:我不是马丁!时光说他深爱我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最强降龙十八掌韶华微暖你微甜女王崛起:重生之爱你永世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