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节 悄然而梦

    骆莹与郑晏亭攀谈,觉得骆燕不像是没文化的人,跟这种人说话觉得舒服,上文正说到郑晏亭与骆燕告别来到后屋,见骆莹正满身“厨装”忙不可松。郑晏亭便与之谈到郑晏亭因为什么来到这个城市,郑晏亭焉能以实情告之呢,言语不尽不实,骆莹久混风尘焉有不懂之理,因此也就不加追于郑晏亭了,转而又问道“那你找到工作了吗”

    郑脸一红道“没有,几年没来大变了样子,变的有些都很陌生了。”

    “没事,慢慢碰呗。”骆莹不经意的答道

    郑晏亭也随意的应者,随后在兜里边拿出一沓钱来,递给她说道“这个给你。”

    “嗯啥啊”骆莹也许并没想到郑晏亭会给她钱,不以为意的一边切着菜一边转头来看。骆燕转头目光落到郑手中那一搭钱时愣住了,骆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郑晏亭会送给她钱物,急忙撂下铲菜刀“你这是干什么”

    “本想着昨天就给你,可我怕你是个骗子,怕你诓骗我,因此我想这要来你家看一看,今日一见倒也是我多心了,你家我前两天路过过,还和你妹妹说了几句话,昨天你不是被人抢了五千多吗,说实话我这次出来就拿两千,前些天花了些,现下就剩这么多了,虽说堵不上昨天的窟窿,多多少少也算尽了点心意。”

    骆燕双手摇摆,坚辞不受道“哥,你是不是看我家困难,有意可怜我,如果这样,那大可不必,我姊妹二人虽然穷,但是绝不欠好人的情,五千块钱虽然对我很重要,但没了就没了,我以后会赚的,你也不富裕,更何况你给我们了你怎么办。”

    “我没事,反正我都这样了,实在不行我回家呗,总不至于饿死就是了。前翻与你妹妹相遇便是有缘,昨天与你相遇那也算是有缘,如此重缘也算是前世修来的,若你坚辞不受,真叫人好过意不去。”

    但尽管郑晏亭怎么给,骆燕依然坚辞,没奈何我只得拿了回来;“那好吧,既然你不要,那我也强求不得。”郑晏亭转身回了屋子,时间不长,饭菜做好了。郑晏亭也吃了几口,说实在的郑真的不饿。

    饭后,又喝了点水,三人继续谈论着,眼看着天光渐熄,外边的树叶开始莎莎作响,郑晏亭起身道“天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感谢你的这顿饭,我走了。”

    骆燕道“你现在有地方住吗,”郑不想解释太多,因此闪烁其词道:“有。”此话出口顿觉得有些不妥。

    骆燕道“你这么快就租到房子了吗”

    骆莹一旁插话问道“怎么,哥你租房子吗”

    “我我我”郑晏亭不是个撒谎的人,竟一时被这姐妹二人问住了。

    郑晏亭吱吱唔唔了半天,本想着说没租房子,但那时见骆燕却不是如此说,又想说已租了房子,骆莹处却不着意,真个难以自圆其说,突然吃这一噎,一时竟语塞了。

    骆莹一笑道“哥你如果真没地方去,假如你不嫌我处鄙陋,就在我这吧。”

    “不不不。”郑慌忙止道“且不说你我萍水相逢,不便叨拢,便是男女有别就有诸多不便。”

    骆莹道“哥莫要推却,萍水相逢为什么送钱与我,哥哥方才也说了,你我两家重缘非浅,住下又怎样呢”

    “无论怎么说,我如何忍心在此处叨扰,我是一定要走的。”

    二骆见郑意决她也不便深邀,就这样郑离开她家,径直回了先前住的旅馆,一路上思绪万千,心里还在想,“我这不是多余吗,人家不领情,哎也罢,若是我也许与她一样,一个陌生人,仅凭三言两语就相信,那也不现实。”

    回至旅馆天都黑了,又白白浪费一天,只得明天再找饭门了,解衣入睡,似乎没怎么累,但头刚沾枕头便进入梦里。还在似睡非睡之时,郑晏亭第六感觉要不好,好像又要做恶梦,本能的不想睡,可为时已晚,不想睡都不行,好像有嗑睡虫进了鼻孔。

    那鬼怪紧紧追赶,或许求生的生灵会有莫名的力量,我在路边捡起小孩胳膊粗细的木棍,一个黄龙倒转身,棍随人转,啪的一下,这一棍正好砸到血人后背,把血人打的一个咧唏,脚下无根,趴伏在地。

    本以为后边还有血人,但是只这一只,我提起棍子赶在身后举棍要打,这一棍正打到路边一棵树上,如同水浒中武松打虎,将哨棒打折的情况一样,我虽不是武松,但情形是一样的。这一下或许是用力过猛,卡的一下,木棍折为两段,我也被阵晕过去,往后的事便不知情了。

    她的家
其他书友在看:悲转异世闻录战神你家萌狐要反天了奶谁谁死快穿之贪恋你的温柔末日之人类新起点蜜糖娇妻有点甜我在异世做团宠封尘情缘超神悟道(我可以兑换悟性)奔跑吧,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