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紫阳剑宗何笑风

    “紫阳剑宗何笑风,今日挑战林榜六十三仙剑李代,还望接受”

    李代直接呆立当场,想不到自己在大街上都能遇见挑战自己的人,自己不是没有想过会收到挑战,只是这挑战未免也来到太快了。

    “呃,这位兄台,我们急着回家吃饭,能否改日再战”古生在一旁开口道。

    白衣男子爽朗一笑“今日事今日毕,明日我还要挑战别人,高手过招,只需一招便可,还请李少侠用出最强一剑。”

    “古生,这紫阳剑宗不是一直青黄不接,十分势弱吗何至于今日敢有人来挑战我”李代呆立过后,总觉得对方是因自己初上林榜而看不起自己。

    “我也不知道啊,这紫阳剑宗就在扬州附近,我之前还经常去他们宗门外玩呢。”古生也小声道。

    李代皱了皱眉,对方既然已经说让自己用出最强一剑,那便是不得不战了。

    “你确定要挑战我吗”李代冷声道,其实自林榜出来之后,他心里便有了些傲气。

    “那是自然。”何笑风笑了笑。

    “若是输了,可别说我下手太重。”李代又冷冷的说道。

    “输赢,还是要比过才知。”何笑风依然笑呵呵道。

    “古生,东西你先拿着。”李代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古生,自己缓缓拿起腰间的龙影剑。

    “请”何笑风也不再抱剑而立,脸上露出些许凝重,作出即将拔剑出鞘的态势。

    “看好这一剑”李代猛地拔出龙影,龙鸣之音响彻整个大街,让路边的寥寥几人都不禁回头看着。

    “一梦”李代又将龙影猛地收回剑鞘,贯注的内力已是化为无形剑气打向何笑风。

    “你果然会无形剑气”何笑风笑道,“接我一剑”

    “贯日长虹”何笑风也直接将剑出鞘,一道至阳至纯的剑气打来,直接消解了李代的剑气,却又渐渐增强至原来的强度。

    “什么”李代来不及震惊,忙举剑挡下何笑风这道剑气,被震得连连后退,等到那道剑气消弭,只觉得自己的手掌已是颤抖不止。

    “所谓无形剑气,只是剑道中的一个招式而已,你能用出无形剑气,林榜前五十也能用,只是他们不拿无形剑气当杀招,你却用它来当杀招,年轻一代曾经最强的是你,现在,是我了。”何笑风收回笑容,淡淡得说道。

    “你”李代已是有些不支,那一道剑气给自己带来得影响还没完全消除。

    何笑风本想转身就走,却又扭过头来说道“对了,你能当上年轻一代的最强,纯粹是因为我们没出现而已,我不知道为什么神机阁给你的名头是仙剑,如果名号能易主,我想应该有很多人都想把你的抢过来。”

    “这什么人啊,打之前还满脸堆笑,打完就冷着个脸。”古生忙去扶李代,嘴上还不忘嘲讽何笑风几句。

    “你别走再打一场”李代还没说完,便已是觉得头脑昏沉倒下了。

    再醒来时,李代已是躺在了床铺上,旁边是等待的古生和赵听潮。

    “你终于醒了,怎么样”赵听潮急切的问道。

    “师傅,徒儿没事,只是之前觉得头脑昏沉,现在好多了。”李代从床上坐起来。

    “那人真是太可恶了。”古生在旁气道,“李代那时候还没吃饭,哪有状态跟他打啊。”

    “古生,跟这没关系。”李代有些无奈道,“想来也是我太过自大,仔细想想,自林榜下来之后,我心里便有些傲气,忘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你确定他年岁跟你相近吗,若是一个老的欺负你,我便提剑打上那紫阳剑宗,让他们也认识认识你师傅观海剑的名头。”赵听潮也有些气道。

    “师傅,那人大不了我几岁,这次确实是我输了。”李代不好意思的说道。

    “若是如此,何至于之前林榜之上没他的名字”赵听潮不解道,“我记得,紫阳剑宗只有他们的掌门在林榜之上,乃是林榜二十二,绰号紫阳剑君的何洛书。其余人便是在林榜上再无排名,他们的年轻一代也并无什么厉害的,何至于出了这个何笑风”

    “兴许是他们宗门一直闭关修炼的天才吧,”李代说道,“师傅,那紫阳剑宗的掌门排名高出你不上,若是你真提剑上了他们宗门,岂不是会被他打回来”

    找听潮笑了笑“臭小子,真不会盼你师傅点好。若是你真被人欺负了,我这做师傅的当然要提剑把场子找回来,哪怕对面是”

    “哪怕对面是霸王是青衣客”李代好奇的说道。

    “呃那再另说,不过你也遇不见他们哈哈哈哈。”赵听潮把目光转到一边,笑道。

    李代有些无奈“你别说,前几天我还真遇上青衣客了。”

    “啊臭小子,你别骗我,那青衣客神龙见首不见尾,你能见到”赵听潮不相信似的说道。

    “真的,不信你问古生。”李代说道。

    “我发誓我保证李代说的都是真的”古生忙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听潮一时愣住,不相信李代跟古生还能有如此奇遇。

    “古生,你给我师傅讲讲吧。”李代笑道。

    古生便把之前跟金刚指侯玉对峙,被青衣客解救的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只是那绘声绘色之势,让赵听潮听得都有了代入感,还让李代在心里感叹了好几次“这嘴不去说书真的可惜了”。

    “不是吧这也太巧了。”赵听潮惊讶道。

    “没办法,它还真就这么巧。”古生感慨道,“李代,我发现每次给别人讲事情我都特兴奋。”

    “讲的很棒。”李代不禁坐在床上为古生鼓起掌。

    “照你们所说,之前是遇到了金刚指侯玉”赵听潮眉头紧锁着,“这金刚指侯玉,林榜排名四十七,武功专克用剑之人,只是之前我来时才知晓他在北境杀人越货,北侯带人围捕,却被他逃掉,而今海捕文书已经满天下了,却不知道他藏在哪。”

    “的确,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是被通缉的。”李代感慨道。

    “不过他并不用剑,何至于看上了你的剑你的剑又是哪来的”赵听潮疑惑道。

    “徒儿的剑乃是家传,家父托人带给我的。”李代如实说道。

    “可否让我看看”赵听潮问道。

    “就在那,师傅请便。”李代笑道。

    赵听潮拿起龙影剑,不由得赞叹了几句龙影的剑鞘,猛地拔出剑来,还未看清剑刃,就是一道龙鸣之音传来。

    赵听潮不由得愣住,李代见他这样,问道“师傅,怎么了”

    赵听潮叹了口气,有些失神道“这龙鸣之音,我爹他年轻时候遇见过。”

    “什么”李代吃惊道。

    “我爹自小便给我和我哥讲这把剑,我爹天资才绝,出入江湖之际,年轻一代罕有敌手,却被一个比他还要年轻的少年击败,后来我爹威震江湖时,却再无此人出现,那人,用的就是有龙鸣之音的剑”说罢,赵听潮复杂的看向李代。

    李代已是愣住,不知该说些什么,如果是如此,那之前年少时击败赵听潮之父的人是谁是自己的父亲吗

    李代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师傅,徒儿也是不知此事,等日后我回长安,定对我父亲问个清楚。”

    “不必,如果真是你父亲,那他是我爹难得的对手之一,只可惜我爹已经去世多年”赵听潮叹道。

    一家小酒楼里,何笑风正吃着自己的晚饭一碗凉面条,酒楼跑堂小二不禁窃窃私语,想这人穿的干净,也不像小气之人,来酒楼里却只吃一碗面条,酒菜皆是不要。

    何笑风不去管他人的眼光,慢慢吃完那碗凉面条,将数好的铜钱轻轻的放在桌子上,刚走出酒楼,却见天已是阴黑了起来。

    “阴天了连夕阳我都见不着么。”何笑风感慨道。

    第二日,天果然下起雨来。

    “许老大,这几日承蒙你照顾,只是晚辈早就想加入武当派,以追求更高的武学成就。今日一别,希望日后再见,以让李代报此大恩。”李二依然借着李代的名头在关帝帮,只是他料到说不得日后李代便会过来,便先行走去武当。

    许成起初本是怀疑李二,只是后来李二做事分寸有度,加上李二有王乐陵的书信,不禁让自己怀疑不起来,只是点点头道“只可惜没帮你找到中正兄他们,日后保重。”

    李二假惺惺的笑了笑,穿好蓑衣,骑上许成给他备好的马从关帝庙门口走了。

    何笑风打着把油纸伞,慢慢的走着。

    李二心情大好,细雨中也哼着曲,一时没看见迎面过来的何笑风,待待得快要撞上时,李二才赶紧勒马,破口大骂道“哪里来的人不长眼睛么”

    何笑风仰起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又向前走去。

    “哪里来的孤魂野鬼”李二冷哼了声,走过去了。

    何笑风慢慢走到关帝庙前,看见了关帝庙前那个撑伞的乞丐,走到他身前停住了。

    “找谁”那乞丐头也不抬道。

    “不知道开山拳许成,可在此处”
其他书友在看:梦来炼气鬼才背景板流浪记傅总,重生娇妻已上线我不是杠精帝国首班逐日世界八荒兽图舌尖上的主角都市神豪之最优秀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