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酒来了

    刚送走了洛东来两人,还没走回到院子,门外又传来咚咚两下敲门声,洛星疑惑,这是漏东西了吗?

    洛星回头,打开门一看,又是一个大美女站在眼前,只不过这个他认识!

    “啊,铁老师你怎么来了。”

    “给你们送酒的!”不耐烦的声音从微笑的铁心柔背后传出,吓了洛星一挑,头一歪,便看见了板着脸的院长铁王,手里果然拎着一坛酒,洛星急忙让开身道,“院长也来了,请进请进!”

    “打扰了!”铁心柔一笑,眼神扫过洛星,微微打量着他。

    上次匆匆一见,连洛星的名字都不知道,之后也没关注过,可是在赵新安上课刘升闹事的时候,知道他收了一个破龙门的学生,她这才打听到,原来那次偶遇的年轻人居然如此厉害。

    “嗯!”院长铁王淡淡应了一声,随后施施然走进院内,边走边道,“那老鬼在哪里啊!”

    “爷爷!”铁心柔嗔怪的叫了一声,您可是院长,注意下形象行不,随后又给了洛星一个抱歉的眼神,洛星笑笑,一点也无所谓,自己以前也是叫死老头子的,也没啥好说的。

    铁王微微撇了下嘴,对这自家孙女是没啥办法了,这都要管,自己心现在都在滴血了,还他么注意啥形象!

    洛星带着两人来到院子,阴影下的木老又微微撇了一眼这边,待看见铁王带着一坛酒后,双眼精光暴涨,瞬间便没有了之前睡意朦胧的样子,没等洛星开口叫他,木老就蹭的一下从摇椅中蹦了起来,朝这边飞快跑来,这哪是一个老人能做出的动作。

    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木老跑到铁王面前就一把将酒坛给抢了过去,笑开了花的脸上是欣喜若狂的表情。

    木老大手一边摩擦着漆黑酒坛子一边激动的说,“宝贝啊,宝贝啊!”

    那模样,口水都好像要留出来了,看到洛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有必要这样激动吗!

    而旁边的铁王脸上那个难看啊,看着木老那模样顿时酸溜溜的道,“死老鬼,就不能矜持一点点,丢人死了。”

    结果木老根本不理会他,一声冷笑不屑的转过身去,抱着酒坛就要回房间藏起来。

    可铁王不乐意了,居然这么嘚瑟,你以为还是以前啊,现在你就是一个破老头子,还跟我横?随后便一只手摁住木老肩膀,另一只手愣是把酒从木老怀中抢了过来。

    这突然的情况看的洛星目瞪口呆,铁心柔则干脆捂着脸不忍直视自己爷爷,这也太丢人了!

    两个老头子居然在抢酒,还当着两个后背的面,你们就没点脸吗,还是老了脸皮厚的没感觉了。

    “你个王八蛋,死老货,酒是我赌赢的,就居然还敢抢回去,你要脸不要脸!” 被摁住的木老愣是动弹不得,把他急的哇哇直叫,却又无可奈何,没办法,不是对手啊!

    “死老鬼,急什么急,我都把酒给你带过来了,你还要藏起来干什么,就不准备招待下客人吗?”铁王阴险的笑着,随后又对着洛星嚷嚷道,“小子,还不搬个桌椅出来,怎么招待客人的,我要和你家木老喝酒呢。”

    洛星一脸无语的点头应是,无视木老可怜的眼神,我能咋滴啊,不是我不帮你,是我也打不过啊!

    把桌椅搬出来后,几人落座,这时铁王倒是故作大方的把酒还给了木老,木老抱着酒脸上阴晴不定,好像死了爹娘一样,幽怨的盯着铁王,让洛星看的无语至极。

    一旁的铁心柔是一脸后悔啊,就不该好奇跟着过来!

    “还愣着干啥,倒酒啊,今天我们不醉不归!”铁王得意的笑着,你是赢了酒,但老子也要拿回本才行啊,可不能让你独享了不是,我三十年的梨花酿我自己都不舍得喝呢。

    看着木老那臭脸,铁王就想发笑,这就是他的阴谋,为啥子不让人送来,偏偏要自己亲身来,那不就是打着喝回本的主意,而且还要有多少喝多少,没看我把孙女都带过来了吗,你还能无耻的不给喝吗!

    “死不要脸的老货,喝不死你!”木老咬牙切齿道,铁王则完全不在意。

    啊,我的梨花酿啊,这回轮到木老心中滴血了,不过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叹息着正准备开坛,一旁的洛星却急忙叫住了,“木老,等等!”

    木老看着洛星一愣,铁王也瞪着他,等什么等,老子都等不及了,你还等什么,这小子怎么没大没小的啊。

    洛星被铁王看的周身不自在,弱弱的说,“那什么,木老你不是说了要跟我老师一起喝的吗,先等下,我去叫他过来。”

    洛星说完,也不等几人回应,直接就跑了出去,留下一脸懵逼的木老,居然忘了这茬,这不是又要少喝了,木老痛心疾首,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答应赵新安那货。

    铁王闻言倒是淡定的很,虽然多一个人喝,但反正已经不是老子的酒了,心痛个啥。

    不一会儿,笑吟吟的赵新安便跟在洛星后面进来了,作为对面邻居,蹭吃最是方便!

    “赵老师来的好快啊!”木老晦气道。

    “还好还好,近嘛!”赵新安有些不好意思,随后对着铁王招呼道,“院长,心柔老师好啊!”

    铁心柔微笑回礼,铁王则玩味的看着赵新安,“居然被你平白赚了不少便宜!”

    “哈哈,运气运气!”

    赵新安一笑,随后自觉的一屁股坐在铁心柔旁边的空位上,这让洛星傻眼了,桌子可并不大,四人坐着满满的了,哪还有他洛星的位置,这不得站着喝了!

    洛星顿时苦笑不得,几人也没人理会他,赵新安一坐下来,就催促木老开坛喝酒。

    木老也有些激动,既然躲不过,那就自己喝多点吧,于是信手扒开酒塞,顿时间,一股香醇的酒香瞬间弥漫在四周。

    “啊!”木老用力一吸,顿时陶醉了,就连铁心柔老师闻着也是满心欢喜。

    “快快,倒酒啊!”

    木老小心奕奕倒了四杯出来,几人便迫不及待的拿起就喝,留下在一旁举着杯子的洛星一脸懵逼,这是没我的份吗?

    “香沁五内,飘飘欲仙啊!”赵新安一饮而尽,神情满足。

    其他几人也是一样的表情,看到洛星直咽口水,举着杯子急道,“我呢,我呢,木老,给我倒一点啊,让我尝尝。”

    虽然洛星并不是个好酒之人,但这酒闻着却是真的香啊,他也是心痒难耐,先试试味道。

    可木老已经沉浸在美酒之中,根本没理会洛星的意思,最后实在是吵得太烦,木老才吹胡子瞪眼的道,“小屁孩一边去,喝什么酒啊!”

    洛星顿时大怒不已,要不是铁王等人在,他早就动手抢了,还废话个什么劲,随即洛星无奈转头看向赵新安,期望寻求帮助。

    可赵新安却撇了一眼洛星淡淡道,“你受伤了,不能喝酒!”

    洛星听了,胸口差点喘不上气,这点小伤怎么会碍事呢?枉我那么挂记你,有酒喝可是立马叫你过来了,你居然过河拆桥,这是人干的事吗。

    看着欲哭无泪的洛星,铁心柔觉得好笑,一个个大人都在欺负这么一个小子觉得很有意思,随后道,“木老,就让他尝尝吧,看着怪可怜的!”

    有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啊,木老虽然老不情愿,但还是倒了半杯给洛星。

    洛星感动啊,“还是心柔老师好,谢谢老师!”

    洛星先是浅尝一下,感觉入口微辣,但很适中,随后一饮而尽,酒水顺着喉咙直入心肺,香,深入肺腑的香,怪不得连铁心柔都喜欢的不得了了。

    这酒是真香啊!
其他书友在看:弑魔修罗我的系统异能路上和尚一个半龙武狂圣诸神莫挨老子守护——这片星空后汉长歌婚后忽然得宠如初识般热衷于你奥特之悠闲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