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章 恍然一梦日高起(三更!求收藏,求票票~)

    汪汪!

    春宵苦短日高起,黑狗吠吠不觉明。

    迎着刺目的暖阳,杨林睁开眼睛“真是一场好睡啊!”

    “噫?这是什么?怎么滑滑腻腻的?”

    杨林动了动手指,感觉一片滑腻温润的感觉,手中似乎是上等的羊脂玉。

    就在此时,身侧有什么东西,突然动了一下,接着便有一道怒喝响起

    “色鬼,放手!”

    杨林一惊,随即快速跳下床去!

    “什么人!竟敢上了我的床!”

    手扶大砍刀,定睛望去,杨林登时目瞪口呆起来。

    但见,床上正有一个杏眼圆睁的少女,此刻慌乱地整理着一身白衣,偶尔露出的几许春光,引得杨林赶紧夹紧了双腿。

    “看什么看!小心你的狗眼!”

    少女仔细检查了一番,复又感觉了一下,发现自己完好无损,这才略略定下心来,起身便瞪向床下的“色鬼”。

    而杨林也终于回想起了昨夜的糗事。

    只是,为免尴尬,此刻却只能站在原地,不好走动。

    呛!

    一声轻响,少女便已抽剑在手。

    刷!

    剑走轻灵,银光一闪,白衣飘忽,便已刺向杨林心口。

    “靠!如此无情!”

    眼见如此,杨林也不讲究那么多了,脚下一点,便已轻松躲开冷冷一剑。

    只是,身下的暗器,也因此暴露出来,一个帐蓬赫然在目。

    “臭流氓!大色鬼!死!”

    一见如此,那白衣少女,粉面含羞,可剑上的攻势,却更加凌厉了三分。

    只是,任她愤恨,任她玉女剑法精湛,可杨林却像万花丛中轻过,片叶不能沾身。

    突然。

    少女将手中剑,猛然掷出,接着便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呜呜!人家都陪你睡了一夜,你还不信守诺言,将秘匣还来!”

    杨林接住长剑,脸上一黑,感觉比昨晚那黑面“表哥”都要黑了。

    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闭嘴!明明是你睡我,又不是我睡你!莫要污蔑杨爷名声!”

    杨林被这女子弄得心烦,又生怕她如此大声,让西门青他们听到。

    自己的一世英名啊,早知道就不拿那晦气的匣子了。

    “呜呜!你不讲信用!我要死给你看!我家小姐会替我报仇的!”

    这少女心中绝望,突然捡起杨林扔到地上的长剑。

    眼泪滴嗒,把心一狠,长剑横颈,用力一旋,就呜呜地闭了眼睛。

    长长的睫毛闪动,显是十分害怕。

    可一想到,自己的差事办砸了,回去之后,下场定然更加悲惨。

    而且,还会给自家小姐,带去灾祸。

    倒不如,就此一死了之,让这可恶的“臭流氓”,为自己垫背。

    少女的心,海底的针!

    不说杨林搞不明白,恐怕连这少女自己都未必了然她自己的心思。

    “停!”

    杨林一把抓信少女的胳膊,那种滑腻的感觉,再次袭来。

    他这才明白,原来之前抓住的,正是少女的这条胳膊。

    “行了!多大点儿事,犯得着寻死觅活!”

    手中一用力,少女手中的长剑,再次掉落在地。

    当啷!

    及至声音响起,少女方才迷茫地睁开眼睛。

    只是,马上又闭上了。

    恶魔啊!

    自己都死了,这个臭流氓怎么还在自己面前!

    想到这里,不禁更加地眼泪娑婆了。

    此时此景,让杨林实在头疼。

    怎么好好地,不是要自刎,就是要呜呜哭。

    自己又没有想怎么样她。

    无奈之下,只得说道“看!秘匣!那里有一只秘匣!”

    “在哪里?快给我!”

    一听秘匣二字,少女立时清醒过来,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四处寻摸。

    可很快就失望了,一看杨林骗她,马上又是呜呜地哭了起来。

    “呜呜……我都死了,你还不放过我!还要骗我!”

    “别哭了!再哭,一刀砍了你!”

    杨林被她哭得不耐烦,呛啷一声,抽刀在手。

    然后,伸手在少女脑门弹了一下,没好气地道“行了!你没死!”

    呜呜……

    “停!你要再哭一下,秘匣就再也找不到了!”

    呜呜……

    “好了!我是捡到一个秘匣,不过你要老实回答几个问题。若是答得好,我可以考虑把秘匣送给你!”

    “真哒?拉勾!”

    少女明媚的大眼睛,反射着温暖的阳光,让杨林不忍拒绝。

    这真是奇怪的感觉。

    ……

    昨夜,他睡得正香。

    突然,就感觉有人在翻动他的衣服。

    然后,他本能地一扑,就将白衣少女,压在身侧。

    在洪正阳的驴车上,数日来都未曾好好睡过,今夜杨林的困意不知为何极重。

    迷糊中,怎么也不愿多睁眼睛。

    而那少女,连日来波奔劳心,其实也是困得不行。

    她欲图挣扎,可每次一动,杨林的手上,便有万均巨力,让她根本难以动弹。

    后来,杨林被折腾得烦了,就胡乱答应给她什么东西“唔,好好睡,睡醒了就给你……”

    白衣少女无奈之下,在杨林温暖的怀抱里,不知如何就也睡着了。

    而且,她还做了个美梦。

    可是,一想到那个梦,她就脸红心跳,就想哭。

    ……

    回想昨夜的情景。

    杨林疑惑地问道“我昨天怎么睡得那么沉?”

    “那个,那个,你也许是太累了……或许,或许,是因为闻了什么不该闻到的味道……”

    白衣少女忽闪着大眼睛,纤纤玉手本能地握着衣角。

    见此,杨林哪还不明白,自己是中招了。

    难怪,这么久了,自己这边这么大动静,西门青等人都过来。

    敢情是被一锅端了。

    可笑,自己昨天还说要更加谨慎!

    “不对!九个人,不可能都放松警惕,何况昨夜刚刚与人结了仇!”

    想到这里,杨林一伸手“拿出来!”

    “喏!那里……”

    见被识破,白衣少女用手一指,只见门口果然有一小堆灰烬。

    “这是助神香,说了你也不懂,这是修士的宝贝。一枝就价值万金,可惜好容易被小姐赐了半枝,都浪费掉了……”

    白衣少女,一脸委屈,看着那些灰烬,满是心疼。

    但知道打不过杨林,而且还指望对方给她秘匣,只能“表现”好一些。

    “这助神香,有什么作用?”

    杨林仔细体会了下,发现体现的“一气三才五行脉”运转之间,更加顺畅。

    白衣少女正要回答。

    窗外却突然响起一声娇喝!

    随即,一蓬白光,直向杨林袭来……
其他书友在看:皇妃别走夫君你太野蛮穿书嫁给反派他哥我捧你啊仙界一帝神奇预言家无双懒医带上喵星人开直播最强训犬员位面之约会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