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章 麦琪的礼物

    面对梁媛突然传来的婚讯,迟雨橙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她心想这样的婚姻用钱交换来的,不是跟买卖一样吗?

    她有些难过,原来有的事情在某种无助的环境下,真的是身不由己。

    不过她还是关心地问了一句:“媛媛,你幸福吗?”

    梁媛抬头看了看远方,嘴角挂起一个微微的弧度,“还行吧,相处的时间不久,也看不出什么来。”

    不过,梁媛面上依旧挂着笑容,从前迟雨橙一直以为她是一个很脆弱的女孩子,没想到她比自己想象的要坚强。

    迟雨橙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梁媛其实也就大她一岁,充其量也就十九岁。

    本应该是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是父母掌上的明珠,怎么就迫于生活的无奈早早的结婚,开始自己另一段人生呢?

    可是她不能将这种落寞表现在脸上,毕竟这是梁媛的喜事,她很快将愁容收了起来,转而笑道:

    “嗯,我相信你会遇到好人的,你这么善良的女孩子,老天会厚待你的。”

    “哈哈哈,借你吉言啊!橙橙,到时候你来帮我当伴娘可以吗?”

    “伴娘,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从来没有当过伴娘呀,不知道能做好吗?”

    “没事,什么都有第一次不是,而且你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

    “嗯,好的。到时候你提前把时间和地点告诉我吧,我好准备。”迟雨橙爽快地答应了。

    二人说说笑笑不知走了多远……

    回到家用过晚饭之后,迟雨橙便一个人去了房间,继续做自己的事。

    白天,穿上制服她就是一个商品销售员;晚上,换上自己设计的舒适的衣服,她就摇身一变,变回了她本来的样子,是一个小裁缝。

    因为妈妈的关系,迟雨橙也爱上了裁缝这个职业。

    常常是妈妈帮别人做衣服,自己就在一旁看,时间久了也就会一些了。

    妈妈的缝纫机要为客人赶工,所以,她便靠打工挣来些零用钱给自己也买了一台小型缝纫机。功能虽然简单,但是却可以做出任何自己想做的东西。

    她想着谢梅丽就要出国留学了,远在他乡,一个人在外难免会孤独寂寞。

    所以,她便想给谢梅丽亲手做一个荷包,让她戴在身边,无论走到哪里,每当见到荷包的时候就会想起她,想起她们的美好时光,心里也有些安慰。

    虽然现在的人都很少用这种东西了,不过,这是她的一片心意。

    她已经将荷包的样式都设计好了,现在就照着图样做就是了。

    她正埋着头在缝纫机下滚边,突然电话铃声响了。

    她停下手上的活计,拿起电话来。

    原来是谢梅丽打过来的,她很快接通了电话,“喂,梅丽呀,这么晚了什么事情?”

    “橙橙,你没看咱们班级群吗?明天要回学校填报志愿呀。”谢梅丽心想迟雨橙白天要做兼职,晚上还要赶手工,大概也没有时间看群,她好心提醒道。

    迟雨橙突然一震,“哎呀,我真没看,我这手机已经在退休的边沿了,我老是收不到信息。要不是你说,我还真不知道啊。”

    “嗯嗯,还是我最了解你吧。”电话那头传来谢梅丽的嬉笑声。

    “是呀,知我者莫过于梅丽也。不过,你都要出国了,还需要填报志愿吗?”迟雨橙有些好奇了。

    “不用,可是我想你,想咱们班的同学呀。刚好明天大家都在,借着这个机会见见面吧,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呢?”

    “是倒也是呀,这一分别,以后大家要这样完全聚在一起就很难了。”

    “我给你买了一个新手机,明天带过去给你哈。”

    谢梅丽一项很仗义,加上她又非常心疼迟雨橙,她早就想送迟雨橙一个新手机了,可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这下她可以借着自己出国的机会,给迟雨橙送一个值得留恋的东西了。

    相互想着对方,或许这就是麦琪的礼物吧。

    “不用了,你留学要花很多钱的,留着自己用吧,我自己可以打工的买的。”迟雨橙拒绝道。

    “这个你就放心吧,我家里已经替我安排好了。再说了,我那边可以申请奖学金,这一点算不了什么的。你就别跟我争了。”

    “那好吧!哦,对了,我明天也有样东西要送你。”

    “什么呀?”谢梅丽没想到迟雨橙也给自己准备了礼物,当然开心极了。

    “嗯,这个嘛,明天就知道了。”迟雨橙还卖起乖来了。

    “嘻嘻嘻,干嘛这样神神秘秘的。”

    “生活有惊喜才有意思嘛。”

    “嘿嘿,就是呀。你想好选什么专业了吗?”

    “想好了,我想学服装设计。”迟雨橙很自信地回答道。

    “不错,不错。我以前就觉得你在着方面很有天赋,要是不学服装设计的话真是太可惜了。我还等着你成为一代大师呢!”

    “大师就算了,我的心愿就是当一名小小的裁缝罢了。”

    迟雨橙一直有一个裁缝梦,小的时候同学们都励志要当画家、科学家、医生的时候,她就已经目标很明确了,虽然这是一个很小的愿望,但却是她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

    虽然有的时候大大咧咧,但是她一直严于利己,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不想成为设计师只是谦虚的说法罢了。

    “我相信你,加油加油。”

    “梅丽。”

    “嗯,什么事?”

    “有时候我在想,我要是男生的话我一定要把你追到,这么贴心的女朋友去哪找呀?”迟雨橙假装叹息道。

    “别别别,咱们还是做闺蜜得了,我要是有你这样的男朋友我还不得操碎心啊。我还想过几天安稳的日子呢?”

    “哈哈哈,连你也嫌弃我呀,看来我这辈子注定找不到男朋友了。”迟雨橙从缝纫机旁站了起来,顺势躺在了床上。

    “不会吧,你放弃史总了?”谢梅丽又想八卦几句了,虽然网上的流言蜚语还未平息,不过,她还是想从当事人身上了解一下情况。

    “别提了,我真是后悔那天去酒会呢。今天我上班的时候,还遇见咱们主管了,他居然就是史泽豪身边的人呢,你说我怎么转来转去都转不开他的手掌心呢?”迟雨橙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将腿伸得老高,似乎想够到天花板一样。

    “或许这就是你俩的缘分了,那他说什么了没有?”

    “他说叫我对他们史总好点,瞬间我就懵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呀?”迟雨橙一遇到问题的时候就只有向谢梅丽求助,好像谢梅丽是她的军师一样,什么样的疑难杂症交给她,都会有一个圆满的答复。

    “这样啊,我想想,明天见了面再说吧。”

    两人挂完电话后,迟雨橙又坐到缝纫机旁,继续完成她的作品。

    ()
其他书友在看:一胎二宝:总裁爹地要劫婚武道反派公子哥刘洋杨冰雪我的人生没有开挂岽铭录最难不过说爱你时笙顾霆琛我能打穿末世重生从雅木茶开始这不是我熟悉的英国炮平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