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买醉

    从老龙家出来,经过酒坊,我打了两斤酒。人不都是这样的嘛,她对你好,你就应该消费一点,更何况到如今我还没有借酒消愁过,这虽然是文人的做法,但于我却是如此的向往。而愁更愁是什么滋味,个人觉得应该是没钱买酒喝了。我提着酒瓶边走边喝,路人纷纷侧目。小巷里多老年人,或坐或立,对我指指点点,以为不良少年。恍惚中我听到小二婶说:鱼啊,你有女朋友了吗?我说:没有。小二婶说:快找一个吧,你这么好!我一笑说:等等吧,会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孩能让我碰到的。想着想着一屁股坐在地上,我发现我很清醒,只是腿像一滩稀泥,再也迈不动步。我只好掏出手机,拨了小二婶的电话,小二婶着急万分,说:马上开车过来。我挂着微笑在黑暗中等,我觉得这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很快,有一部车过来了,车灯扫射得我睁不开眼,我用单手遮挡着,满心欢喜,却听一个粗犷男声喊道:鱼啊,怎么喝那么多酒?说着走近我,一把将我扶起,拖了几步,扔到车后座。我尽量把舌头捋直了说:那那小二婶呢?老鱼说:保胎呢,你还让他出来!我说:好吧,该喝喜酒了吧……我说完就睡着了,等我醒来,我已经在自己家里了,枕头上尽是呕吐物。此时天光大亮,外面车水马龙,一片繁忙景象。

    我渴得要命,挣扎着起来烧水,发现水壶里有水,温热的那种。应该是老鱼临走时烧的,这是他在生意场上得出的经验,而我侧身而睡也该是他安排的,若仰躺,呕吐物吸入气管,极其危险。吐出来就好了,这是以前老鱼的口头禅。吐不出来,就直接抠出来也行。所以老鱼在应酬上可下了不少功夫,如今他的喉咙犹如水龙头,只要用手一抠,秽物就喷涌而出。一抹嘴,依然面不改色,与人碰杯劝酒好似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这么多年下来,对他的胃,真是佩服的紧。

    在家呆了一天,接到几个电话,其中一个是房东的。而房东的话主要是跟房子有关,租还是不租,已成伪命题。

    当然要租。我说。房东在那头沉默了一下,挂了电话。

    然后是瘦狗:喂,鱼啊,说好的丧葬费呢?我说:卡号给我。说完我挂了电话,内心的悲哀无以复加。妈,您给我的结婚款给别人做了丧葬费,对不起。我心里念叨着,眼泪差点要掉下来。

    接下来是老铁:喂鱼啊,你到底还干不干,不干的话我到原单位去了?我忙回答:干,干。明天整理修理铺!老铁欢天喜地说了一句:好嘞!挂了电话!

    最后是司机:鱼啊,还在发愁吗?修理铺该开还得开,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再说了,那属于旺地啊,求都求不来,以后生意会好的不得了哈哈!我送上由衷的感谢,除此之外,无话可说。
其他书友在看:我真要出名了胎咒道人徐宏我是诸天造物主从天下第一开始无敌凌刀问道万界女帝养成系统十界魂王穿越幽门落日胡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