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6、第 86 章

    “要不, 我先下去看看”黎俊自然也听到了黎母的声音,见状略担忧的看了他哥一眼。

    黎母的声音有些沉, 明显是在压抑着情绪的样子, 他真怕一会儿两个人再不对付吵起来。

    “不用。”黎歌沉默几秒, 摇头道,“一起下去吧。”

    反正迟早都是要面对的, 避这一时也没什么用。

    说着, 他将手里的手机还给黎俊, 率先抬脚往门外走去。

    黎俊见状, 只能赶紧跟上。

    刚打开卧室的门, 就看见楼下黎母已经走到了楼梯口, 明显是要上楼的样子。这会儿听见动静抬头,一眼就看见了他俩。

    “妈,你这么快就回来了。”黎俊先一步开口跟她打了声招呼,试图先调节一下气氛。

    黎母只看了他一眼,而后便将视线投到黎歌身上,“正好,我有话跟你说,先下来吧。”

    扔下这句话便直接转身去了客厅。

    黎俊看着她明显带着愠怒的脸,又侧头看了眼他哥, 正想开口说几句, 就见黎歌侧头看了他一眼,“走吧。”话落,直接先他一步往楼下去了。

    啊啊啊啊啊

    黎俊焦躁的不行, 一边快步跟上他哥一边在心里思索着缓解矛盾的办法。

    但这会儿脑子里实在太乱了,他压根一点头绪都没有,一直到到了客厅里坐下,他也没能想出什么好法子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跟前的两个人对立似的坐在了两端的沙发上。

    “你跟杜寒峥是怎么回事”黎歌才刚一坐下,黎母便直接朝着他发问。

    见黎歌抬眼看过来,她绷着情绪看向他:“别想再拿借口敷衍我。网上那些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还有你节目里,他杜寒峥凑在你身边的样子我全都看见了”

    “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黎母眸色沉沉的盯着他,“你俩现在是什么关系是在交往吗”

    “他的确有在追我。”黎歌看着她,点头直接承认了这件事,“不过我还没有答应他,我跟您承诺过毕业前都会一直专心学业不谈恋爱就绝不会食言。”

    “什么叫作还没有答应他”黎母的关注点却有些偏,她敏感的挑出黎歌话里的字眼,质问他道:“难不成你心里还想着答应他的追求你喜欢上他了”

    黎歌看了她一眼:“是。”

    “不行我不同意”一听到他亲口承认,黎母的嗓音瞬间沉了下来,“我可以不计较你瞒着我的事,也不管你们现在发展到了什么阶段,你从现在开始,跟杜寒峥断绝来往,以后都不要再联系了。”

    “妈,你这样是不是也太武断了。”黎歌还没开口,一旁的黎俊听到这却是先忍不住了,开口反驳她道,“哥马上都成年了,他也有自己的思想,也有权为自己的事情做主,你不能老是这么”

    “他就算成年了也还是我杨虹的儿子”黎母扬声打断他的话,声音越发冷沉,“只要是我儿子一天,我就有权管你们的事情”

    “你们才多大真以为这世界就跟你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一天到晚眼里只有那些所谓的情情爱爱”

    “就你们这样思想简单的,出去被人卖了都还乐呵呵的给人倒数钱”

    黎歌一直沉默的听着,直到她发泄完这才开口为自己辩解了一句:“我知道您是关心我,但我也有自己的判断力,希望您能先静下心听我”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听黎母忽而又冷笑了一声,“你有自己的判断力你能判断什么”

    “还真以为自己拍了两部戏在网上有了些知名度就被网友追捧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抛开那一切不谈,你跟外头的那些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是,你喜欢同性我可以不管你,只要是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我也都能接受,但是唯独杜寒峥他不行”

    “就杜寒峥那样的家世地位,你觉得人家什么样的人找不到,会看上你这么个没什么特别之处的人”

    “等着后面再被人甩了你又打算怎么办是继续跟之前似的浑浑噩噩的混日子还是干脆自暴自弃寻死觅活到时候你要外头的那些人又怎么想你”

    “妈,你在说什么呢”见他妈越说越难听,黎俊小心的看了眼他哥紧绷着情绪的模样,皱眉看向她道,“有你这么说自家儿子的吗”

    “再说我哥怎么了我哥难道不优秀吗长相家世能力,就算比不上杜寒峥那样的家世,在同龄人中那也是佼佼者,至于被你说得这么一文不值吗”

    “你干什么老是说话这么难听,之前不还说要跟哥好好相处吗你再看看你现在”

    黎母闻言看了他一眼,这才意识到自己因为这事儿又气得失去了理智,刚刚的态度的确过于激烈了。

    “抱歉,是我失态了。”她看了看对面的两个儿子,态度稍稍缓和了点,但口气依旧显得强硬,“但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回旋的余地,我说不同意那就是不同意。”

    “我不知道您为什么会对杜寒峥持有这么大的意见,”黎歌听到这里实在有些忍不下去,没什么表情的看向她道,“但我认为在并不了解一个人的时候,您不该这么武断的给别人下定义。”

    “杜寒峥是什么样的人,我觉得我比你更了解他,而且我也相信自己的判断,是不是值得交往的人我会自己抉择。”

    “您不用急着生气,”见黎母明显有发怒的迹象,黎歌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续道,“我愿意坐在这儿聆听您的意见是因为我尊重您是我的长辈是我的家人,但同时我也希望您能对我持有着同样的尊重。”

    “我会不会和杜寒峥在一起不是您或者任何谁能替我决定的事情,如果长久接触下来我依然觉得很合适我会跟他交往。反之,如果要是真的没有那个缘分,那我也会主动跟对方断了联系。”

    “只是我觉得这时候说这些也还为时尚早,现在距离我高考毕竟还有整整一年的时间,一年内会生出什么样的变数谁也说不准,所以我并不觉得这时候有讨论这个的必要。”

    “所以你这是打算忤逆我吗”

    “我只是跟您说清楚我自己的想法而已。”黎歌的语气依旧平淡,但态度却是不容置喙,“不管您是担心我会受到伤害也好还是别的原因也罢,我都希望您能尊重我的选择,毕竟您不可能庇护得了我们一辈子,很多事情还是要亲自尝试了以后才知道可行不可行,不是吗”

    说着,黎歌站起身来,朝黎母点了点头,“抱歉,刚回来有些累,我就先回房间休息了,晚饭就不下来吃了。”

    话落,他无视对面黎母略显气急败坏的声音,利落的转身直接走了。

    这一场谈话最终也不欢而散。

    回到房间,黎歌把自己摔在床上,心里也是有些憋闷的慌。

    他之前是有试想过黎母知道杜寒峥的存在后会出现过的反应,但等到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会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黎母的性格是真的太强势了,虽然之前对方的确改变了一些,但重新再面对起她这副咄咄逼人的模样还是让他觉得有些接受不了。

    也或许是心里已经接纳了对方是家人的关系,这一次再面对对方这副模样时他心里的难受和愤怒对比起刚来的时候竟是空前的浓烈,他甚至觉得有些理解原主当初为什么会跟黎母的关系闹得那样僵硬。

    只要还在乎,应该都不可能真的会对家人的冷言冷语做到无动于衷吧更何况,原主还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了十来年。

    叹息一声,黎歌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连续的忙碌下来他是真的有些累,没成想回到家也没能让他轻松多少。

    叮

    手机忽然响起消息的提示音。

    黎歌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没理会。

    紧接着叮叮叮的提示音便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仿佛是在故意跟他作对似的,不拿出来就不停歇的样子。

    黎歌啧了一声,伸手在床头捞过手机看了一眼,是跟杜岩希他们的微信群里,几个人这会儿正集体讨伐着他之前先斩后奏的罪行,大有秋后算账的架势。

    吴远:那个罪魁祸首呢怎么不敢出来了

    余晖:可能被你的气势吓住了。

    吴远:呵现在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

    吴远:你们都不知道,我坐在后面简直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的,就那么直挺挺的生坐了一个多小时

    余晖:我看你聊得不是挺欢的。

    吴远:

    吴远:老余你到底哪边的

    余晖:

    吴远:不行,必须得让黎小歌补偿我

    黎歌看到这儿,忍不住笑了一声,随手打字回复道:

    黎歌:你想要怎么补偿

    黎歌:林府家宴海鲜自助法餐

    吴远:

    吴远: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吴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选法餐

    余晖:海鲜自助。

    吴远:哎,老余你是不是非要每次都跟我做对

    余晖:没有。

    吴远:你还说没有,你上次,上上次

    两个人又就着吃什么开始争执起来了,群里边顿时一阵欢腾,过了会儿,一直没出来说话的杜岩希也跟着掺和了进去,三个人在里头热热闹闹的开始研究上了。

    黎歌就默默的看着,脸上终于又有了些笑模样,正好这时候又收到杜寒峥发来的消息,他便干脆在群里回复了一句:你们慢慢商量,出结果直接告诉我就行。

    而后便退出来点开了跟杜寒峥的聊天框。

    应该是刚到家,男人跟他知会了一声。黎歌想了想,便应了一声,顺口回了句自己也刚洗完澡躺下。

    那边杜寒峥应该是还没发下手机,黎歌就看到聊天框上方显示出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不过隔了很久都没有消息发过来,等了等,就见对方发过来一句:这么早就睡了

    黎歌:“”

    所以你一直输入了那么久就打了这么几个字

    黎歌无语了两秒,又拿累了的理由给搪塞了过去,回家后发生的事情一概没提。

    两个人聊了几句,忽然就见杜寒峥发来这样一条消息:杜寒峥:抱歉,网上的消息我刚知道。

    杜寒峥:不过我已经让人去处理了,在你接受我以前,我都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影响到你。

    黎歌看见这话时愣了愣,心里一时间感知也是复杂无比。

    相比起之前黎母的尖锐态度,这个男人润物细无声的做法更让他感受到体贴和熨烫。

    浮躁失望的情绪也随之逐渐被温暖所替代,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确有让他动心的资本。

    手指快速在输入框里打了几行字,他原本想说不用去管那些,但想了想,又全部删除,而后回复了一句:谢谢。

    杜寒峥:你不怪我就好。

    黎歌笑了笑,脸上的神色越发变得柔和。

    两个人一直这么闲聊着,一直到黎歌实在困的受不了直接抱着手机睡着了过去。

    杜家。

    杜寒峥看着屏幕上久久没有回应的聊天框,猜测对方大概是已经睡着了。之前在我的农场节目组每天都累到体力透支,好容易录制结束也终于能睡个好觉。

    想到这里,杜寒峥神色柔和的看着聊天框里黎歌的头像,回复了一句“晚安”过去,便点开头像放大,专注的描摹起照片里的人的五官。

    黎歌的五官是真的精致到每一分每一毫,即便是这样放大了看,也依旧好看得让人心脏加速跳动。杜寒峥的目光一寸寸扫过他饱满的额头,明动的眼睛,秀挺的鼻梁最终落到那一双粉色的薄唇上。

    想起亲吻在唇上时柔软温热的触感,他的心里不禁一跳,热意瞬间爬满了四肢,再一想到刚刚聊天时黎歌说他刚洗过澡躺在床上

    脑海里下意识的勾勒出对方赤裸着身子站在花洒下的画面,晶莹的水珠从喷头里倾洒在对方的全身,浸湿了他的头发,一路从脖颈缓缓往下,略过精致的锁骨

    光是想想那个画面,杜寒峥便感觉到浑身又是一阵燥热,之前刚刚平复下去的躁动再次席卷了上来,且还来势汹汹。

    没能坚持太久,这回他直接放下手机绷着脸进了洗浴室,里头淋雨的水声响了很久才停止。

    这一晚过后,黎母跟黎歌之间的气氛明显开始不对劲,虽然没有再争吵,但两个人见面都冷着一张脸,也不多话,赌气似的。

    不过真要往细了说,其实赌气的人只有黎母自己而已。

    黎歌见她每天冷着脸,故意不搭理自己的样子,他也懒得再凑到跟前去自讨没趣。只不过他这种冷淡的态度却是又激得黎母心情更加郁结起来,脸色也随之变得更加冷淡。

    两个人就这么一直冷战了两天,一直到吴远几个给黎歌打来电话,跟他定了第二天聚会的地点,而后又顺势问了问他生日的时候要怎么安排。

    考虑到他的成年日万一黎母有安排,这天在吃晚饭的时候便顺势开口问了一嘴。

    “你不是挺能拿主意的吗你的生日你自己拿主意不就好了。”黎母听见他主动搭话抬头瞄了他一眼,表情依旧冷冷的,不过到底语气还算不错,“我们黎家虽然不如别人家发展的好,但也不至于把孩子成年这么重要的日子拿来作商业应酬的借口。”

    话落,意识到自己这话说的可能有些不太中听,她顿了顿,又补充道,“你自己决定就好,不管是想在家里举办趴体,还是想跟朋友出去玩我都没意见,决定好知会我一声就行。”

    “好。”黎歌应了一声,想了想,还是将之前跟吴远几个商量的结果说了说。

    因为后面班上好些平时跟黎歌关系还不错的同学听说了他生日也都去问了吴远他们,所以黎歌便干脆将人都一起邀请上了,前前后后加起来大概也有二十多个,人数还是比较多的。

    “好,到时候我让人都准备好。”黎母自然没什么意见。

    “杜寒峥到时候也会过来。”黎歌看了她一眼,又补充了一句。

    黎母手里夹菜的动作顿时一顿,她抬眼看了眼对面的黎歌,正要说话,另一边的黎俊赶忙笑着道,“来呗。毕竟是哥过生日嘛,人多也热闹点是不是”

    说着,他拿眼神示意了黎母一下,笑呵呵的道,“再说了,咱们一直也没跟这人接触过,趁这机会也正好好好观察观察他你说是不是”

    黎母抿着唇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没有再出声,算是勉强默认了他的说法。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

    而因为今晚黎歌的主动搭话,黎母似乎也为自己缓和关系找着了台阶下,第二天再起来,虽然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还是有些淡淡的,但到底也开始主动跟黎歌说话了。

    前两日的冰霜状态也终于得以解除。

    见到这一幕,最过开心的莫过于黎俊了。

    每天看着自家老妈跟哥哥冷战,他这心里是又焦躁又难受,偏偏两个人都没有主动低头的想法,他只能夹在中间两边劝阻,这两天也是艰难的很了。

    这会儿见到两人终于重归于好,他的心里也总算跟着松了口气。早上等着黎母走后,他便凑到他哥跟前,小声问:“哥,你真打算邀请杜寒峥来参加你的生日聚会啊”

    “嗯。”

    “你就不怕妈她”黎俊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所要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很明显了。

    黎歌闻言侧头看了他一眼,“我不邀请她就能对杜寒峥改观了”

    黎俊想了想,摇了摇头。

    黎歌便笑着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顶,没再多说。

    时间一晃就到了黎歌的生日这天,别墅里早早就被人布置了一番,各色的气球以及飘带让整个别墅里都带上了一层浪漫又欢快的氛围。

    黎歌兄弟俩也早早的起了床,都穿上了黎母之前为哥俩订制的西服。

    黎歌一身银色西服,裁剪合宜的线条完美的勾勒出他纤细的身形,特意打整过的头发露出饱满的额头,精致的五官也被凸显得更加棱角分明,整个人摇身一变,顿时从青葱稚嫩的少年化作了豪门的贵公子,举手投足间整个人都透出一股别致的魅力,让人看得简直移步开眼睛。

    “哥,你好帅”刚从房间里穿着西服下楼的黎俊看到他的模样,顿时惊叹的赞扬出声。

    黎歌闻声抬头,就见黎俊站在楼梯口,正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

    一身白色的西服同样将他少年人的身形勾勒得修长有型,裁剪得体的样式简单却又不失贵气,在大众眼里略显成熟的西装不但没能让他看起来违和,反倒因为配上那样一张还稍显稚嫩的脸蛋,更增添了几分活泼的少年感,连西服都只是沦为了他的陪衬。

    “咱们阿俊也很帅的。”黎歌笑着回了他一句,而后朝他招了招手,等着人到了跟前,又抬手替他整了整略有点歪了的领结。

    “嗨呀,穿上西装的少爷们看起来更加帅气了”刚忙完从厨房里出来的保姆阿姨看到兄弟俩这副模样也是被惊艳了一把,忍不住笑着夸奖了一句。

    等着哥俩听见声音回头,她忙又指了指厨房里,对黎歌道,“菜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一会儿看看还需要什么,我再去弄。”

    “好,我去看看。”黎歌应了一声,而后便抬脚去了厨房。

    保姆阿姨按照他的要求,早早就买好了他吩咐的肉菜,并且还细心的各自切好装了盘,只等着时间一到他就能直接开火炒菜,倒是也方便的很。

    不过大部分的同学都是邀请的晚上,而黎母也因为公司里还有事情,所以都要到下午才会回来,中午也就吴远几个好友会在家里吃饭。

    倒也不会太忙碌。

    哥俩里里外外检查了一边,确定没什么遗漏掉的,便回了客厅里坐着。

    一切都准备好了,接下来就等着客人的到来了。

    吴远跟余晖到的比较早,几乎刚擦过十点的线,两个人便摁响了别墅的大门。

    “帅气的大梨子生日快乐”

    一见面,吴远便扑进了黎歌的怀里给了他一个熊抱,力道冲击得黎歌瞬间往后仰了仰。黎歌赶忙伸手抱住怀里的一坨稳住了身子,笑着回应道,“谢谢。”

    “生日快乐。”跟在后面的余晖也笑着朝他说了一句,随即将手里提着的小礼物盒递到他跟前,“一点心意,希望你喜欢。”

    “还有我还有我,”吴远一听到余晖送出了礼物,赶忙松开黎歌重新站好,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精致的小盒子,“喏,远哥送给你的礼物,祝贺你成年。”

    “谢谢。”黎歌笑着伸手接过来,而后便引着二人进去了别墅里。

    “哇哦,不错哦”进屋看见里头的布置,吴远又赞赏的吹了一声口哨。转头看见从别墅里出来的黎俊,他又笑着上前拉过人抱了抱,“好久没看见阿俊了,竟然也长得更帅了”

    “哈哈哈,谢谢远哥夸奖。”

    “好说好说,”吴远揽过他的肩,一边往里走一边跟他说笑,“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记得”

    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黎歌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他今天怎么看起来这么兴奋。”简直比他这个寿星还要兴奋无数倍。

    “你还不知道他那副德行”余晖瞄了一眼已经进去的两个人,也有些失笑,“看你直播看得口水直流,早就指望着能亲口尝尝了,今天一大早就开始疯狂夺命ca我。”

    “哪副德行我什么德行了”两个人正说着,里头的吴远也不知道怎么听见了,朝着门口就喊了两嗓子,顿时逗得大家又都哈哈大笑起来。

    等着进了屋,看时间还早,几个人便干脆都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综艺节目。

    这时候我的农场电视剧版已经剪辑好在电视台播出,几个人凑在一起对着里头的嘉宾们闹出的笑料说笑不止,一时间整个客厅里都只能听见时不时响起的哈哈哈哈哈大笑声。

    等到过了十一点,杜寒峥兄弟俩也到了,还是黎歌亲自出去迎接的。

    兄弟俩也都穿着一身西服,一银一白。

    看着凑巧跟自己一样银色西服的杜寒峥,黎歌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

    杜寒峥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脸上的笑意不由也跟着加深,“今天特别好看。”

    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夸他,还是在说他俩类似情侣装的事情。

    “谢谢,你也很帅。”黎歌假装不知道的样子也回应了他一句,而后直接道,“他们都已经到了,先进去吧。”

    说着,他率先转身去了前面带路。

    后面的杜寒峥见状,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不过到底也没说什么,抬脚跟上他一起进去了客厅里。

    落后几步的杜岩希在后面看到,一脸嫌弃的撇了撇嘴。

    瞧你笑得那个德行

    中午要吃饭的人都已经到齐,黎歌让黎俊在外面陪着客人说话,自己转身进了厨房里。

    今天要做的菜都是吴远亲口点名的,还有就是之前答应做给杜寒峥吃的,所以菜式倒也不少。

    黎歌先将洗好的排骨和姜片扔进锅里煮沸去血水,而后便烧油开始煸制。

    还带着水汽的排骨一放进油锅里,顿时便响起滋滋滋的声响,跟面前抽烟机响起的声音交杂在一起,瞬间掩盖了外头的说话声,以至于有人跟着进了厨房黎歌都没能发现。

    一直到排骨煸制的差不多,准备掺水熬煮的时候,旁边忽然递过来的水瓢,黎歌侧头这才看见杜寒峥立在跟前。

    “你怎么进来了”黎歌顺手接过水瓢倒进锅里,一边侧头看他道,“厨房里油烟重,你出去客厅里坐会儿吃点水果”

    “还不饿。”杜寒峥垂眸看着他,脚下丝毫没有挪动的迹象,“他们在看我在农场的那一期,没什么看头,正好进来陪你。”

    说着,他又伸手接过黎歌手里的水瓢,拿去放回流水台上。

    “行吧。”黎歌见状便也懒得去管了,忙完烧制的排骨,便又开始着手处理起了牛肉。

    不过杜寒峥倒也没闲着,时不时的帮他递个菜拿个盘什么的,倒是也能帮上不少的忙。

    就这样,厨房里两个人配合默契的做着菜,客厅里的几个人笑笑闹闹的看着电视。整幅画面看起来温馨又居家,给别墅里瞬间增添了不少的烟火气息。

    一直到厨房里不断传来食物的香气,被勾馋的实在受不了的吴远嚷嚷着进了厨房,这才打断了里头两个人的相处。

    不过这会儿菜也做的差不多了,黎歌便干脆嘱咐他俩把菜往外面端,等着将最后一个素菜炒完,再烧了一个汤,他便也端着去了饭厅里。

    6个人满满当当的坐了一桌,这大概是黎家吃饭人数最多的一次,所有人围着满桌喷香的饭菜说说笑笑,气氛也是无比的美好。

    “唔好次”吴远刚咬了一口排骨,便瞬间被那满口的清香征服,瞪着眼睛含糊不清的夸了一句,接着便顾不得再说话,香喷喷的开始啃了起来。

    其他人看到他那副一脸享受的模样,也顾不得多说,赶忙纷纷效仿,忙着填起了肚皮来。

    一时间桌上只能听得见碗筷碰撞碗盘的轻微声响。

    一顿饭就在众人快速而优雅的动作中吃完,等放下筷子,桌上的菜盘也被腾的干干净净。

    “啊,真的太好吃了”吴远一脸满足的往后仰靠在椅背上,感慨道,“难怪节目组里的那些嘉宾个个抢得眼睛都要红了,这要换作是我,估计还得偷偷藏起来一盘,等你们吃完再自己加个餐。”

    “哈哈哈,远哥你真够可以的”黎俊脑补到他形容的画面,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不过心里也是异常满足。

    这可是他第一次吃到自家哥哥亲手做的饭菜,的确非常美味,没想到他哥的手艺居然如此了得。

    然而转念一想到这手艺是怎么来的,黎俊的心里顿时又有些发酸,视线再扫过杜寒峥时心里的警惕和防备也不由更多了几分。

    不管。

    他哥这么好的人,要是追求他的人不懂得珍惜爱护他哥,不管他的身份地位有多高,他也绝不会让哥哥再受到伤害

    大概是他的视线实在太过强烈,感觉到目光的杜寒峥也侧头朝这边看了过来,对上他的视线后显示顿了顿,随即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谄媚

    黎俊在心里冷哼了一声,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而后瞬间扭过了头去。

    杜寒峥:“”

    饭后,再窝在一起看电视就显得有些无趣,众人便提出来干脆玩游戏。

    因为人数有点多,一番讨论后,六个人玩起了稍显幼稚却又不失刺激的真心话大冒险。

    这游戏简单易懂,即便是从来没玩过的人也不会听不懂,自然没有人会反对。

    于是六个人就在外头的庭院里铺了块野餐垫,而后围坐成一个圈,中间放了个找来的酒瓶。

    “先说好啊,瓶口转到谁谁就是线人,第一轮由瓶底对着的人发问,后面就由上一个线人提问。”吴远又强调了一遍游戏规则,而后便开始转起了瓶子,“开始了啊。”

    只见他手拿着瓶身部分一转,瓶子便快速转动起来,所有人的视线都盯着中间的瓶子转,渐渐的,瓶子转动的速度慢了下来,最后彻底停止不动。

    瓶口的位置对着余晖,底部便指着对面的吴远。

    “哈哈哈哈,来吧,老余,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吴远一看这情况,顿时激动的大笑起来,一边将瓶子放好一边嘚瑟的对余晖道,“你放心,哥哥肯定不会为难你的。”

    “信了你才有鬼。”余晖一脸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干脆道,“我选大冒险。”

    “行呐,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再放过你是不是就太没面子了”吴远嘚瑟兮兮的挑了挑眉梢,而后环视了一圈在座的众人,随即道,“亲吻一下你右侧人的脸,并深情告白一句,宝贝儿,我喜欢你很久了,嗯”

    “雾草吴远,不带你这么坑人的”他话落,余晖还没开口,坐他右侧的杜岩希率先炸毛了起来。那一脸嫌恶恨不得离余晖八丈远的模样顿时逗得众人大笑不止。

    “哈哈哈哈哈,希哥,要玩咱得玩得起啊”吴远在一旁起哄,接着便开始催促余晖道,“老余,赶紧的,磨蹭什么呢输不起啊”

    余晖瞪了他一眼,而后笑着去拉杜岩希,“希哥,对不住了。”

    说着,他便强行拽过杜岩希,而后在对方杀猪般的嚎叫声中亲吻了上去,而后深情款款道,“宝贝儿,我我我”

    这句话实在太肉麻,余晖被自己麻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实在开不了这个口。

    “你我半天我什么呢,赶紧的”对面的吴远又提高了嗓门开始催促。

    “我喜欢你很久了。”余晖一咬牙,梗着脖子喊了出来。

    这话一出口,他跟杜岩希俩顿时都嫌恶的偏开了头,一副要吐出来的表情。

    其他人被他俩这模样逗的不行,笑声都没停过,黎歌更是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倒是杜寒峥,脸上虽然也在笑着,但目光却是定定的盯着跟前的黎歌,眸色隐晦,明显带着深意。

    这一轮结束,下一轮便又接着开始。

    因为这回的线人是余晖,所以这次的瓶子也由他来转动。

    瓶子快速转动起来,又缓缓停下。

    这次瓶口对着的位置换成了黎歌。

    所有人的视线都跟着投向黎歌。

    余晖抬眼看了他一眼,笑问道:“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黎歌环视了一圈在座的众人,想到刚刚余晖的凄惨,果断道,“我选真心话吧。”

    “好。”余晖笑着点了点头,对此没什么意见,直接抛出了自己的问题,“初吻还在吗”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

    昨晚上写完忘了上传存稿了,大清早出了门我才想起来。

    赶忙回来先放上,久等了,么么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秋秋、平凡人李某、偷泪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清澜流觞 5瓶;小猪 2瓶;偷泪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其他书友在看:星河屠圣快穿之炮灰别害怕,闪开让我来!无道之路大商帝后北漂战士龙凤传奇乐队图腾大帝路人女主的灵能物语从世家子弟到魔道巨擘情深不相许